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期 2004/1/17

clochard-1攝影藝術:

怡平於2004年開始,特於電子報裡開闢攝影專區,將怡平的攝影作品放在網站上與網友分享,歡迎網友們來信批評指教。本週的作品為「地下鐵的流浪漢」。

網站公告:

應三商的「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之邀請,怡平將特別舉辦一場〈飲食與國際社會〉的飲食文化學術研究發表。事實上,早在國立高雄餐旅管理學院授課時期,我已經開辦了一門有關〈世界飲食文化與藝術〉的系列課程,不過,怡平在授課的過程中卻發現,台灣學生不僅欠缺飲食文化的知識,也欠缺藝術常識,更沒有國際視野,這之間的鴻溝究竟該如何彌補?此外,我也擔心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教授這堂課程,因此當時決定先再做幾年研究,並且撰寫出具國際視野與深度的飲食文化研究報告以後,再於未來公佈研究成果以回饋社會。

近年來,我對世界飲食文化與藝術的研究心得,隨著我的生活經歷與研究觸角不斷地開展與深擴,不過,我總覺得尚未達到我所希冀的五大洲目標以前,不應該輕易發表,沒想到我所敬仰的三商「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發函邀請我針對飲食與國際社會之間的各種不同面向的關係做一發表,好像冥冥中,上蒼希望我先將這幾年的研究成果做一階段性的整理報告以回饋社會大眾。飲食文化何其博大精深!可惜台灣社會極度物慾主導之下,飲食多流於膚淺的消費報導,而每當我從其他國家旅遊回來,尤其是多次往返的日本與法國,感觸更是良多。

這兩地學者對於飲食文化的重視與精研

程度再再令我感動,而兩地的飲食文化研究者更非只是會拿筆寫字、說得一口色香味,多為具備歷史學、語言學、哲學與人類學素養者;日本的飲食文化研究學者石毛直道先生,甚至還成為日本全國首屈一指的《國立民族學博物館》館長;而法國的飲食文化研究界相當被尊敬的美食作家尚‧方思華‧何維爾,不但是法蘭西學院院士、哲學教授也是政治評論家,由此足見台灣與法日對於飲食文化研究的認知抱持著多麼不同的態度。

其實,台灣社會欠缺飲食文化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台灣社會的人文與藝術素養普遍低落,一個文藝素養普遍不及格的地方,又如何談得飲食文化呢?而欠缺人文藝術素養的個人,又如何能夠鑑賞飲食中的文化與藝術層次?台灣社會一天不正視人文藝術的重要,並普及藝術人文教育,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對飲食的修養就提升不起來,我們的腦袋與胃囊也只能夠活在半飽的狀態。

怡平所提出的「怡平讀友會」活動,將遵循網友們的建議,地點將於天母書廬與敦化南路上的爵士咖啡館之間擇一,我會於進一步確定地點與時間以後,開始展開網上報名,也請各位網友那天帶來自己最得意的攝影或圖像作品、最喜愛的美食、最喜愛的書籍、電影海報、音樂CD,或者以文字、影像的方式介紹自己喜愛的一齣戲或藝術作品,現場我們會備有幻燈機與銀幕,以及播放CD音樂的機器,歡迎各位網友前來一起交流,大家也可以趁這個機會認識同好中人,也許因此還可結成好友呢。

近來怡平已經接獲越來越多網友的來信,有的希望我擬定課程內容、有的則希望我開辦策劃系列課程,在此我先謝謝大家對此網站的支持與肯定;〈友善的貓〉網站雖小,沒有人力、財力資源,也非隸屬大型入口網站下的一員,但是卻一直以來抱持著推動生活美學與落實生活美學於台灣的目標,如今經過兩年半的努力,已漸漸引起學術界與文化界的迴響與注意,然而,離怡平所希望實踐的「生活的藝術普及於民間」的目標仍差距甚遠,也因為如此,怡平還

需要惕勵自己更加努力,而我始終相信,藝術對個人、國家與民族的影響,永遠比政治與軍事的力量還要深遠,也唯有當藝術真正地落實於生活以後,真正的人性社會才可能有實踐的一天。

最後仍然要請各位網友持續幫忙介紹這個由作者獨立製作經營的網站,透過轉寄、張貼電子報與主動介紹友人的方式,將此網站介紹給有興趣的朋友,也請網友們不吝告訴怡平您們對此網站的想法,如果對怡平著作與演講活動內容有任何建議,也歡迎與我討論,我都會仔細地回覆各位的要求,可以實踐的,也會儘可能於未來逐步呈現於網站的內容與風格上,在此我也先謝謝各位網友的幫忙。

怡平的新書預告:

經過十多年長期醞釀與編寫的《巴黎電影院》即將於2004年3月出版,本書將由怡平與友人共同經營與投資的藝術家工作坊──〈友善的貓〉出資與監製,這本藝術書籍將兼具攝影、文學、法國文化歷史與電影知識,是一本讓人

耳目一新的電影著作;〈友善的貓〉也將在怡平盡可能地努力之下,持續出版對台灣社會與華人社會的未來有所助益的出版品,並延續怡平自〈巴黎夜爵士〉以來的「出版品即藝術品」的努力目標,繼續為台灣社會注入一股生活美學的清流。關於此書的進一步介紹,也歡迎各位網友上新書快報查詢。

怡平的藝文講座活動: 

關於以下各個系列的演講綱要、詳細內容與地點,請各位網友查詢網站的活動看板,也歡迎大家將此消息轉寄給您的朋友

主題
主辦單位
時間
地點
巴黎的人文與生活藝術風貌(系列講座)
中央大學
3.6~3.29 每週一7:00~9:00pm
中央大學107藝術電影院
巴黎電影院(系列講座)
電影沙龍
3.3~4.9 每週三與週五晚間7:00~9:30
電影沙龍
跟著電影去旅行──電影中的都市影像美學(系列講座)
鳳甲美術館
3/7~7/4 每週日13:30~16:10
鳳甲美術館
飲食與國際社會
中國飲食文化基金會
10/6(三) 14:30~16:30
三商大樓B1小劇場

 

電影藝術欣賞:

translation-2

看過《死亡日記》(The Virgin Suicides,1998)這部電影的觀眾大概都不會忘記電影作者索菲亞‧柯波拉以舒緩的節奏與抒情的影像風格描述七○年代美國密西根州小鎮、五位青春美貌的中產階級家庭的少女一同走向死亡的過程;看似迷霧重重的自殺事件背後,卻反應出女性的身心遭受社會、家庭與宗教的重重制約之下,遭到扭曲的生命本質變成了一連串痛苦與絕望的延續。

睽違數年以後,出身電影世家的索菲亞帶來更成熟、亮麗的作品《愛情,不用翻譯》,嚴格說來,這實在是一個不太恰當的片名,因為原文片名Lost in Translation,已經恰如其分地點出了本片的精神。遠從好萊塢飛抵東京拍攝威士忌廣告的明星鮑伯,婚姻關係早已經亮起紅燈,卻仍然勉強繼續,他遠離自己所熟悉的環境、來到一個文化與語言都全然陌生的國度裡,身心極度疲憊與混亂的狀態之下,與同樣感受挫敗的異鄉女子,發展出一段相知相惜的微妙情感。

迷失,是電影導演最喜愛的題材之一,唯有當自我置身於危機當中,才可能重新審視自己與環境、自己與他人之間的關係;也唯有在絕對的孤獨中,才可能展現純粹的自我,並以真實的自我,與這段旅程中巧遇的旅伴發展出一段短暫卻深刻的感情;也因為如此,所有我們在旅途經歷的人事物,總是特別令人難忘。

身兼編導的索菲亞,將一位人生閱歷豐富、卻已身心俱疲的中年男子,以及一位新婚不久、婚姻生活卻已不知如何繼續的年輕女子之間,因迷失而發展出來的這段若有似無的情感,表現幽默感傷卻不落俗套;她並且巧妙地運用美日文化與生活方式的差距,將日常生活中平凡無奇的吃飯、洗澡、睡覺、健身等瑣事,變成一關又一關危機四伏的陷阱。兩人的東京夜生活探險,從卡拉ok包廂的狂唱,到迪斯可舞廳的勁舞,舞跳到一半,舞場突然變成黑社會槍戰的地點,迫使二人落荒而逃,最後才發現從頭到尾都是一場虛擬的遊戲;而電動玩具店裡對著機器扮演搖滾明星的新宿街頭少年;現身於東京商業大樓液晶超大型銀幕上的史前恐龍,這些奇妙的場景,將西方人眼中無法理解的東京大都會裡光怪陸離的各個面向,轉變成這個城市獨一無二的超現實魅力,這也是為什麼在《愛》片中,當鮑柏凝視「鏡子」裡的自己,以及街頭巨幅海報中自己是成功人士代表的廣告形象,表情總是流露出困惑與尷尬,當真實的自我與虛假的公眾形像不經意地碰在一起,這之間的距離,也是他對於自己人生的提問,也因為如此,《愛情,不用翻譯》已經超越了簡單的愛情故事,轉變為柏格曼《假面》世界裡個人與內心世界的對話。

法國生活:

巴黎給觀光客的印象總是光鮮亮麗,因為所有觀光客看得到的巴黎,多是地面上的世界,然而,巴黎還有另一個被隱藏起來的世界。

無論什麼時刻與地點,只要一踏進巴黎地鐵站,立刻可以感覺到瀰漫其間的陰鬱氣氛!這不僅因為巴黎地鐵的燈光昏暗,空氣裡瀰漫著引人反胃的酸臭與腐敗的味道,更因為車廂內乘客的神態,總使我想起杜米埃的一幅畫作「三等車廂」(1863~1865),畫中手持提籃的中年男子,深鎖的眉頭道盡了他對未來的憂慮。 雖然巴黎地下鐵早已經取消了車廂分級制,然而,在這個號稱自由、平等、博愛的歐洲國家裡,搭乘地下鐵的乘客十之八九都是上班族,他們之所以選擇地鐵,不僅因為方便,也因為這是法國最廉價的通勤工具,也因為如此,每逢週一到週五的尖峰時刻,每節車廂內總是擠滿了這群愁容滿面的法國人,這些人憂鬱的程度,近來更隨著歐元的節節上漲而日趨嚴重;歐元越強勢,也意味著他們面臨更大的生存壓力,不知道什麼時候,為了降低成本,他們的老闆也決定結束營業,將公司搬遷到土耳其、中國大陸等人工便宜的國家;不明確的未來使得這群上班族的心理總是為了「明天的麵包在哪裡?」這個生存問題而憂心。

我總喜歡在等車與坐車的時候暗自觀察這些人。剛開始時,我只敢遠距離偷窺他們,慢慢的,我也開始觀察週遭的人群,有的時候,我目不轉睛凝視的對象與我僅有一個手掌之隔,原本以為如此明目張膽的姿態將招來對方的白眼,沒想到,我所觀察的對象都過於專注於自己的問題,以致於根本不曾意識到我的存在,對於眼前所見的一切均視若無睹,當然也就不可能在乎!尤其當每趟搭乘地鐵時,都會見到伸手向他們討口飯吃的乞丐與無業遊民,並且這些人的人數越來越多時,更讓他們憂慮起自己的處境,影響所及,連今年巴黎的冬季Solde都乏人問津。難怪我有些朋友出門絕對不坐地鐵!因為地鐵對他們而言,不僅意味著骯髒,也到處充滿著危險,對他們而言,這裡是扒手、流浪漢、酒精中毒者與失業者流竄的大本營,是窮人充斥的世界!他們遠離這個地方,活在明亮祥和的天地間,將這個世界的痛苦留給為三餐奔波的小市民來承擔,若非有音樂家與地鐵藝人的參與,以音樂與表演藝術為死寂的地鐵站注入新鮮的生命活力,真不知道憂鬱的巴黎小市民如何走出這片陰霾?

我還記得過年前最後一天上班的那個下午,異於平常,等候了許久下班列車仍未進站,候車台上擠滿了等著回家的上班族,他們的疲憊不僅寫在臉上,也表現於他們等車的姿態,各個有如靜定的雕像般、一動也不動地矗立在原地;空曠的候車台裡這時突然傳來罕有的豎琴樂聲,行雲流水般優美的旋律打動了人們的情感,某些人開始循著樂聲溯其源頭,結果發現了坐在通道牆邊的老婦人。

她雖然上了年紀,打扮與姿態卻有如十來歲的少女般清新脫俗。一頭銀白色的髮絲任其垂散,淺藍色的圓領毛衣搭配綠色的蘇格蘭百折裙,腳上穿著一雙白色、襯有棉絮的雪靴,腳邊擺著兩塊紙板,一塊紙板上寫著:「這個樂器叫做豎琴,總共有三十六條弦,在賺取第一個一塊歐元以前,需要數年的鑄琴功夫加上數年的音樂技藝訓練才得以發出美妙的樂聲。」另一塊寫著:「我今年六十八歲,嘗試以誠實的方式生活。祝大家新年快樂!」

老婦人的身邊集聚了越來越多的過客,大家似乎都忘記了生活的焦慮以及列車遲遲不來所引起的不快,完全地沉醉於優美的樂聲中;幾曲以後,老婦人開始高歌,尖細輕巧的嗓音與豎琴的水音配合得完美無缺,使得每位路經此地的過客都不禁放慢腳步;駐足聆聽的人群中,不少人更掏出腰包裡的零錢,蹲下腰來擺放在婦人眼前的盤子裡,並向老婦人行一個注目禮以後才離開。老婦人一曲接著一曲,絲毫不顯疲態,始終以同樣虔誠的心情面對她的知音。這群為生活鎮日操勞、以致身心都失去柔軟度的凡夫俗子,在樂聲的催化之下,終於放鬆下來,臉上的表情也洋溢著平和與喜悅;那班等待中的列車始終未曾抵達,不過月台上已經沒有人在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