第95期 2004/1/30

pariscinema怡平的新書封面: 經過長期醞釀與構思的《巴黎電影院》終將於三月間上市了。這本精雕細琢的圖文書,雖然耗時甚久,但是這段過程間,卻讓我重拾許久以來未有的創作喜悅與快樂,並且對於藝術創作這條長遠的路,有了更進一步的領會與心得,對我是非常寶貴的經驗與收穫。

這部圖文並茂的著作,總共囊括了九萬字與近兩百幅攝影作品,是怡平數十年來的觀影經驗的結晶,也是對台灣電影環境與法國藝術人文環境的省思。

此書在出版之前,已經獲得各大報的刊載,並引起學院與電影界的注意,怡平也將於三月至四月中旬期間,於電影沙龍、電影資料館與中央大學分別舉辦巴黎人文藝術的環境以及電影新觀點新思潮的專題講座,竭誠希望各位網友屆時撥冗參加。

怡平堅信,人文藝術一天不落實於台灣社會,台灣的未來就不可能有良好的發展,更不可能帶給整體華人社會深遠而優質的影響,而台灣人文藝術的發展,不僅需要維護本土藝術的發展,也需要培育人民擁有國際視野,所以新思想與新觀點的引進,在現今的台灣也是當務之急;相信本書所引進的電影院新觀點、新思維,定會於未來對華人社會電影藝術的發展產生一定實質的影響 。

網站公告:

期逢中國舊曆年,首先我要祝各位網友中國新年快樂!

今年巴黎的中國氣氛特別濃,香榭里榭大道上不但盛大舉行了中國新年舞獅舞龍表演,法國藝術電台ARTE也特別舉辦了為期一週的中國主題報導,各個博物館、法國電影資料館、公私立美術館與市政府展覽廳的展覽內容也不約而同地展出中國主題或中國藝術家的作品,Cartier今年的當紅飾品,也是以中國如意與龍的圖騰為造型的黑紅色系的手環項鍊。

可惜的是,在今年盛大舉行的法國中國年活動中,台灣藝術家可說是徹底缺席了,不但法國電影資料館播映的中國一百年一百部電影中,看不到一部台灣電影,也看不到台灣藝術家的作品在這段期間展出的任何消息,若說這就是台灣的獨立精神,台灣真是徹底地在國際上獨立成功了!只是這樣的獨立,除了自絕於國際社會,又有什麼實質的意義?法國人並不會因此對台灣歷史與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民與有更多的了解?因為對台灣不理解,或是理解層面僅限於膚淺的經濟層面與民主表現,當然也無法尊重這塊土地上人民的情感,難怪法國總統席哈克面對台灣問題時,可以完全以迥然不同於面對伊拉克問題的態度,做出:「320公投是嚴重錯誤!」如此輕率的表示!

然而,如今這般的政治訊息卻似乎已成為國際強權的共識,不僅代表西方對於台灣歷史與台灣問題不理解,也顯見了台灣在國際間所顯現的台灣意識,是多麼缺乏國際認同。然而,面對西方強權世界對於台灣問題的刻意漠視,台灣人民與政府是否也認真地思考過如何透過更為有效與實質的方式改變台灣人民身為亞細亞的孤兒的現況?

如果台灣能在經濟實體以外,多多向世人與中國大陸顯現我們在藝術文化思想與民主自由民生方面的努力與貢獻,相信不僅可以使國際間了解台灣,更可以將精緻文化藝術與新思想新觀念傳播到大陸,產生良好的互動影響;然而,反觀這些年我們帶給大陸的,除了低俗的二奶風潮、物質至上與拜金主義以外,在文化思想上,我們又可曾對彼岸產生了什麼實質的正面影響?如果微乎其微,任憑兩岸你來我往的政治鬥爭與軍事競賽,又怎麼可能帶給兩岸人民真正的幸福與未來?

在國際舞台上,爭取認同的方式不是只限於經濟外交與政治斡旋,端看伊朗、印度、南韓與中國大陸藝術家,透過各式各樣的管道爭取國際社會對自己國家的社會現狀以及人民處境的理解所做的努力,影響了國際社會對這些獨裁國家與第三世界國家的看法,並轉而同情與幫助這些社會裡被國際強權、獨裁政府與愚昧無知的傳統思想所犧牲的人民,使得這些國家的問題得以變成國際人士共同思考的問題,這些都印證了,台灣若是還是侷限於本土主義的思考,無法跨越自身的歷史,展現世界公民的宏觀思考以喚起國際社會的道德勇氣,不僅無法解決台灣問題,也同樣地無法解決大陸對於台灣的軍事與政治威脅;而這一切,都端視台灣社會未來的發展是否可以從政治、經濟主宰一切的風氣,回歸到人性的基礎,也只有回歸到人性,人文藝術才有可能落實於台灣社會,對整個華人社會的未來產生良好的影響。

應「鳳甲美術館」邀約,怡平將於3/7~7/4 每週日13:30~16:10,策劃十八場《跟著電影去旅行──電影中的都市影像美學》系列講座。每一場講座都將鎖定一個國家的重點城市,透過影史上以城市為背景、並且最具代表性的銀幕經典名作,帶領大家認識電影中的都市影像美學,並了解鏡頭之下不同城市的歷史、文化藝術,與各地的風土民情,選擇的電影片單也將囊括以城市為主題的文學作品改編而成的電影。《跟著電影去旅行》系列課程,不僅是難得一見的電影藝術饗宴,也將是一次全新的視覺藝術之旅;本系列講座的授課老師均為素養深厚的影評人或電影研究者,透過他們的精彩解說與剖析,相信對於喜愛電影、文學以及異國風土民情的聽眾來說,絕對精采可期!本人講演的課程中,另將穿插親自拍攝的百餘幅珍貴幻燈片與主題音樂一饗聽眾之耳目。關於此系列課程的詳細內容與課程片單,請各位網友查詢網站的活動看板,也歡迎大家將此消息轉寄給您的朋友。

「怡平讀友會」活動,將遵循網友們的建議,地點將於天母書廬與敦化南路上的爵士咖啡館之間擇一,時間將會是三月上旬,一旦確定地點與時間以後,立即展開網上報名,也請各位網友那天帶來自己最得意的攝影或圖像作品、最喜愛的美食、最喜愛的書籍、電影海報、音樂CD,或者以文字、影像的方式介紹自己喜愛的一齣戲或藝術作品,現場我們會備有幻燈機與銀幕,以及播放CD音樂的機器,歡迎各位網友前來一起交流,大家也可以趁這個機會認識同好中人,也許因此還可結成好友呢。

最後仍然要請各位網友持續幫忙介紹這個由作者獨立製作經營的網站,透過轉寄、張貼電子報與主動介紹友人的方式,將此網站介紹給有興趣的朋友,也請網友們不吝告訴怡平您們對此網站的想法,如果對怡平著作與演講活動內容有任何建議,也歡迎與我討論,我都會仔細地回覆各位的要求,可以實踐的,也會儘可能於未來逐步呈現於網站的內容與風格上,在此我也先謝謝各位網友的幫忙。

怡平的新書預告:

經過十多年長期醞釀與編寫的《巴黎電影院》即將於2004年3月出版,本書將由怡平與友人共同經營與投資的藝術家工作坊──〈友善的貓〉出資與監製,這本藝術書籍將兼具攝影、文學、法國文化歷史與電影知識,是一本讓人耳目一新的電影著作;〈友善的貓〉也將在怡平盡可能地努力之下,持續出版對台灣社會與華人社會的未來有所助益的出版品,並延續怡平自〈巴黎夜爵士〉以來的「出版品即藝術品」的努力目標,繼續為台灣社會注入一股生活美學的清流。關於此書的進一步介紹,也歡迎各位網友上新書快報查詢。

怡平的藝文講座活動:

關於以下各個系列的演講綱要、詳細內容與地點,請各位網友查詢網站的活動看板,也歡迎大家將此消息轉寄給您的朋友

主題
主辦單位
時間
地點
巴黎的人文與生活藝術風貌(系列講座)
中央大學
3.6~3.29 每週一7:00~9:00pm
中央大學107藝術電影院
巴黎電影院(系列講座)
電影沙龍
3.3~4.9 每週三與週五晚間7:00~9:30
電影沙龍
跟著電影去旅行──電影中的都市影像美學(系列講座)
鳳甲美術館
3/7~7/4 每週日13:30~16:10
鳳甲美術館
飲食與國際社會
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
10/6(三) 14:30~16:30
三商大樓B1小劇場

 

電影藝術欣賞:

在近來的影像創作中,最讓我驚異的發現莫過於陳界仁的《凌遲考》(2002,24分鐘),尤其在巴黎的中國年期間,眼見這部唯一來自台灣的作品在此地的《影像論壇》的前衛電影單元中放映,更令我感觸良多。

《凌遲考》藉由一段受刑人活生生地遭受綩肉削骨的凌遲過程,比喻台灣的歷史。在受刑的過程中,圍觀的男人目視被凌遲對象的皮肉與四肢,一塊塊地被劊子手切割下來,卻顯得毫不在意,甚至面露快感,猶如意識上參與行刑者的行為,一同享受著凌虐受刑者的快感,而這不也有如今日的台灣人民,經歷這段不斷遭受凌遲與肢解的過程中,不僅肉體遭扭曲,連精神思想也變成行刑人,心甘情願為跨國霸權服務,歧視第三世界人民的貧窮與苦痛;而圍觀的婦女們,雖面容哀戚,卻也沉默不語,她們的眼神從當下觀看受刑人被肢解的痛苦過程,穿過歷史,帶領觀者進入殘瓦破舍的廢墟,挖掘出過往這段被掩埋的歷史墳塚;被凌遲的人於行刑前被餵食鴉片而進入恍惚的精神狀態,絲毫感受不到自己身體被一塊塊切割下來的痛苦,這段主體被徹底肢解異化卻毫不自知的過程,不正象徵著台灣人的歷史在長久以來被殖民統治的過程中,自身被徹底撕裂、失去完整面貌卻毫不自知。

台灣人民身處於一個無法看見自己完整全貌的破碎與殘缺的歷史空間與時間裡,如何突破自身的迷思,掙脫國際強權對台灣的一再戕害與撕裂,發展成為一個具有獨立人格與自主性的完整個體?既是陳界仁這位藝術創作者念茲在茲的追求,也是全台灣人民內心深處的吶喊。

法國生活:

最近有兩件事情的發生讓我覺得有如利刃在心,一直無法忘懷,而兩件事都發生於法國社會群像的縮影──地下鐵。

某日的下班時刻,地鐵車廂裡人山人海,我所搭乘的那節地鐵車廂裡,車廂的空氣顯得特別悶!等到車門一關啟動,我才聞到一陣嗆鼻的菸味不斷地撲鼻而來,我環顧四周,發現我後座的四人座上,有三位黑人男孩旁若無人似的吞雲吐霧,週遭的乘客雖然不高興,卻也只能忍耐,心底莫不期待早點抵達目的地;地鐵即將抵達「歌劇院」站前,三人不約而同地站起來、朝車門方向前去,我原本慶幸他們終於離開,沒想到他們停留在車門旁,繼續抽菸,接下來的時間裡,他們背對著我,一位背脊贅肉豐厚的男孩,背部的肌肉開始因激烈的動作而晃動得厲害,男子的身體擋住了我的視線,然而晃動之間,我仍然看到一位白人男孩蒼白的臉,我開始覺得不安,但是靠近這些男孩週遭的乘客臉上的表情卻無任何異樣,突然車子的警鈴大響,車門倏忽大開,三名黑人男孩倉卒中下車,女子高聲叱喝:「你們這些沒帶種的男人,這麼多人在這間車廂裡,卻沒有任何人挺身而出制止暴行,你們算什麼男人?還要我這“女人”出面,你們不感到慚愧嗎?我簡直不敢相信!」

靠近車門的這些乘客裡,什麼樣的人種都有,華人、法國人與阿拉伯人,可該才就是沒有人膽敢對這些小太保們說聲「不!」這些男子們面對女子的指責,這會兒都低下頭來,噤若寒蟬,少數華人下車往三位小太保離去的方向探望,不過這會兒人早已經跑得老遠,這時佯裝抓賊的姿態,反而讓人覺得有些虛張聲勢;我原本搞不清狀況,但是看到坐在原位不動的男孩強忍住淚珠,臉頰與脖子上佈滿紅色的勒痕,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原來三位男孩在列車行進的過程間,先以香菸試探此車廂人的脾性,若是對於他們的行為視而不見,就找對象下手,在列車抵站前的幾秒鐘裡,集體搶劫靠近車門男子圍在脖子上的毛衣披肩,結果遭到男孩拼死抵抗,一陣扭打的過程中,被車廂中的女孩發現並拉警鈴制止,奇怪的是,三人當眾搶劫的暴力行為,週遭無人出面制止。

這個事件也使我想起去年搭乘法國郊區火車回家的過程裡,同樣遇到一位半瘋狂的黑人遊民,一邊詛咒該車廂內所有的法國人都是種族歧視者,一面重擊車窗玻璃、肆意對男性乘客的臉上吐痰或連續拍擊他們的頭部,當時車廂內的乘客不多,但是沒有人膽敢站出來反抗無理的施暴,莫名其妙被打與被吐得滿身痰的乘客,也只是自認倒楣,一直到男子自己下車以前,每位乘客都正襟危坐,大氣也不敢吭一聲,如此來看法國社會裡近年來甚囂塵上的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問題,就不難理解,這些問題的形成與擴大,源起於法國政府的姑息主義與民間四處瀰漫的犬儒主義。

二○○三年二月一日,幾名住在Vitry-sur-Seine(Val-de-Marne)郊區的婦女與支持兩性平權的男性,一同走上街頭,以五個星期的時間徒步走過法國二十三個被列入危險區域的城市,邀請這些社區裡被剝奪自由、遭受社區集體暴力的女性受害者站出來,一同面對問題,並尋求解決之道。這個為期一個多月的運動名稱「非婊子、非屈服」(Ni Putes Ni Soumises),剛開始時只有一小撮人,最後卻變成了撼動整個社會的女權運動;他們在這些社區裡成立了數所中途之家,安置這些逃離暴力魔掌陰影的女性,幫助她們重新建構正常的人生,並且使得一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法國地方政府被迫正視少數民族集聚的社區裡,男性集體施暴女性的嚴重問題;而這個運動的崛起,源起於一樁因漠視而產生的人間悲劇。

四個月前,Vitry-sur-Seine(Val-de-Marne)郊區一位年僅十七歲的女子Sohane,光天化日之下,被該社區的幾名年輕男子活活地燒死於社區垃圾桶裡,女子遭受痛苦的火刑過程間,無人挺身而出,只是眼見這位女子被活活地被燒死。這個震驚全法國的焚女事件,在媒體一陣馬戲團看熱鬧的報導過後,被世人逐漸淡忘,若非該社區的幾位女子痛定思痛、挺身而出,組織了「非婊子、非屈服」徒步全法的遊行示威運動,法國社會還樂意繼續扮演駝鳥。

在這些少數民族聚居的法國社區裡,於法國出生、成長與受教育的移民第二代男性,因為大多數失業賦閒在家,或做些卑微低薪的工作,無法脫離貧困的處境,轉而仇視法國;為了保有男人的尊嚴,他們成為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忠實信徒,力行伊斯蘭教義,逼迫自己的母親、姊妹、妻子與愛人接受陳腐的宗教規定,並且嚴格限制她們的行動自由,要求她們不僅得穿戴頭紗上學、還得套上包裹全身上下密不透風的黑色長袍才能出門;在家裡女人必須負責燒飯洗衣做家事,伺候家中男子,並且得遵從家中男人的規定,與他們所指定的對象結婚生子,當這個社區裡絕大多數的居民都默認與接受這種生活方式,整個社區儼然變成集中營,形成男女截然劃清界線的生活型態,再加上法國警察與政府官員也不樂意越池來到這些區域,久而久之,凡是移民集聚的貧窮困苦的區域都演變成外人的禁地,形成不受地主國的司法與體制約束、並且擁有自己一套法理的國中國。

若非法國社會集體的漠視,該區的居民豈能如此囂張地在光天化日之下對他們所認為的輕挑女性(衣著與言行舉止不符合他們的規定)實施自以為是的制裁?當我在地鐵上看到三位身穿黑色罩袍、僅露出眼睛的阿拉伯年輕女子,在同樣身穿罩袍、身材壯碩的母親之陪伴下一起出門,她們空洞而無神的眼睛望著遠方,無視於眾人對她們的側目,而這家人中,唯一沒有裹著黑衫的,是年僅五六歲的小男孩,他滿臉尷尬不解地偷瞥著三位姐姐,低頭逃避眾人的目光,離地的雙腿卻因不自在而踢舞著;母親洋洋得意地望著被保護得完美無瑕的女兒,對坐在一旁的我投以一個友善的微笑,然而,這位母親的微笑卻讓我膽顫心驚,因為她自以為是的母愛裡,包含著斷送女兒一生幸福的愚蠢與無知,她卻渾然不知,反而沾沾自喜,繼續捍衛著這個加諸於女性心靈與肉體的「傳統」。

什麼樣的社會會變成法西斯主義者的溫床,會容許納粹主義集體屠殺猶太人,會醞釀出徹底瘋狂與喪失人性的文化大革命?如果我們覺得這些殘酷的歷史已經離人類遠去,那絕對是天真的誤解,因為,歷史悲劇不斷因人類的愚昧、漠視與恐懼而一再重演,就算在二十一世紀亦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