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話引發黑白巧克力之爭

2 (1)相較於生活在充滿種族歧視的環境,惟有藉著爵士樂才能抒發自身境遇的美國爵士樂手,法國爵士樂手無疑地幸運得許多!然而,這些身處塞納河左岸的法國白人樂手卻倚仗著自身優渥的種族地位,排擠來自來自法屬殖民地──安地列斯群島的爵士樂手。

虎吉‧帕納西葉宣稱:「只有美國黑人的爵士才配稱為正統的爵士!」一瞬間,其它種族演奏的爵士都成了贗品;美國黑人在法國受到熱烈的歡迎,法國白人爵士樂手為了獲得這些大師的肯定,也為了爭取成為美國黑人演出搭擋的機會,極力打壓來自安地列斯群島的黑人樂手,終於爆發了黑白種族之爭。

當時不少法國樂評家先入為主地認定,來自法屬殖民地「瓜特羅普島」以及「馬提尼克島」的樂手所彈奏的音樂並非真正的爵士樂,而是調性近似爵士的「比根」(biguine)。

殖民地的人民不懂爵士

3 一九三O年代至五O年代的爵士樂因黑白巧克力之爭而形成兩個壁壘分明的世界。

1943年Fredy Jumbo在「蟬」爵士俱樂部的樂團,團員囊括赫赫有名的豎笛手羅伯‧馬傅茲及長號手阿爾‧利法都在其中。塞納河左岸的爵士樂因為知識份子的參與,使得爵士樂成為中產階級爭相追逐的時髦玩意,在知識份子的推廣之下,爵士樂手擁有如古典音樂家一般崇高的地位,爵士樂也變成一門高深的學問,需要經年累月的研究與鑽研才能一探其中精髓;右岸因為爵士樂手多半為來自殖民地的黑人樂手,成為「比根」的聚落。

4 (1)

畢卡爾區最著名的爵士俱樂部「蟬」來自法屬安地列斯群島一流的音樂家,如羅伯‧馬傅茲( Robert Mavounzy,1917~1974 );班卓琴手及長號手阿爾‧利法( Al Lirvat)等人,卻因為「比根」不如「爵士」的偏見,表演的場所侷限於有色人種混雜的塞納河右岸。他們在最具代表性的夜總會「蟬」( La Cigale )留下輝煌的紀錄,直到八O年代末期,因為一場大火才使得這個俱樂部劃上句點。

雖然有這些安地列斯群島一流的音樂家出現,出身於優裕的中產階級家庭的法國樂評家與爵士樂手依舊偏執地認定:法屬殖民地的人民不可能懂得何謂真正的爵士樂!因為他們成長在沒有爵士樂的環境。

1安地列斯群島的居民真的不懂爵士嗎?

一六三五年位於加勒比海的「瓜特羅普島」與「馬提尼克島」變成法國屬地,歷經兩百多年文化與種族的混血,一八四八年奴隸制度廢除以後,新的種族--法安混血兒「貝克」(beke)成為群島的菁英份子,以「馬提尼克島」的首都聖皮耶( Saint-Pierre)為中心,發展成一個比美紐奧爾良的都市,「比根」便是在這樣的環境背景下誕生;「比根」原本可以一如爵士樂,發展出更多元更複雜的變化,卻因為聖皮耶一九O二年五月八日一場火山爆發,死亡人數高達三萬多人,導致「比根」因此而沒落。

然而,無論在「瓜特羅普島」的行省「普安皮特」( Pointe-a-Pitre),或者「馬提尼克島」的行省「佛法蘭」(Fort-de-Franc),都林立著不少音樂廳,聆賞爵士樂演出的機會所在多是,不少人還接受過正統的西方古典樂嚴格的訓練;也因為如此,法國知識份子認為安地列斯島居民不可能瞭解爵士樂根本是錯誤的觀念。

事實上,他們遠比法國白人更能深入瞭解爵士樂的內涵,因為自身所處的地位以及文化歷史背景與美國黑人近似,使他們更能演奏出爵士樂的精髓。

對於熱愛爵士樂的法國人而言,「比根」或許比不上「爵士」,然而,安地列斯群島的居民寧願演奏屬於他們自己的「比根」,這種音樂雖然不是爵士,卻一如爵士般熱情,著重即興,並且充滿了生命力;雖然這些樂手多半是自學而成,卻如同美國最偉大的爵士樂手的音樂,擁有獨特的個人特質。

如今,改建為迪斯可舞廳的「蟬」雖延用舊名,卻早已面目全非,它的存在卻象徵了巴黎瘋狂年代的黑人爵士歷史的縮影;然而,這個充滿歌聲舞影、混雜了豪華、甜美、哀傷與鄉愁的瘋狂年代,如今卻隨著「蟬」迪斯可舞廳外閃爍的霓虹燈招牌,DJ播放的重金屬搖滾節奏,舞者興奮的尖叫聲而消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