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催生的法國爵士

每一個時代,都會經歷一些無法預測的天災或無法力挽狂瀾的人禍,如果不幸的,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比九二一大地震更嚴重的天災發生,我會怎麼做?世間有什麼,我希望無論如何一定要留存?

2 (2)

半世紀前,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法國,一群年紀剛滿十八歲的青少年,也面臨了同樣的問題,儘管四處烽火漫延,卻不約而同的,因為爵士樂而產生了交集;爵士不但疏解了他們鬱悶的情緒,他們更以爵士構築了一個理想國……。

二次大戰促成法國爵士本土化

一九四○年九月,才滿十八歲的布菲( L. Bouffe)剛結束中學畢業會考,對未來並沒有太多期盼與規劃,一切都還是模模糊糊的當下,卻因哥哥朋友亞倫的來訪而產生決定性的變化。

亞倫帶來了幾張Decca製作、H.C.F.德江枸‧雷納( Django Reinhardt)五重奏的爵士唱片Three Little Words及Apple Indirect,做為答謝他兄弟倆這幾天招待他的謝禮。在這之前,布菲對爵士樂完全不了解,也從未接觸過,為了聽唱片,他特地從祖母的房間搬來一台78轉的唱片機,他謹慎地將唱片放在直徑25公分的轉盤上。

那個年代的唱片為正反兩面,每一面不超過三分鐘,為了延長唱片的壽命,每播放一次,布菲就得換一次金屬唱針,以玻璃砂紙或者類似削鉛筆的器具重新削尖木頭唱針;儘管這麼小心地維護唱片,唱片仍然一張接著一張毀損,並隨著播放次數的增加,雜音也一天比一天增多,再加上爵士唱片的取得非常不易,布菲與爵士樂的第一次接觸並不太順利。

爵士樂真正地在他的心理產生衝擊的火花竟是上歷史課時……。

開明的老師皮甌希望學生們以口頭報告的方式,選擇一個自己有興趣的主題做專題研究報告,結果班上有兩位同學選擇了一個跟地理歷史課程完全無關,而且當時大家都不了解的「爵士樂」為主題。

同學口頭報告的當天,他倆特地搬來唱機、一堆爵士唱片,邊解說爵士邊播放阿姆斯壯、艾靈頓公爵、柯曼‧霍金斯( Coleman Hawkins)、德江枸‧雷納( D. Reinhardt)與史提芬‧葛瑞波利( S. Grappelly)等人的音樂,末了並簡單地介紹了由《 JAZZ HOT》雜誌社所主辦的法國有史以來最重要的爵士俱樂部──「法國激情俱樂部」( H.C.F. ──Hot Club de France )。

全班同學,包括老師在內,都深深地被倆人的報告內容所吸引,或者應該說,被爵士樂吸引;尤其是布菲,幾乎當下就決定加入H.C.F.,他不但訂購了當時發行量僅有四千冊不到的《 JAZZ HOT》雜誌,還參與H.C.F.主辦的所有的音樂會活動。

當時,很多年輕人都如布菲,誤打誤撞地進入爵士殿堂,卻與爵士結下不解之緣。

4 (2) 爵士本土化運動

另一方面,德軍佔領期間,所有一切與美國有關的文化、藝術,都被視為「墮落」的同義詞。德國學術文化界攻擊爵士是黑人、動物性的音樂,幕後由掌控百老匯的猶太人操縱,是兩個種族處心積慮用來顛覆白人統治的毒素。

然而這樣惡毒的言論,不但並未阻礙爵士樂的發展熱潮,反而激起年輕人的瘋狂投入,並間接促成了法國本土爵士的發展;當時凡是由H.C.F.主辦的任何形式的音樂會,都是座無虛席。

眼見情勢發展與預期的結果相反,德軍決定採取另一種柔性低調的姿態:將爵士的黑色及猶太色彩沖淡;加強本土意識。

他們暗地裏鼓動音樂界代表,相繼發表以下的看法:爵士並非誕生於二十世紀初密西西比河的黑人靈魂音樂,早在蘇格蘭一地的民謠舞曲,或者第二帝國( 1852.12.2~1870.9.4)期間的法義旋律,如德布西( C.Debussy,1862~1918)的某些作品,即可以發現類似美國南部黑人的「步態舞」( cake-walk)舞曲的風格,並可以找出與爵士樂共通的蛛絲馬跡。

此外,根據當時德法歷史學家的解釋,爵士似乎無法擺脫歐洲古典音樂的影響。某些受意識形態主導的所謂專家、學者,努力地喚起法國人對歷史的記憶與愛國情操,如安德列‧克羅伊( Andre Coeuroy)就大言不慚地說:

「美國南北戰爭前夕,路易斯安那州內來自法國的種植者,喜歡邊工作邊合唱流行於故鄉的悲歌;於棉花田中工作的黑奴漸漸地被這種集體合唱的氣氛吸引,也模仿他們的主人,融入非洲達姆達姆鼓伴奏的音樂與舞蹈,慢慢地演變為今日的爵士;因此,爵士樂事實上根源於法國。」

除了爵士樂以外,德軍還嚴禁一切美國文化的輸入。

3 (1)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所有美國的爵士都被法國本土化。而所謂的本土化也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把英文的樂曲名稱原封不動地換成法文;如「聖路易藍調」( Saint Louis Blues)換成「聖路易悲傷」( La Tristesse de Saint-Louis);「虎威」( Tiger Rag)直譯成La rage du tigre;也有改得牛頭不對馬嘴的,如Some of these days成了「愛情寶貝」( Bebe d’amour)。

然而,陽奉陰違的法國爵士界並不僅止於此。

查理‧德隆內每週六於H.C.F.地下室,定期舉辦「盎格魯撒克遜人對黑人的壓迫」系列講座;堅持紐奧爾良爵士樂的法國血統:藍調的某些音樂特徵乃承襲自克里奧爾(creole)的民謠,藉以堵住德國檢查制度官員的嘴。

一九四○年代末期,搖擺樂swing在法國的發展簡直達到巔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