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人妖秀

thai-2如果說泰國除了名勝古蹟、泰國料理以外,有什麼吸引我非得前往、一探其究竟的誘因,非融合泰式色情藝術與錯綜複雜的性別奇觀的「泰國人妖秀」莫屬。

泰國的色情,可說是五花八門,無奇不有;從標榜著描繪泰國浴女子不堪身世的「奇異秀」,到各式各樣的成人秀,卻都流露著共同的特質,猶如泰國的音樂、泰國的「按摩」--柔和、舒坦,如水果軟糖般的香甜喜悅--讓人暈頭轉向地沉醉於其間,完完全全忘卻了--如此的喜悅,竟然是細心營造出來的幻像。

雖說是細心營造出來的幻像,卻有著紅樓夢中所說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亦似假,假亦似真。」的真假難分;甚至形成贗品比真品更具有藝術價值與商業吸引力……。

人妖迪斯可

thai-1

湄公河上的「東方公主」號,被燈火映照的燄紅的船上,一位位身段妖冶、香鬢豔影的假公主,在男人的女伴面當節奏明快的泰國迪斯可音樂聲響起,一閃一滅的七彩旋轉燈光開始繞著滿個場子飛舞,整條船上的男女老少,男的褪下衣褲,換上女人小可愛與飄逸的長裙,豔光四射的魅惑著眾人,跟隨著自己的同伴,跳起妖冶性感的春之祭典;小男孩小女孩緊緊跟隨著假公主,假公主一個手勢、一個動作,和孩子們玩起母雞帶小雞;船上的賓客不分老少,完全淹沒於人妖的熱情魅力之間,我這真女人,這會兒反而覺得有點寂寞。前,袒胸露乳,先以尖挺豐滿的乳溝,拼命擠壓男子的鼻孔,壓迫得他們無法呼吸,再以頻頻香吻,烙印在他們緋紅的臉頰;半強迫半引誘地要求觀眾觸摸堅硬一如皮球充氣後的鼓脹的乳房;每一個深情的香吻與禁忌的撫摸,都伴隨著羅斯福總統最誠心誠意的祝福。

當遊覽車帶領我們來到一棟外型宛若歐美博物館的Tiffany夜總會前,我簡直難以相信:眼前所見的一位位衣著光鮮入時,身材高窕,巧笑盼盻地佇立於夜總會廣場上,對著散場的觀眾點頭致意,或與觀眾合照留念的超級大美女,竟然也是人妖

thai-7 假」女人取替「真」女人!?

等到我親眼目睹他們比擬各世紀的名女人--嬌艷的法國皇后瑪麗;刁鑽跋扈的中國的慈禧太后與苦不堪言的婉兒;全身上下插滿管子的盧貝松的《第五元素》中的世紀女高音;神話傳說中的海底女神與十二星座神祇;富麗堂皇的佈景、華麗的服裝、絢麗的燈光加上特殊音效,搭配人妖維妙維肖的肢體表演、豐富細膩的面部表情,交織成一幕幕讓我眼花撩亂的人妖秀。舉手投足之間,他們比女人還有女人味,我簡直陶醉得忘掉自己才是真正的女人,成了道道地地的花癡。

被人妖的魅力所蠱惑的我,昏頭轉向、半覺半醒之間問自己:「當年的中國戲劇,與日本『能』劇,假藉『不准女人家拋頭露面』

thai-8

之名,以『假』女人取替『真』女人,其間描繪成的女性圖像,是否比真正的女人來得更愉悅動人?更富於戲劇張力與想像的空間?」。

徘徊於真實與虛幻之間,為之納悶不已的我,眼前突然出現一名穿著女人的翡翠綠色連身裙子,隱沒於燈光之間唱著One Man & A Woman,燈光滅起之間,變成身著黑色禮服的男子,半男半女的人妖,忽男又忽女,無視於男女性別之間無法跨越的界線,隨心之所欲地玩著變男變女變變變的遊戲。

thai-4鴉片煙中的人間俗世

比起女扮男裝,卻仍是女兒身的祝英台與花木蘭,人妖的付出代價似乎高得多。首先,他們當中,有不少人是迫於貧窮而不得不變身為人妖以賺取一家大小的溫飽;除了人工矽膠填充胸部之外,長期打荷爾蒙劑以光滑皮膚的後遺症,造成人妖的壽命都很短暫,往往只能活到四十歲,真正應驗了中國的一句俗語:「好景不常在,好花不常開。」,留給我的,除了那驚鴻一瞥的人工傳奇所引起的嘆息之餘,還有無數的疑問與遺憾:為什麼篤信佛教的泰國社會,卻產生了規模如此之大的色情工業呢?

泰國人篤信小乘佛教,標榜著所謂的「個人修行」,妓女也如一般人,可以得道成佛;然而小乘佛教卻未發展出大乘佛教所謂的「普渡眾生」的觀念,再加上泰國未有歐美國家的社會福利制度,造成「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社會現象;雖然泰國社會並不貧窮,但是,懸殊的貧富現象卻逼貧為娼,窮人必須自力救濟以幫助自己與家人脫離貧困之境;而龐大的社會財富卻用來蓋廟,任由流落在街頭巷尾乞食渡日的遊民,真正應驗了馬克斯所說的一句話:「宗教,是窮人的鴉片。」。可惜的是,這鴉片煙中所見的人間俗世,雖美麗和平,卻令我深感虛幻與不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