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馬雅古文明(上)

3左前方的道路為「死亡大道」,特歐提胡安卡人相信通過此路即可通往永生。南美洲諸多古老文明的遺跡,成為吸引我非前往此地的主要原因。這次前往猶加敦半島的考察,使我對於這個已經不復存在的古文化瞭解遽增;其博大精深的人生思想哲學,豐富的建築風格,不但值得世人的研究,更值得人類學家與歷史學者投注畢生心力來瞭解這個因帝國主義的戕害而導致滅絕的南美洲古文明;以下是我個人一點小小的研究心得,我依文明發展的時間先後順序來做介紹。

位於墨西哥市北部的「特歐提胡安卡」(Teotihuacan)文明,出現於西元前150至200年間,到了約西元200年至500年間時,發展到巔峰。

然而,基本上,無論是特歐提胡安卡文明或其後的「蒙特‧阿勒巴」(Monte-Alban)、「米樂達」(Milda),猶加敦半島的「馬雅文明」(Maya Culture)中的「烏許瑪」(Uxmal)、「車臣‧伊沙」(Chichen Itza)等地,都實施政教合一。 由該國最高祭司統籌宗教、科學以及政治、社會與文化機構。

5Mont-Alban與Teotihuacan遺址

Mont-Alban遺址高居山上,可以俯瞰瓦哈卡市由Zapotec民族建於西元前500年,8世紀時,被米茲特克(Mixtec)族接管的「蒙特‧阿勒巴」(Monte-Alban)遺址,不久後又被捨棄,500年後,西班牙人接管這塊地方,以西班牙文取之為為Monte-Alban遺址,意指「白山」。

7

 

「蒙特‧阿勒巴」居高望遠,俯視「瓦哈卡」舞動著光影與色彩藝術的「舞者的建築(Oaxaca)市,隨著時間的變化,舞動著光影與色彩的藝術。在「蒙特‧阿勒巴」建築中,最吸引我的即是Edi

位於墨西哥市北部的「特歐提胡安卡」文明,以金字塔群聞名於世「特歐提胡安卡」(Teotihuacan)文明的衰亡起源於西元第八世紀。當時,「特歐提胡安卡」一地的人口已超過二十萬人。十二世紀時,阿茲特克(Aztec)人轉往墨西哥山谷發展, 「特歐提胡安卡」城成為廢墟,並被阿茲特克人稱為“人類變ficio de los Danzantes─舞者的建築。但是,實際上,這個名字卻誤導觀者,誤以為該處建築的浮雕人物為舞者,實際上,根據近來比較可靠的說法是,這些人分別代表病患,向醫者顯示痛楚的部位,有些則擺出產婦難產的姿勢;也有人認為這些人是畸形者,另一種說法認為他們是祭祀的犧牲者;無論真相為何,這些受Olmeque影響的素描圖中,從未清楚地顯示「蒙特‧阿勒巴」一地存在以“活人”當祭品的習俗。

成神的地方”;由此可見, 「特歐提胡安卡」城在“建築”上的重要性,遠不及它在神學上的重要性。

8

對阿茲特克人而言,「特歐提胡安卡」城是人類與神、天、地緊密相連,彼此溝通的場所。「特歐提胡安卡」的建築如同一座超大

形的祭壇,以不同的幾座神祀來象徵其宗教目的。由位於面對中央祭壇的「太陽金字塔」(Piramide del Sol)的「死亡大道」(The Avenue of the Dead)開始,人們漫步其中,以虔誠的心,亦步亦趨地自陽光普照的路上走向陰暗處,逐漸完成與神之間,超越“死亡”、迎向永恆之道的溝通。

西邊被當做中央祭壇的「太陽金字塔」,高達66公尺,還記得我費盡千辛萬苦爬到頂端往下眺望時的那種欣慰與快感,只有真正做過的人才能體會;不過我雖為台灣人咬緊牙關、攀爬至金字塔頂端,第二天,我還是很識時務地立即將我腳上那雙運動鞋換成當地人手工製作的涼鞋,並且穿上當地人的傳統服裝,為下一座金字塔做萬全的準備。

北邊的「月亮金字塔」(Piramide de la Luna),膜拜掌管豐沃大地的水神Tlaloc。La Ciudadela因四面被高達400公尺的高牆環繞,被西班牙人當成軍事堡壘,因而取名為「城堡」。不遠處的Templo Quetzalcoatl & Tlaloc是該遺址中最讓我興奮的;目光炯炯的Tlaloc水神及以羽毛裝飾的蛇神Quetzalcoatl,分別代表精神的與肉體的共存。

10

Milda與Maya遺址

距「瓦哈卡」市50公里處的「米樂達」(Milda)城,建於西元一百年,來自Nahuatl文的這些圓柱距今已有近兩千年的歷史,原本用來支撐屋頂mictlan,意指「死者之地」,在當時為一皇陵,專門埋葬重要的人士。

該地建築最大的特色在於使用高達數千塊的幾何圖形的雕刻裝飾,此思想乃出自於米茲特克(Mixtec)族,這些分別代表雲、雨、雷、風等大自然的元素。整座建築為長方形的石屋,屋內環繞著天井及小廟宇;惟一的入口處為正中央的樓梯。

當地人特別喜歡搭建於中央廣場四周搭建圍牆,根據當地人的解釋,此種建築有“聽覺”上的考量。由中央大門進入後,隨即發現一座豎立著十來根大圓柱的長廊,這些圓柱原本用來支撐屋頂,可惜屋頂已被毀壞殆盡。每座建築的入口處皆有三個大小不等的門,“3”在印地安文化中代表和諧與完美,分別象徵天、地、人。當地人特別喜歡搭建於中央廣場四周搭建圍牆,根據當地人的解釋,此種建築有“聽覺”上的考量。因為昔日的米樂達城,無論宗教或喜慶婚喪活動,都習慣以音樂加上舞蹈的形式來表現歡樂的氣氛;這種長寬相同的正方形廣場,如同一個音樂廳,可以產生最好的音效效果。9

墨西哥東部的猶加敦半島(Yucatan)為著名的馬雅文化主要分布區之一;馬雅文明遍及墨西哥、巴西、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及艾爾‧薩拉法多(El Salvador)等國,最早可以追朔至西元前兩千年,遺跡共有數百座,然而直到今天為止,仍舊僅有一小部份被開發出來;而墨國境內的「烏許瑪」、「車臣‧伊沙」及土魯(Tulum)遺跡,每年吸引了大批的觀光客前來做文化膜拜。

混合Toltec及馬雅文明的「車臣‧伊沙」的建立,回朔到西元三世紀時。當時的第一批馬雅農民在此地發展出自己自足的農業經濟,並定居於此,以Chichen Itza為名,表示「伊沙土著的井之嘴」;自此以後,來自其它地區的土著陸陸續續遷移至此地,數次改朝換代的結果,使得該地的建築風格凌散,但個別特色濃厚,乍看之下,該處的建築外形與「烏許瑪」頗為神似,但是,若想真得看到東西,得對著這些建築物瞧上大半天,仔細研究彼此之間的異同才行;為此,我特地起了個大早,好繞過擁擠的觀光客人潮。

清晨約六點多,我從梅麗達(Melida)出發,開了約兩個鐘頭車程後,終於抵達目的地。那時古蹟剛開放參觀,園內幾乎未有任何觀光客。(待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