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懶迷醉的Bossa Nova

我與爵士的緣份起始於《來自伊帕納瑪的女孩》(The Girl From Ipanema)這首曲子。國中時期的我,仍不知爵士為何物,更遑論Bossa Nova風格,直到國三生日那天,學長送給我一卷他錄製的Tape,錄音帶一面飛草地寫著The Girl From Ipanema,我原沒當回事,沒想到一播放我便立即愛上了這首以薩克斯風樂器伴奏、女生哼唱的歌曲,為了知道這首曲子是由誰作曲、伴奏與那位女歌手所演唱,我費盡心血,四處尋找答案,無奈的是,當時無論是送禮的學長,還是街角那間唱片行的老闆,都不知道這首曲子的作者是誰?搬家以後,這捲複製的Tape竟然無聲無息地失去蹤影,留給我的,只有迴盪在我耳邊、揮之不去的這首旋律,事隔多年以後,我在巴黎的某間爵士唱片行裡再次聽到這首樂曲,終於揭露了這首神秘歌曲的謎底。

jazz_JulyBig

與社會脈動相連的巴莎諾瓦

巴西,一九五○年代末期,一種新的旋律誕生,因為不同於以往的音樂風格,故而取名為”巴莎諾瓦”(Bossa Nova),依照字面的解釋即為”新音樂”,這股新音樂風潮乃源自里約熱內盧海岸的森巴(Samba)舞蹈,森巴原本是狂歡節慶必備的音樂,卻因了無新意而激起樂手們的反感,此外,這些樂手也受到來自美國的”酷派爵士”(Cold Jazz)影響,希望以泰然自若的曲調、將熱情的森巴處理成輕鬆宜人的音樂型態,從而創造出迥然不同於森巴的柔和節奏與寧靜的音色。

雖然,今天的”巴莎諾瓦”已經流於宴會場所、咖啡廳、酒吧間或者休閒聚會裡不可或缺的背景音樂,但是,在當時,”巴莎諾瓦”對那一整個世代的巴西人而言,卻不僅僅是一次音樂風格的創新運動而已!它還是與巴西社會的脈動息息相關,與音樂家、詩人、造型藝術家、作家、劇作家與電影導演攜手並進,共同譜寫下來的一場文化運動。

而催生這股輕鬆寫意的巴西音樂風格的兩位音樂家──卡洛斯‧裘賓(Antonio Carlos Brasileiro de Almeida Jobim,1927~1994)以及喬安‧吉伯托(Joao Gilberto),後來都變成全世界知名的Bossa Nova大師級人物;其中,被冠以”巴莎諾瓦之父”頭銜的裘賓,一生的代表作更是不勝枚舉,而他最讓樂迷津津樂道的,首推〈來自伊帕納瑪的女孩〉與〈走音的快感〉(Desafinado)兩首樂曲,不過,真正讓”巴莎諾瓦”深受世界樂迷所喜愛的,卻是法國電影【黑人奧菲】(Orfeu Negro,1959),以及美國薩克斯風演奏者史坦‧蓋茲(Stan Getz)。

bossanova-2黑人奧菲的影響

雖然早在一九五○年代末期,”巴莎諾瓦”的名氣已經不小,但是,這種帶點慵懶情調的音樂,流行的區域仍然僅限於南美洲,直到法國導演馬塞‧卡?(Marcel Camus)將”巴莎諾瓦”音樂巧妙地運用在【黑人奧菲】、這部以巴西里約嘉年華會做背景的希臘神話電影裡,才真正使得”森巴”與”巴莎諾瓦”的魅力飄揚過海,席捲全歐洲的知識份子界,也連帶地使得參與這部電影配樂創作的卡洛斯‧裘賓、喬安‧吉伯托、文尼西烏‧都‧摩拉(Vinicius de Moraes)與路易斯‧邦法(Luis Bonfa)等人,一夕成名。

同一時期,美國的爵士樂界卻是一片暮氣沉沉!有著冷凝之美的”酷派爵士”,因格調過高而難以引發共鳴,終於與樂迷漸行漸遠,甚至導致當時的美國社會裡流傳著這麼一句話:”一年會餓死兩百個人的職業是什麼?答案是”爵士樂手”!”

急於求新求變的美國酷派爵士樂手就是在這般難堪的光景中遇到”巴莎諾瓦”的樂手,並被他們溫暖的樂風與輕快活潑的節奏所吸引,冷熱交融的結果,終於使得”巴莎諾瓦”榮登全世界最大的爵士樂市場,而在這一場爵士樂手的世紀交會中,最大的受益者無疑的是當時仍未涉足過南美洲的美國薩克斯風爵士樂手──史坦‧蓋茲。

將Bossa Nova引進美國市場的史坦‧蓋茲

五○年代末期的史坦‧蓋茲,仍舊秉持著一顆至死不渝的心裡來捍衛著酷派爵士,他與Gerry Mullingan、Oscar Peterson等人共同錄製了不少質優的酷派爵士樂,可惜得不到聽眾的青睞,一九六一年,當他聽過吉他手查理‧波特演奏的”巴莎諾瓦”以後,樂風丕變,他全心全意地投入了”巴莎諾瓦”的演奏,也因此而開啟了他職業生涯的高峰。

一九六二年至一九六四年期間,史坦‧蓋茲錄製了一系列的Samba與Bossa Nova音樂,每張均成為爵士樂壇上的經典,如收錄了裘賓經典之作──〈走音的快感〉的《爵士森巴》,以及《大型樂隊的巴莎諾瓦樂》、《再來一曲爵士森巴》、《蓋茲,喔,來呀!來呀!》等膾炙人口的作品,而我最鍾愛的這首〈來自伊帕納瑪的女孩〉,就收錄在史坦‧蓋茲與喬安‧吉伯托以及喬安的非職業歌手妻子──阿斯特魯德‧吉伯托(Astrud Gilberto)一起合錄的這張《蓋茲/喬安吉伯托》專輯中,阿斯特魯德‧吉伯托冷調低啞的嗓音搭配蓋茲與溫暖的薩克斯風演奏,此曲一出,不僅轟動了全美國,也讓沉寂下來的爵士樂壇掀起一股拉丁爵士的高潮。

史坦‧蓋茲的樂風抒情唯美,演奏技巧又高明,被當時的樂評界稱讚他為爵士樂界的輕量級冠軍,功力由此可見一般。不過,以”巴莎諾瓦”而聞名世界的史坦‧蓋茲卻是個脾氣古怪火暴的樂手,他終其一生都拒絕承認自己是流行爵士樂手,堅稱自己是咆哮樂手,或許與早期、他在黑人區與黑人一塊兒玩Bebop的那段時期,在他的心理留下不可抹滅的深遠影響有關。

Lisa002永垂不朽的Bossa Nova

雖然時至今日,”巴莎諾瓦”的熱潮已經隨著時代的更迭而消退,但是,在爵士樂迷的心目中,它的魅力依舊,這也是為什麼時至今日,我們仍可見當今樂壇的流行歌手也好,爵士樂手也好,都不乏老調重談,希望仰仗著”巴莎諾瓦”慵懶迷醉的魔力,為繁忙的現代生活注入一股輕鬆悠閒的氣氛,而在近年來的爵士樂手,最成功地詮釋”巴莎諾瓦”當首推小野麗莎(Lisa Ono)。

小野麗莎以甜美的笑容與透明輕盈的音樂,撫慰每一顆焦躁不安的靈魂,不僅延續了”巴莎諾瓦”優雅寧靜的音樂傳統,也為她贏得”巴莎諾瓦女王”的稱號,透過她淡雅柔和的歌聲,”巴莎諾瓦”的年代彷彿從未遠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