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耀的城市影像故事

02-city_2第一次接觸張耀,還在巴黎遊學,翻看朋友帶來的《黑白巴黎》,發現自己竟然完全不認識這個城市。

是不是因為少了色彩呢?納悶的我想起羅伯‧丹諾(Robert Doisneau)一系列的黑白巴黎攝影作品;丹諾藉由精心挑選的場景與刻意安排的布局,蘊釀成一幕幕浪漫、俏皮、色情、懷舊與悠閒的巴黎風情畫,拼湊出一幅幅世人心中的巴黎印象;然而,張耀眼中的巴黎,卻很隨性!看不到矯柔造作的構圖痕跡,通篇盡是恣意即興的浮光掠影、驚鴻一瞥的的人物速寫、疏離冷漠不安的都會剪影、華麗陰柔虛幻的建築風格。

直樸率真到自由即興

《黑白巴黎》中的張耀極力保持客觀中立,卻難掩一瞬間因緣交會所帶來的悸動。正因為如此,張耀的城市故事擺脫了傳統攝影框架的束縛的同時,沒有流於型式的追逐,反而處處顯露出迷人的風采;這股直樸率真到了《彩色羅馬》,發展成為沒有章法的自由即興創作。

正負片並列,影像上下左右顛倒,同一張圖切割錯置,重覆套色後部分再做著色處理,形成視覺上極度的震撼,再加上激光、背光、蝕光造成明暗不同的光影變化,刻意不對焦加速快門形成畫面動感,近距離低角度超廣角壓迫正常視覺,形成緊繃的畫面張力,使得閱讀張耀的羅馬,心情好似觀賞費里尼的同名電影《羅馬》,來回穿梭於古羅馬與二十世紀間,暈頭轉向卻充滿驚喜贊歎!張耀再度展現一個看不見羅馬,羅馬卻無處不在的影像風格。

沉沒威尼斯進行式

02-city_3與羅馬齊名的義大利水上城市威尼斯,也成了張耀鏡頭捕獵的對象。原本名為《威尼斯沉沒》的威尼斯城市故事,因為出版社覺得不太響亮,給了個意氣風發的名字《威尼斯進行式》。但是,我卻覺得書名喚為《沉沒威尼斯》更貼切。

此時的張耀似乎疲於奔走於城市之間,鏡頭下所顯露的威尼斯,處處充滿「水」意「睡」意;長年浸泡於水中的建築物,在無論是石牆、廊柱、木橋、鐵環都青苔密布、鏽斑累累。飽受時光摧殘的痕跡,透過張耀的大特寫、超廣角、低角度的詮釋,讓人觸目驚心!然而,生活在此的人們臉上卻始終面無表情,彷彿完全無視於自身所處的環境之不堪,整座城市猶如一位塗著厚厚脂粉的遲暮貴婦,穿金戴銀,剝去厚重的華服之後,顯露吞吐著游絲般氣息

02-city_4

的垂老肉體。

威尼斯在張耀的視點下不是前進,是等待沉沒的威尼斯,是已經沒有心跳、失去活力的幽靈城市;羅馬的喧囂對照著威尼斯的沉默,一模一樣的攝影表現技法,卻呈現出全然不同的城市面貌。為什麼張耀無所羈絆的影像實驗風格,在威尼斯竟然落得死氣沉沉?都是威尼斯惹得禍嗎?

然而,接下去的《八百年在路上》卻使我驚覺地發現:張耀已經多麼習慣以他習以為常的「過路人」方式來面對一切!他堅守「局外人」--有距離的觀察,不願意與當地的人事物有更進一步接觸--的原則,已經使得他的作品喪失了早期創作的爆發力以及難能可貴的坦率真誠的情感,流於一幅幅技巧純熟、影像風格瑰麗卻沒有生命力的木乃伊;就連張耀之所以不同於其它攝影師的超廣角攝影與實驗風格,也因為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自己而喪失了新鮮的魅力。

02-city_5懷念舊上海

隨著張耀的前進,我們的視線也跟著轉移,由歐洲文明古都來到亞洲兩座新舊交替的大都市--上海東京。

雖然《東京‧雨‧13度/上海 77層樓》延續張耀的攝影風格,卻出現罕見的人與環境間對比的趣味;或許,面對他自小成長的故鄉--上海,他畢竟難以如此置身於世外的強擺出「我是過客」的輕鬆姿態,反而處處顯露出他對舊上海的懷念與追憶。

經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幾株白蘿蔔、生鏽的腳踏車、傾頹的大樓,被油桶煤炭爐灶燻得漆黑的鐵茶壺,茶店,報紙看板與撲克牌,他表現出由絢爛歸於平淡的上海,面對大時代的衝擊,只好追隨眾人不顧一切向前衝的宿命,只因上海不能落後,上海人不能向後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