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與沒錢的藝術家

12-paris-1中場休息時間,客人開始邀Bricktop一塊兒喝香檳,幾回過後Bricktop 漸漸地發現,陪客人喝的香檳越多、小費得到的越少,直到某天,Bricktop 對路易‧米契爾抱怨這個情形。……

「Bricktop!當你與客人們之間變得太過親密,他們就不知如何給妳小費了;妳可以陪客人們喝一杯,但別忘了告訴客人,妳還得回門口送迎其他客人即使在門口遇到熟客,也別忘記要等客人先舉起手來對妳打招呼之後再還禮。」 自那天以後,Bricktop始終將米契爾的忠告謹記在心。

充滿奇蹟的春季很快地過去了,芳妮‧華德、傑克與朋友們離開了巴黎,《大公爵》又恢復了往日的只有一、兩位客人駐足凝

聽演出的景況,直到某日,以 《大亨小傳》名聞遐邇的史考特‧費茲傑羅( F. Scott Fitzgerald) 出現於此。

在瘋狂年代中,嚴重的法國通貨膨脹產生了一群美國百萬富翁,但是,這群百萬富翁並不是銅臭味滿身的拜金主義者,而是將錢拿出來資助年輕作家及藝術家的藝術支持者與贊助者。芳妮‧華德即便如此。

當時,有不少有才華,但身無分文的年輕藝術家們,也有不少是沒有才華,但是很有錢的藝術家們,都不約而同地聚集在「蒙巴納斯」( Montparnasse)廣場附近的《圓頂咖啡館》( Dome)或《精英咖啡館》( Select),期望日後寫下驚世傑作、畫出永垂不朽的作品,演出最動人的戲劇。

史考特‧費茲傑羅日後回憶起這段難忘的巴黎時光寫道:

「沒有人在乎自己是一貧如洗或者破產,因為,有那麼多的錢、那麼多的有錢人在你我的周圍,隨時隨地願意伸出援手……。」

當時的史考特‧費茲傑羅,已經是成名作家,金錢在他的口袋裏好像長了腳一樣,總會耐不住寂寞地想跳舞。

每天下午,他全身上下的口袋塞滿了鈔票出門,居然沒有發生過任何事;這種幸運也許只可以以一句話解釋:半夜攔路搶劫,在當時的巴黎,並非習以為常的夜間運動。

12-paris-2

通常史考特‧費茲傑羅總是與他漂亮的太太-金髮鷹眼薄唇的南方美女賽爾妲( Celta)一起出現,從這家俱樂部玩到另一家夜總會,從這個派對玩到另一個派對,過著日復一日、通宵達旦的派對生活。

史考特‧費茲傑羅像是個身體長大、思想卻沒有長大的小男孩,天真的童稚總不自覺地流露於舉手投足之間;賽爾妲剛剛生完小孩、坐過月子,卻仍然像個靦腆的小女孩般;每當她與史考特‧費茲傑羅一塊兒的時候,儘管賽爾妲的美貌與氣質如此出眾,卻總是有意無意地隱藏自己的光芒,讓生性愛調皮搗蛋的史考特‧費茲傑羅接管整個地方。

調皮而孩子氣的史考特‧費茲傑羅最愛玩的遊戲之一就是喝酒喝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昏厥過去,搞得整個場子為他一人手忙腳亂 不過,史考特‧費茲傑羅這個慣用的技倆卻因為Bricktop而稍稍有所節制,不過,好幾次,卻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醉酒。

凌晨時分,門房突然進來:

「阿達小姐!史考特‧費茲傑羅先生在門外,不過,由兩位警察跟著……」

Bricktop來到門外,立即發現全身濕漉漉的史考特‧費茲傑羅由兩名怒氣沖沖的警察陪同著,一位警察問Bricktop :

「妳認識這位先生嗎?」

「認識。」

「好,我們把這位先生交給妳。」

Bricktop從警察手中接過史考特‧費茲傑羅,直到警察遠離之後,史考特才說出真相。

他到香榭里榭大道上的《麗都》( Lido) 夜總會,進門之前,瞧見天庭中央的噴水池,一時興起,決定跳進噴水池中,跳入之前,他對賽爾妲要求:

12-paris-3

「如果妳是一位盡職的妻子,就跟著跳!」

警察聞風趕來,從噴水池中抓起全身濕透的史考特‧費茲傑羅,賽爾妲趁著慌亂之際,溜之大吉。

警察原本想將史考特移送法辦,卻因他脫口而出的一句話:

「你們不能銬住我,我是Bricktop小姐的朋友。」這句話使得整個局勢改觀。

在警界,Bricktop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大人物,她與許多警界的長官私交甚篤……。(待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