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存款的伯爵培皮多

jazz1剛來巴黎之時,喬瑟芬‧貝克有位形影不離的插畫畫家男友-基多( Zito)。

喬瑟芬‧貝克當時已是眾人目光的焦點,當個公眾人物的男友,對大部份人來說,不是件容易的事,明星的光環讓不少追求者裹足不前。

然而,事實上的喬瑟芬‧貝克害羞內向,完全不同於她在舞台上熱情大膽的表現;愛慕她的男士以為她夜夜周旋於金主之間,熟料她的朋友屈指可數。

某晚,基多因身體不適而請他的表兄弟培皮多代為照顧喬瑟芬‧貝克。培皮多是位職業伴舞者,但是賦予自己的職業頭銜為:「舞師」。

將近四十歲的身體狀態與外貌依舊保養地非常良好,堪稱英俊的儀表、能歌擅舞的談吐舉止,在巴黎這個紙醉金迷的都市,立即成為多金卻寂寞的女子的入幕之賓,並在她們的幫助之下,搖身一變,成為「培皮多伯爵」,不過,Bricktop卻私底下稱呼他為「銀行沒有存款的伯爵」。

那晚,當喬瑟芬‧貝克與培皮多一起出現於《大公爵》俱樂部之時,Bricktop簡直不敢相信她的眼睛,顧不得社交禮節,她立刻將喬瑟芬‧貝克拉到一旁,劈頭就問:

「妳和這個吃軟飯的傢伙在一塊兒幹什麼?他連喝一杯啤酒的錢都付不起!」

「事情不是如妳想像的一般,基多病了,是他把我託付給培皮多的。」

那晚之後,培皮多再也不曾與喬瑟芬‧貝克一起出現在《大公爵》俱樂部;但是,培皮多卻開始私下與喬瑟芬‧貝克約會。

他奉承她、讚美她,把她捧成史無前例的超級巨星,將自己偽裝成一個什麼都不懂得的純情初戀男子,

對喬瑟芬‧貝克畢恭畢敬,漸漸的,培皮多取代了基多在喬瑟芬‧貝克生活中的位置,並贏得了她全部的信任。

培皮多取得信任後的第一步:使得喬瑟芬‧貝克與身邊所有其他的朋友疏離。

當他知道Bricktop在他倆初次一塊兒出現時,她對喬瑟芬‧貝克所說的一番忠告以後,他再也不准喬瑟芬‧貝克去《大公爵》。

就這樣,喬瑟芬‧貝克遠離了巴黎所有其他的黑人朋友,直到,除他以外,喬瑟芬‧貝克再也無人可以依靠。

《喬瑟芬》俱樂部

一九二六年十二月,在培皮多的慫恿鼓勵之下,喬瑟芬‧貝克於「畢卡兒」的「封登街」( rue Fontaine)上創立了第一家自己的俱樂部-《喬瑟芬》( Chez Josephine);開幕的第一天,立刻獲得空前未有的成功。

那年的聖誕節,許久未曾踏入《大公爵》一步的喬瑟芬‧貝克與培皮多,突如其來,相偕再度出現於此;就在Bricktop高興地歡迎喬瑟芬‧貝克的來訪之時,培皮多故意露出他手脕上的鑽石錶、對著Bricktop示威,這隻錶竟然與Bricktop日前送給她當時的男友的那隻一模一樣;這個舉止立即激怒Bricktop…,Bricktop怒不可遏地對喬瑟芬‧貝克說:

「妳真是個蠢蛋!」

這句話導致以後很常的一段時間裏,就算兩人在路上不期而遇,也形同陌路。

培皮多自此完完全全地控制住喬瑟芬‧貝克。

喬瑟芬‧貝克賺得每一分錢都歸屬於他名下,另一方面,培皮多成為她的專屬經紀人。

他送喬瑟芬‧貝克入學,學習音樂、藝術、社交禮儀、讀寫說正確的法文,一年之後,喬瑟芬‧貝克出版自傳,成為國際巨星。

雖說培皮多功不可沒,但是,只要是看過喬瑟芬‧貝克演出過的人都知道,她好似天生的明星,使得猥褻的肢體動作散發一股渾然天成的魅力,當年我無意之中聽到喬瑟芬‧貝克所演唱的「我的兩個最愛」( J’ai deux amours)之後,立刻到坊間搜尋所有介紹她的資料、書籍,收藏有她參與演出的影片,雖然如今已經事隔多年,我仍然三不五時、播放喬瑟芬‧貝克的這首「我的兩個最愛」:  ……

我的兩個愛

我的故鄉和巴黎

兩個地方都讓我的心

充滿歡喜

故鄉的草原是很美

但是 何必要否認

真正使我著魔的

是巴黎 整個巴黎

到巴黎去

是我的美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