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rgeois +bohemian

老實說,《BOBO族》與這本書的附標──新社會菁英的崛起──實在沒有什麼多大的關聯,雖然,作者一言以蔽之,BOBO族=bourgeois +bohemian,唯心與唯物論的平衡,經濟實力優渥,精神上不安於室,渴求冒險浪漫;然而,面對始終無法調和的內心困惑,積極尋求突顯自我的BOBO族而言,花幾千美金買一條嬉皮牛仔褲恐怕比花費數月造訪阿富汗,照顧難民來得更容易些。

B5

什麼是真正的BOBO族,對我而言,他們恐怕絕對不是自己宣稱的波希米亞人,甚至連波希米亞的精神都很欠缺;因為波希米亞是貧困的具體化身,漂泊與災難是波希米亞者的宿命,他們的命運多半坎坷,一如波希米亞的代表人物──詩人藍波;他們唯一的信仰,只有福樓拜所言:「除了藝術,沒有什麼事是可以相信的,而文學是唯一的自由。」

這些未曾經歷過戰爭烽火或經濟蕭條之苦,卻因為科技股票搖身一變成社會新貴的人士,並不相信文學、藝術;卻非常樂意參加文學藝術活動以其做為增添自身價值的裝飾品;實際上,他們內心崇尚的仍是金錢與權勢,並且相信此乃獲取個人與家族自由的唯一方式;他們未曾擁有一如過往知識份子對社會極度失望而產生改革社會的雄心壯志,反而對一切充滿疏離,熱情與知性的力量都較前人薄弱,精神生活也十分懶散,他們卻因金錢享有前人未有的物質豐盛,並且從中得到快樂與平靜。

如今,這些自言為社會菁英的BOBO族,以充滿完美的論調喊出:我們是布爾喬亞與波希米亞的混血,並以此論點為基調發展出一系列具有價值的商品,不但成為消費市場的新寵兒與代言人,也成為知識界的新寵兒;不甘寂寞孤獨的BOBO族,猶如長袖善舞的推銷員、演說家與文化明星,視藝術為掙錢、出名的工具,不斷地出現在我們的報章媒體,並且不斷地鼓吹消費文化與品味觀念,這些不是專家的專家,以平庸的才能傳播淺薄的道理;他們從來未曾經歷真正的人生痛苦或者一無所有的窘境,卻以winner takes all的掠奪者心態,奢侈地佔用社會資源,傳播似是而非的自由思想,並且機巧地將這些根本與自由無關的垃圾轉化為謀取個人名利的工具。

自由並非我們赤身裸體、不在乎他人就可以達到自由無拘無束的境界,自由是一種生活態度,對人生的態度,藝術是一種生活方式,是精神的食糧,藝術家選擇藝術做為釋放自己內心能量與情感的方式,而非做為謀生與出名的工具;一個時時刻刻都要提醒自己與他人「我是藝術家!」的藝術工作者,充其量不過是藝術贗品;因為真正的藝術家不但要有創造美好事物的才情,還要有足夠的力量與勇氣忍受貧困與不為人知的寂寞,可以在漫漫人生中挺得住金錢與名利的誘惑,以帶給人世間最美好的作品為唯一職志。

我記得塞尚離開繁華的巴黎前往南部鄉間繼續追求繪畫真理時,對終日享受錦衣玉食、已經攀登名利高峰的好友左拉說過這麼一句話:

「你還記得年輕時的你曾高叫:『燒掉虛假的作品和贗品,讓書頁的火光溫暖真理者的骨骼。』?因為錢,有時候我打算向苦痛投降,然而,藝術之子若非貧窮,他的才華將如他的肚子,會變得又大又肥。你我所追求的道路已經不同,而你所置身的世界,我從未進入。」

BOBO族的出現以及他們所帶給社會的完美形象,仍一如世間千百年的贗品,只是虛假的人工作品。與其問自己,您是否會花費一萬五千美金搭建石板淋浴間?還不如問自己,我只有一塊錢的時候會做什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