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ng is king!

 3 (2) Swing不但在一向演出古典樂的「音樂廳」躍升為主角,也登上可容納千人以上的超級電影院,如「諾曼地」( Normandie)、「奧林匹亞」( Olympia)、「紅磨坊」( Moulin-Rouge)等,爵士與統戰紀錄片、劇情片三足鼎立,成為吸引觀眾的票房保証。

一向對推動美國爵士本土化不遺餘力的H.C.F.,一九四○年十二月十九日才剛剛結束一系列於巴黎「卡佛」( Gaveau)與「布萊葉」( Pleyel)音樂廳的爵士節演出;馬上又在熱情聽眾們的千呼萬喚之下,緊接著於次年二月初舉辦了第二次爵士節,這樣的活動,居然在戰火漫延的歐洲又舉辦了不下十數次;難怪《搶救雷恩大兵》這部描述第二次世界大戰美軍登陸法國諾曼第的電影,在隆隆炮火聲中使用的背景音樂即為比利‧哈樂黛的「我的孤寂」( Solitude )。

爵士風吹遍巴黎

Swing的熱潮不但吹遍了整個巴黎的音樂界,連香榭里榭大道上,以「冰糖栗子」與「蛋白杏仁甜餅」甜點而聲名大噪的「露朵央」 ( Ledoyen)咖啡館也不例外,老闆特地聘請享譽國際的德江枸.雷納( Django Reinhardt)於下午茶時段演出;午後時分,香榭里榭大道的栗樹花下,Django喜笑顏開地演奏著他那首新作「小姐,請慢」時,露天咖啡座擠滿了聽眾,人人笑逐顏開,連栗花也喜不自勝,抖落

2 (3)

了一地。

不僅上流社會人士為Django吉普賽風情的爵士吉他樂所著迷,連底層社會亦然。

蒙馬特「畢卡爾」( Pigalle)紅燈區不少小酒館的歌舞演出,甚或馬戲團表演,也夾帶著一兩首爵士樂,而且不乏水準以上的演出。

此外,爵士份量舉足輕重的廣播電台節目《從德布西到爵士》,首度嘗試將爵士放在與古典樂並駕齊驅的地位,並做兩者之間的比較、分析。而法國第一部百分百的搖擺電影《搖擺小姐》( Mademoiselle Swing),也在媒體引起不小的話題;專業書籍的出版,更到了百家爭鳴的

地步。

「爵士教皇」帕納西葉於戰爭期間,一口氣出版了《真正的爵士音樂》( La veritable musique de jazz)、《爵士與搖擺樂》( La musique de jazz et le swing );羅伯‧芤分( Robert Coffin )的《爵士史》( Histoire du jazz );安德列‧克羅伊的《爵士通史》( Histoire generale du jazz );查理‧德隆內更將H.C.F.與《 JAZZ HOT 》自一九四O年至一九四三年間,所介紹過的爵士唱片做成摘錄,集結成《 Hot唱片目錄》( Hot-discographie );法國爵士居然因第二次世界大戰而誕生,並且發展出輝煌的成果。

流行音樂與爵士

4 (3)

當希特勒與貝丹( Petain)於一九四○年簽署「停戰協定」後的第二天,歌手強尼‧艾斯( Johnny Hess )就以一首「我是搖擺」 ( Je suis swing )的歌曲,衝破了德軍防線,帶動了全法國上下的swing風潮。

另一方面,swing也因為流行音樂的推波助瀾,而在戰時的法國樂壇吹起了一股爵士樂旋風。

當時的歌壇中,swing簡直變成了p

assword;歌星灌唱片,不是唱片的標題掛上swing,如「祖父不愛swing」、「swing時間」、「Swing-swing」、「我只夢想swing」、「無處不swing」等等;要不然就是歌詞與swing牽連帶故,三番兩次提到swing,如這首「我只夢想swing」的歌詞:

我只夢想swing,

swing,swing,

我雙腳無力,

但當我一聽到swing的舞蹈前奏,

我只夢想swing,

swing,swing……。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