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列車

book

揭開俄羅斯神秘面紗

研讀近代史時,發現西伯利亞大鐵路中的「中東路」一段,自修築初期,即有中國人參與,但卻僅以寥寥數筆帶過;幾世紀以來,西伯利亞更成為被放逐的文學家、追逐刺激的冒險家、少數民族、革命軍、恐怖份子、投機商人、作奸犯科者集眾一堂的諾亞方舟,蘇聯解體後的西伯利亞是怎樣的光景?這一切一切,都勾引起我強烈的好奇心。

 從海參崴機場的行李托運烏龍事件開始,在步步驚險的火車之旅中,我巧遇跑單幫的中國商人,在他的引介之下,得以一窺黑市交易、中國苦力在此地的生活風貌,並瞭解KGB與商人之間相互依存的利益關係;在烏蘭烏德,我有幸遇上這趟旅程中最重要的旅伴達麗瑪,透過這位十九歲的布族少女,得以一窺布族人民的生活及宗教信仰;在前往蔣經國先生故居葉卡特林堡的火車上,一份來自恐怖份子的神秘禮物,引起整個車廂的的恐慌!一趟莫斯科地下鐵,道盡大都會的冷漠,達麗瑪的意外被捕,更讓我瞭解到這個國家不但對外國移民實行強取豪奪,連自已的百姓都不放過;洗一趟三溫暖幾乎送了小命!我的長鏡頭在此,被視為加農砲;好不容易結束這趟為期四十五天的紅色列車之旅,卻從機場check-in開始,就遇到一連串的意想不到的刁難,先是被迫托運相機背包、付出天價的行李超重費,不但金錢損失慘重,接著還被海關指控為非法入境,遭到強行扣留,差一點兒永遠也回不來。

 這本書的製作過程就像在跟火車賽跑一樣,窗外的風景雖不是始終美好,卻總是讓人有所期粉!

 如何透過文字與影像,未曾去過俄羅斯的讀者,了解這個服遠而蒼白國度的真實風貌,成了最艱困的難題;我嘗試在本書中以Train-Movie的形式,將一幕幕旅程中的風土人情,以歷史的宏觀角度展閱,並將我所見所思所感,詳實地呈現在書中,希望經由人文、藝術、歷史、生活等不同的面相,逐步揭開這個謎樣國度不為人知的秘辛;並藉此讓讀者有身歷其境的感受,彷彿親自來到俄羅斯做了一趟深度之旅。

 感謝商智文化佩玲的引薦,以謹的全力支持,以及我最親愛的合作夥伴靜芬與小貞的博命演出,靜怡的大力推薦,如果這本書有一萬個失敗的理由,歸咎於我的種種過失;如果這本書有任何一處成功,我必須說:這都是因為她們的努力與堅持;最後,我還要謝謝在俄羅斯巧遇的所有朋友,這本書,因為你們,才得以存在!我將此書獻給你們!

星期五的婚禮

某天,與小妹開車路經北市愛國東路,小妹那時正為了結婚問題傷神,我無意中看到某婚紗店的招牌,由「結婚」變成「結昏」,不由得有感而發:「結什麼婚?簡直就是發昏!」

我一直堅信:「結婚是戀愛的墳墓。」沒想到,到了俄羅斯以後,我的想法竟然開始動搖……

從來到海森崴的第二天下午開始,我就發現,無論走到那兒,都會發現一輛輛紮著七彩緞帶、車頂綴飾著金色對環戒指的白色海鷗禮車,在人潮出沒的停車場上一字排開。

那些可愛的花童們,被大人們的婚禮弄得疲憊不堪,滿臉倦容地坐在台階上等待這一幕人間喜劇的結束。  02-wedding_1

為了讓攝影師捕捉到最美麗的倩影,新娘挽著拖曳的長裙,在一百多級的階梯上來回地奔跑著。然而,沒有任何人有倦容;因為,對俄羅斯人而言,婚姻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場演出。演出內容的好壞與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開場白要做的風光漂亮。

世紀末婚禮見證人

40多人的結婚隊伍,浩浩蕩蕩地向人民廣場走去。穿越馬路的時候,氣喘如牛的新娘被長裙絆住腳,差一點兒在馬路上摔了一個大跟斗,體貼的新郎見狀,趕緊將美麗的娘子一把攬腰抱起。新娘子喜孜孜地靠在新郎的懷中,雙手緊緊纏繞著他的脖頸,幸福的模樣,溢於言表。   

 我不知道,為什麼海森崴的市民都趕在禮拜五結婚?難道,他們希望在婚禮之後,趁著週休二日,包一台遊覽車一起蜜月旅行?疑惑的當下,突然從我背後冒出一句話:「小姐,要不要喝一杯!

 一位穿著黑色禮服的男子,高高地在空中舉起一瘦骨嶙峋的白馬王子,紅著臉憋著氣,使出吃奶的力氣,趕在十秒之內,將份量不輕的美麗尤物從馬路的這頭搬移到那頭。誰料攝影師突然心血來潮,拿出照相機要求拍下這歷史性的一刻!

 當攝影師按下快門的那02-wedding_2一刻,兩人臉上的表情既甜蜜又奇怪。而來自遠方的我,一如街上來去匆匆的路人,瞬間成了這場世紀末婚禮的見證人。

 一個啤酒瓶對我展開熱情的邀約,我傻傻地問他:「為什麼要請我喝酒?」 他指指身後的那對新人對我說:「Happy Marrage !」

 

早婚的俄羅斯人

 「你們也一如中國,有所謂的黃道吉日嗎?怎麼大家都挑星期五結婚?」「海森崴市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週五是再婚者的結婚日,週六則是第一次結婚。」

 我朝他身後的新人看了一眼:「他們看起來很年輕呀!?」 「我們俄羅斯人都很早婚!」

 「多早?」

 「十七、八歲囉!來,與我一起舉杯為這對新人祝福吧!」02-wedding-02

 話一說完,他一飲而盡,緊接著將酒瓶往地上一砸,轉眼間,滿地的玻璃碎片,他卻毫不在意,笑嘻嘻地說:「Happy MarriageHappy Life!」

 我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地從他手中接過一瓶「克瓦斯」(Kvaas),斷斷續續地喝完以後,依樣畫葫蘆,將空瓶子往地上一扔!瓶子在地上轉了幾圈以後,又滾回我腳邊,我不太好意思,支支吾吾地說:「俄羅斯啤酒瓶做得真不錯!」

 他毫不為意地又塞了一大把銅板給我……

「跟著我做。」

 話剛說完,半空中灑落一陣銅板雨,新人在眾人的祝禱聲中,歡天喜地地進入轎車揚長而去,留下滿地的玻璃碎片與銅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