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喜歡美國

1在德里的某天清晨,我一大早就趕到Nizam-ud-Din,這個非常受到回教徒尊崇的墓園,因連續幾天的晨間大霧,使得一切都壟罩在一層薄薄的白紗下,顯得氣氛更加詭異…… 。

步出墓園,天色仍早,我先在馬路旁的一家早餐點了一份營養豐富的印式早點:一杯奶茶、以及各式各樣的印式帶餡油炸麵團Pakora。Pakora如同日式的Tempura,是土司麵包內,塞入乳酪、蔬菜,裹麵糊油炸的高營養食品。

有呈三角形狀的Samosa─「油炸馬鈴薯土司」以及Bread Pakora─「油炸馬鈴薯土司」,吃起來香濃辣味十足。另有Chilli Pakora─「炸青智利辣椒」、除此外,Aloo Pakora「炸馬鈴薯」及Bhatura

─「油炸Chapatis薄餅」 ,也可搭配馬鈴薯一起吃。至於最受歡迎,也是我最喜愛的Paneer Pakora─「油炸白乳酪」。搭配酸甜辛辣的醬汁是一大美味。

正是吃得津津有味的時候,店裏冒出來一位不速之客……。

2I Love Taiwan So Much So Much

這名黑人的身高不高,體格也未如他的祖先們來得健壯,但頗結實,略帶焦慮的眼神透露出他潛在的不安。他選擇我鄰桌的位子坐下來,點了一杯熱咖啡,對我望了望,如同他鄉遇故知般地說:

「妳不是本地人?!打那來?」

伙計端來了咖啡,桌面上濕黏黏的,他臉上露出一個嫌惡的表情,從口袋裡掏出衛生紙仔細擦抹桌面一遍,方才很勉強地把手放在桌上。

「侍者!湯匙!」他懊惱地以美式英文要求店裏的伙計,印度人睜著一雙雙烏黑的大眼睛納悶地望著這位外國人,他沮喪地重覆幾遍要求,還是無人回應,情急生智,他開始比手畫腳起來,拼命地在杯口上方畫圓圈做不停攪拌狀。

這回要求得到了共鳴,終於得到了他的湯匙,儘管size還是過大。但是,突如其來地,他彷彿想起什麼似地,放下湯匙,又在口袋裏掏了半天,這回掏出來了一包奶精及減肥糖包。

他邊攪拌奶精及糖粉邊說:

「這是個什麼樣的國家?!簡不是人住的地方,又髒又落後,也無任何制度可言。」他見我沒反應,又顧自說下去

「妳打哪兒來?」

「台灣!」

「ㄠ!台灣人!在我住的地方加利福尼亞有好多好多台灣人!他們都喜歡美國,沒有人不喜歡美國,現代化,富強!在美國,我到處都遇到台灣人…」

他說時特別加強very much very much,讓我不由得腦海裏浮現一幅台灣同胞迫不及待地奔向自由女神像的景象;不過人生世事難料!台海還沒開打,美國反倒是先陷入戰爭。

我原本想告訴這位美國佬:我對美國的印象好壞參半,印度雖然髒亂,仍然有非常迷人的一面。但聽到他說:「世界上,沒有人不喜歡美國!」我放棄打醒他的美國夢,繼續吃我的印度煎餅。

4皇宮的印度早餐

雖然友人再三叮嚀再印度旅行不比其他國家,旅遊指南上也以長篇大論描述印度旅遊的危險,但是,天性喜歡入境隨俗,融入市井小民生活文化的我,還是選擇了最適合我的自助旅遊方式。

我選擇下榻在昔日賈伊普(Jaipur)迪基( Diggi )皇宮改建的旅館內,位處偏僻郊區的迪基皇宮旅館,沒有多少觀光客知道,卻也因次得以倖免一般印度飯店被觀光客任意糟蹋以致變得庸俗輕薄的命運。

這兒除了鳥叫蟲鳴外,安靜地連一根針落地的聲音都聽得見;透過古色古香的旅館房內倚窗眺望,四周綠草如茵、鳥語花香;疲憊的我,貪婪地享受片刻難得的優雅安寧,暫時拋卻旅館外熱與塵的印度街頭。

倒頭不知睡了多久,再起床時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我到迪基旅館附設的餐廳用早餐。此地最營養的優格乳製飲料Lassi,在這兒變成千變萬化的雞尾酒;不但有甜鹹兩種,還有混合了木瓜、香蕉、檸檬、芭樂等不同口味的Lassi。

除了Lassi,當地人也喜歡早餐喝上一大杯 500 cc 的「玫瑰水」(Rose Sherbat),或者玫瑰牛奶,讓自己從裡到外都洋溢著浪漫迷人的風采。侍者有為我送來一份印式的「馬鈴薯餅大餐」。內容包含了「香菜辣炒馬鈴薯」(Alu Jeera)、「新鮮薄麵餅」(Poori)、「油煎薄餅」(Sada Pratha),及最受歡迎的印度西北部Punjab區的「馬鈴薯油煎餅」(Alu Paratha)。

新鮮水果、玫瑰再加上馬鈴薯,一頓吃下來,連呼吸都有困難,莫怪乎印度女人各個體態豐腴,妖冶美艷有如貴妃,只可惜不懂疼惜印度女人的男人可有福消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