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眼中的女人裸體

janpan-2男人眼中的女人裸體

流行文化談女人的身體,諸如花花公子,閣樓,男人話題等雜誌。包裝女性的身體,藉以形成商場的賣點。但是,在藝術與色情之間最大的差異,仍是在表現方式的選擇與訴求的不同。「藝術」多半較為注重表現女人的本質,而非如「色情」般,重點只在於「器官的展示」。

所有的男人之所以對女性的身體好奇,很大的原因乃是基於身體的構造不同。如果人的身體純粹只是被當成享樂的目的來使用,那麼享樂的本身即包括感官上的愉悅。視覺,觸覺,交感神經,聽覺,嗅覺,味覺的交相運作。最極致的享樂即在於努力地發揮我們所擁有的,來換取享樂的可能;那麼,一個男人在欣賞一位美麗的裸體女人所擁有的快感,並非是擁有這名真實的女人身體所帶來的快感,而是一種近乎「夢幻」的滿足。在現實的人生中,往往無法實現的「夢想」,帶有更多的挑逗性與媚力。不相信,每位男士瞧一瞧周遭的女伴或者是妻子,可能都與你朝思夢想的夢中情人有一些出入,但是,也正因為這種現實上的不滿足,使得可能性多元化。因為,現代社會中的男士不可能擁有後宮佳麗3000人。

平生所見的女人的身體也僅限於女友或妻子。但是,只要是人,都會好奇;都想偷窺不同的經驗。這些不同的女性的身體,即提供了很多的偷窺樂趣。尤其是,平常看不到的東西。如美國中西部的「上空酒吧」,一般而言是被禁止的。

掉淚儀式

janpan-3
脫衣舞或者牛肉秀場的脫衣表演中,一位位美麗的舞孃,使出渾身解 術,企圖挑逗男性觀者的慾望,並明確地傳達出一個訊息,要她們寬 衣解帶,得付錢才行。但是,要更進一步,則是不被允許的。男性甚 至無權碰觸她們。舞孃的舞蹈的最終的目的雖然是蛻盡衣衫,展現裸 體。但是,觀看一位有個性的美麗女子的脫衣表演,遠比觀看一名只 徒具美麗卻無個性的身體演出來得有餘韻多了。另外一點是,不需要花費時間,力氣,太多的金錢,即可以從中觀看畫報,A片獲得滿足。

通常,根據歐美漫畫家的作品,我們可以觀察出約略幾個特徵。他們筆下的女人的裸體通常多半身軀結實,臀部尖挺,胸部飽滿,肌肉充滿力量,腿部修長高大健美;在情慾的表現上多半主動,積極。東方漫畫家筆下的女性,尤其是日本漫畫更是如此;多屬年齡層低,臉蛋稚氣,身體卻多半成熟,與臉上所呈現的單純,天真,無辜恰成強烈對比。而且其大無比的眼睛與櫻桃小口搭配在一起,宛如洋娃娃般。清一色的青春少女型。發生性行為時掉眼淚,好像做了不該做的事,非主動的主導情慾本身,而「掉淚」本身成為一種「儀式」,為了表示:我並非下賤,而是不得已。

janpan-5

在中國傳統的農業社會中

,面對繁華的心態多半「曖昧」,抱著「罪惡」兩字。性永遠被當成不潔,其功能就是為了繁衍後代。而A片的功能,多半為了突顯傳宗接代器具的操作。但是,反覆操作的結果使得觀者味如嚼蠟。如同在花花公子、Sex Shop上班的眾男女,不一定會喜歡做愛。因為觀賞者的心態是在於觀看一個自己完全不熟悉的人,藉以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但是,太過的完美,招致交感神經的麻癖,如同人們面對一尊完美的雕像所起的反應:美得過火。

裡外不同

janpan-1

曾經在台灣上映過的一部法國電影《美得過火》,劇情描述一對貌似美滿的夫妻,因丈夫無法忍受妻子的完美無瑕的美貌,轉而與一名醜陋肥胖的女子發生外遇,導致這一段完壁婚姻徹底毀滅。所以,男人眼中所夢想的女人身體,也許必須「超高標準」的完美;但是,現實社會的波霸,美國花花公子封面女郎,卻未必贏得男人的好感。更確實一點地說:一個是給外人看的,一個是留給自己欣賞的。功用不同,標準也不一樣。外面的那個,穿得要越少越好,家裡的那個,要越保守越好。

但是,特殊的日本文化卻產生了兩件特殊情況。第一是日本的色情工業中有所謂的「零件主義」。將女性的身體類比為「汽車」。各器官分類成各種汽車零件,比如火星塞、機油、油門等等。日本人津津樂道於分析解剖各種器官的形狀、顏色、大小、功能。這種詳細地與精密地分解局部的方式,使得讀者無法於此真切地投入感情成份,亦無法實踐性慾望的催情功能。這種解剖,成為日本民族凡事吹毛求疵的表現。

另一個特殊的例子即為:日本攝影師荒木經惟在《陽子》作品輯中,曾經將妻子生活的點滴以紀錄寫真攝影的方式呈現於大眾的面前。妻子的裸體包括日常生活、做愛、自慰等等面向,均一覽無遺地呈現在大眾的面前。荒木在此展示的女性裸體,跳脫了男人對女人裸體的一直以來的幻想的成份,變成一種真實的呈現,甚至包含男性最隱私處的呈現。荒木的陽子攝影輯,真正是跳脫了幻想的層面,而將現實轉換為一種甜美回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