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緬甸街

我們來到喧鬧擾攘的中和市華新街上品嘗緬甸料理時,好友小董突然若有所感地說:「來這兒吃碗『黃飯』,來盤『大薄片』與『青木瓜絲』,讓我有回家的感覺,或許,這是我喜歡來這兒的原因吧!」,那一刻我才得知小董是來自緬甸的移民,十多年前隻身來台灣打拼。

剛來台灣時,小董對這兒的印象是:大家好忙!好緊張!十多年下來,小董逐漸地感染台灣人的生活步調,從早忙到晚,每週放假時不是悶頭大睡就是看日劇,生活與大多數台灣人沒有兩樣,不過,小董純樸的特質卻沒有受到貪婪的台灣社會污染,個性始終不溫不火樂天知足,對光怪陸離的世事抱持著寬容與諒解,如此美好的人格特質並不多見,我也因此隔外珍惜,在這條前後不到三、四百公尺的華新街上,我卻處處遇見如小董般純樸的移民,使得遊歷華新街的體驗讓我印象深刻。

mya-15 mya-1 mya-6 mya-4 mya-2 mya-5

 

 

 

 

 

印度烤餅

我一家家走訪後發現,華新街上大半都是食堂或小吃店,就連街尾販賣中南半島食材的雜貨店《南城》也兼賣餐點。每家店內牆上的海報以緬中文對照方式標示菜名及價格,菜單內容大同小異,價格也相近,不過光瞧菜單的內容卻可知單純以「緬甸街」來稱呼這兒似乎不太能夠如實地傳達出整條街的風貌,因為這兒的餐館不僅賣緬甸料理,雲南、泰國、印度料理也摻雜其間,就連空氣裡也飄送著泰國小辣椒、咖哩粉、洋蔥、蝦醬、花生米與青檸檬的香味……。

mya-13 mya-12 mya-11 mya-10 mya-9

 

 

在所有的小吃店中最具特色的當屬專賣印度烤餅的《日發─巴拉打 印度煎餅專賣店》,老闆鄭尚仁來台灣已經十五年多了,開印度餅專賣店卻是近五年的事;父母在緬甸仰光經營茶館時,看見店裡的師傅做印度烤餅及甩餅那股神氣的模樣以及乾淨俐落的身手,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來台灣讀書時,每當同學問起他對故鄉緬甸最深的記憶為何?他腦海中閃現的第一個念頭總是印度烤餅。

畢業以後做了一陣子白領上班族,卻發現自己最想做的是開間緬甸茶館、重溫那段歡樂的童年歲月,憑藉著記憶,他一點一滴地摸索出印度烤餅的形貌以及熟悉的香味。

一生與印度餅脫離不了關係的鄭尚仁,最後開起印度烤餅專賣店,幾年下來,鄭先生的烤餅已是遠近馳名,不但吸引了此地的緬甸華僑,也吸引了不少慕名前來的老饕;當我看到店裡白髮蒼蒼的老移民嘗到鄭先生的烤餅時臉上幸福的微笑,那一瞬間,我彷彿看到他們置身於喧囂的仰光街道邊的茶館喝奶茶吃烤餅的身影。

印度奶茶

這裡店家的飲料單中都少不了印度奶茶!雖然名喚印度奶茶,味道卻不同於我在印度喝過的。

以細碎的錫蘭茶葉加奶水煉乳砂糖泡出來的印度奶茶,加上印度人獨門的交杯甩茶的獨門功夫,再以手工製的陶杯盛裝,使得印度奶茶帶有一股濃郁的陶土香;相較之下,華新街的印度奶茶清淡帶點澀味,不過,獨特的錫蘭茶香氣仍舊喚起我對於印度奶茶的記憶。

或許是熱鬧的氣氛與物美價廉的餐點讓人在此流連,無論何時,這裡的茶館總是高朋滿座,店主忙到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客人數量太多時,店主便在騎樓擺上幾張木桌與塑膠板凳,將騎樓變為露天茶館擴大營業。

來這兒的露天茶館喝杯印度奶茶話家常似乎已成了移民們的生活習慣。

一進門點杯印度奶茶後便找個空位坐下來,不管熟識與否便和鄰座天南地北地聊起來,個把個鐘頭過去以後,杯內的奶茶半滴不剩,碗盤內的食物也早已一掃而光,然而,誰也不在意杯盤狼藉的桌面,興致高昂地繼續聊天,當老闆不太好意思地將他們面前的杯盤撤走時,他們仍舊無視於老闆含蓄的表達。

自由與美味

mya-18對於移民而言,陌生的環境,陌生的食材,不知道如何烹調以及如何食用等種種因素都會讓移民無法充份享受其他民族料理的美味反而有如身處囚牢般,食不知味;如果心裡上對於所在地的文化無法認同,對於這個民族的料理也會產生排斥心理,這或許是移民區內總是充斥著餐館與超市,以及第一代移民初期紛紛集居、設立「唐人街」,Italy Town以及Japan Town的原因吧。

對於移民來說,如何在陌生的環境透過飲食讓身心得到滿足與安定,不僅是曉關生命存續與否的大事,也有一種心理上:雖然寄人籬下,卻透過品嘗或烹調家鄉料理的過程,拉近與祖國的距離,並且感受到自由的感覺。

因為吃的目的不再僅只是為了欲望的滿足,廚師做料理的目地也不僅止於養家活口,同時還帶有一份驕傲地自我展現,移民料理已經超越了物質層面,發展出形而上的意義。

家鄉飲食使移民感受到有如置身母體子宮般的安全,這種無可取代的溫暖記憶與親密關係,使得家鄉飲食成為移民在異鄉不可缺少的生命泉源,根植於族群文化以及歷史記憶深處的家鄉料理,經過移民豐沛的想像力,結合當地的食材發展成獨樹一幟的移民飲食文化,傳達出自由與美味之間微妙的關係。

除此以外,移民的飲食文化還存在著一種料理無國界的特質。

我在華新街上一家沒有店名,只寫著「泰國蕎粉,緬甸涼拌木瓜絲」的泰緬小吃店處點了一份「緬甸涼拌木瓜絲」與「大薄片」時,連想起同樣的菜餚也存在於泰國越南緬甸雲南,卻因為地域的不同,在口味上有了細微的差距。

同樣一道「涼拌木瓜絲」,泰式的口味較酸辣,緬甸的口味較酸鹹辣,越南的則較酸甜;又如切得細薄如紙般透的豬肉片「大薄片」,在雲南料理─「雲南白肉」中味道甘甜,緬甸料理卻顯現酸辣的風情。彼此之間微妙的差異傳達出不同民族的特性。

有趣的是,這兒的移民從來不會因為是「大薄片」還是「雲南白肉」?泰式緬式或者越式「涼拌木瓜絲」而吵得面紅耳赤,因為移民料理不是徒具其形,而是具有獨特個性,蘊涵民族靈魂,與民族尊嚴結合的料理。

移民希望藉由料理展現民族特質與精神,因此一碗四十塊錢麵的「椰子麵」或者「魚湯麵」也要做到盡善盡美;當小女孩細心地為我將一袋袋調製好的醬汁放進提袋內,千叮嚀萬囑咐地告訴我:「不要配錯醬汁,紅色這包是配『黃飯』,黑色帶白芝麻是配『大薄片』……」的時候,老闆娘又在我的袋子裡塞了一小包辣椒醬:「這是給妳配『涼拌木瓜絲』用的,不過很辣喲!」我不僅感受到辣椒的辣,還有緬甸人的熱情細膩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