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羅倫絲‧瓊斯與阿達

10-paris_4

手術後不久,阿達即回大公爵,但是一如往常,凌晨已過,仍舊沒有半個客人上門,不遠處的米契爾(Mitchell’s)卻高朋滿座。

該夜總會的台柱是在阿達之前,於大公爵駐唱的第一位來巴黎發展的美國黑人女歌手──佛羅倫絲‧瓊斯(Florence Jones),貌不驚人的她,卻因擅常穿著打扮而給人一種豔光四射的感覺。當時曾有不少的聽眾問她:「妳為何願意花費如此龐大的時間與金錢在外表上下工夫?」

往往得到如此令人意想不到的回答:「我的丈夫喜歡在外頭閒晃,當他回家時,我希望呈現最美的一面。」

10-paris_2 長久以來,佛羅倫絲與米契爾的老闆路易‧米契爾之間為著同樣一個問題僵持不下:「為什麼米契爾不以佛羅倫絲命名?」

這個問題隨著佛羅倫絲的聲譽日隆、氣焰越來越高而越演越烈。

夜復一夜,大公爵的門開了又關,進來的顧客卻都問著同一個問題:「請問佛羅倫絲在哪兒?」

得知答案以後,他們也習慣性地拋下一句話:「我們下次再來聽妳的演出。」但是真正做到的卻是鳳毛麟角。

儘管當時的生意非常慘淡,簡直可以「門可羅雀」形容。不過,沒有顧客上門的日子裏,老闆詹姆森仍舊照樣付阿達薪水,並且從來不曾發出任何一句怨言。在那段時間裏,就算整個場子只有一位客人,阿達也如對著幾百位聽眾一樣的賣力地演唱。

某天,鋼琴手金‧高(Kid Cole)鼓起勇氣,挽著阿達的手坦誠地說:

「阿達,妳必須添購一些行頭。」

阿達的自尊抗議著說:「我有『登大雅之堂』的衣服。」

「不,不是妳現在穿的這種,這兒是『巴黎』!」金‧高停頓了會……「我讓我女朋友明天陪妳去添置些像樣的行頭。」

隨著衣著的改變,阿達似乎也隨之煥然一新,整個人變得亮麗自信多了。

一九二五年的春天,整個巴黎對阿達而言,似乎顯得特別的溫暖。

她終於找到讓她滿意的伴奏--傑克森兄弟(Jackson Brothers),一位是鼓手,另一位是鋼琴伴奏。相較阿達先前其他的伴奏而言,他倆將Jazz伴奏當成一件嚴肅的事情處理。

一個一如平常的夜晚,阿達對著空空蕩蕩的場子有氣無力地演唱著,突然大門嘎的一聲,門口出現一位滿臉倦容的男子

,二話不說,直接在吧台坐下來。阿達與傑克森兄弟因他的出現而振作起來,使出渾身解數賣力地演唱,彷彿這會兒,小小的大廳湧進二、三十人來欣賞他們的演出。第一場演完之後,吧台的侍者告訴阿達:「那位先生想見妳。」

阿達簡單地自我介紹以後,這位男子問阿達的第一件事竟是

:「妳是有色人嗎?」阿達點頭應允。

「除了佛羅倫絲以外,我不知道還有另一個有色女孩在巴黎

,那兒也是我經常去的地方;不過,今晚實在太可怕了,又熱又擠;也正因如此,我決定到外頭來呼吸一點新鮮的空氣

;走著走著就走到大公爵,這兒還是像佛羅倫絲在時一樣,沒什麼改變。」他說話的時候,始終臉上掛著微笑。

「有,少了很多顧客。」阿達淡淡吐出這麼一句回答,卻引起男子另一個疑問

:「妳在巴黎多久了?」

「將近一年了。」

「妳認識我的太太芳妮‧華德嗎?」

「我甚至連您都還不認識。」

男子依究一如故我的回答:「我叫傑克丁。明天我帶我太太來。」男子又點了一杯酒後起身離開。(待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