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馬雅古文明(下)

1樓梯扶手底端刻著蛇頭,對著訪客張牙吐信我先來到其中最特別的「戰士廟」(Templo de los Guerreros)。廟宇出現在一群戰士浮雕裝飾的石柱之後。屋頂頂端為高高懸掛在上的雨神──恰克(Chac);樓梯扶手底端刻著蛇頭,遠望有如一條盤延彎曲的千年大蛇對著訪客張牙吐信。

最令我嘆為觀止的卻是用來支撐屋頂的石柱,每根石「戰士廟」每根石柱都刻著戰士以及Bacabs神擎天的英勇姿態柱的中央都刻著戰士,柱底刻有怪獸,柱頂為Bacabs神擎天的英勇姿態。

7

離「戰士廟」不遠處,有一座Mesoamerica最大的球場;這座球場的面積達一六八公尺乘以七十公尺,三面環牆一面對外開放;三面牆壁上都刻有球賽進行的圖案,圖案詳細地描述了球賽進行的過程。

左右兩邊各七名的戰士簇擁著球,左手邊的領隊手中執著一把刀,另一名領隊雙腳跪在地上,血從他頸部流下來,行成六條蛇和一束花,此儀式象徵“豐饒”。

馬雅文明以蝸牛造型的天文台觀測星象,在當時可謂先進的發明馬雅文明早在當時已經發明了“天文台”。名為「蝸牛」(El Caracol)的這棟天文台建築,圓頂以及圓形的平台設計,與二十世紀的天文台設計理念極其相似;天文台共有四個門,每扇門都可通往觀測中心;天文台的內部分為上下兩層,中心為一根大圓柱,樓梯沿著圓柱扶搖直上,造型如同蝸牛,故以此命名。

2

除了「蝸牛」以外,「尼姑廟」(Edificio de Las Monjas)的別館及教堂,也是讓我眼睛為之一亮的建築。「尼姑廟」的牆壁以雨神面具裝飾,中央入口遠望有如雨神的嘴巴,門楣上刻有一無頭的羽毛人像,據說代表統治者。「尼姑廟」別館也刻上恰克雨神及馬雅神──Bacabs擎天的圖案。

馬雅人如中國人一般,將家人的遺體葬在祀廟地下,以確保死者在另一個世界享有平安;我在此地找到不少的死人墓穴,不過規模都不大,也未見盜墓的痕跡,不知是否因此些墓地多為平民之墓?

不過,讓我印象更為深刻、且更為有趣的現象卻是馬雅人會在房子內刻上建築師的姓名、建築年代、房間數目,以及所使用的材料與資金來源;馬雅人通常也不忘刻上屋主的姓名,不過從這些姓名可知屋主多半為女性,由此可見女性在當時馬雅文化中的地位;這些刻在建築上的文字將馬雅人的生活娓娓道來,提供了人類學者極其寶貴的史料。

Uxmal與尼姑中院

這座建於六世紀中期的「烏許瑪」(Uxmal),它的美,讓我忘記了時空的距離,全然地沉醉於其間。

10

5Uxmal的意思為“重建三次”,但是,事實上改建高達五次之多。因為此地缺乏河流及湖泊,土著發明了建水槽以及鑿井取水的技術。據傳聞,來自中部墨西哥平原的「西巫族」(Xiu)自西元十世紀起即移居此地,但並未長期居住此地;後人也如同西巫族,定居一段時間以後也紛紛離去,使得「烏許瑪」一地的建築各有不同的民族特色;我先從名稱最有趣的「尼姑中院」(Cuadrangulo de Las Monjas)談起。

Uxmal建築中獨樹一幟的帶狀裝飾浮雕「尼姑中院」為四棟長形房舍組成,總共有七十四間獨連貓頭應、烏龜等可愛動物造型也在其中立的房間,被西元十六世紀的征服者西班牙人戲稱為“尼姑庵”。雖然直到今日,這座房子的真正用途仍並未獲得解答,但是,由建築頂端帶狀的裝飾浮雕來看,代表太陽與天空的神祇──Itzamna,以兩頭蛇的形像出現,然而緊鄰一旁的『恰克雨神』(Chac),明顯的鷹鉤鼻子,似乎說明了此地為神社的用途;尤其特別的是,無處不在的幾何方塊圖案以及貓頭鷹動物雕刻為此地的建築增添一股獨特的魅力。

從「尼姑中院」遺址中的球場可知該民族運動風氣之盛位於「尼姑中院」西南部的「球場」(Juego de Pelota),昔日在當地進行的球賽活動,可能是當地民族最古老的運動之一。比賽中,球員們僅被允許身著護

8

膝、護手肘的安全裝備;觀眾坐在兩側的石頭露天看臺,緊張地注視著球員以臀部、手肘或膝蓋部位,將橡膠球打入兩側的石環。兩旁牆壁的圖形文字及羽毛蛇浮雕的意涵至今仍是謎。

13可愛烏龜屋

位於「球場」附近的「烏龜屋」(Casa de Las Tortugas),外形為規規矩矩的長方形建築,然而,造型可愛的烏龜一隻接著一隻沿著橫楣排列,使得「烏龜屋」笨拙中帶著童趣,根據當地考古人類學家的說法,烏龜是馬雅文化中求雨儀式的代表動物,所以這座「烏龜屋」想必不是做為兒童樂園用途,而是用來祈雨的祭壇。

「執政者宮殿」(Palacio del Gobernador)是祭司執行儀式與下達政令的政治宗教中心

14

,也是市民生活的商業中心。別緻的建築造形表現在大門入口的拱型尖頂的設計;除了美觀,還有迴音效果的考量;大門前豎立著一根根形似巨大陰莖的圓柱造型,為崇拜陽具的馬雅文化做了最佳註解。宮殿不遠處有一微高的平臺,上面放置著一尊“兩頭豹被當成鐘晷使用的“兩頭豹子雕塑”子雕塑”;這座雙頭豹子雕塑與正對面的「橢圓形神殿」(Piramide del Adivino)上層神廟的入口遙遙相對,被馬雅祭司當成鐘晷來使用,祭司藉由太陽移動的方向來偵測時辰與四季,當陰影落在左方,代表春、夏;右方則為秋冬。早在當時,馬雅人已經發明了計算時間以及季節的方法,由此可見馬雅文明的發展在當時遠較世界其他文明先進。

「橢圓形神殿」的橢圓形外貌,極為特殊,乍看之下,高聳入雲端,氣勢十足。最頂由恰克雨神面具上也可看出馬雅文明幾何圖形藝術的普遍端的廟宇其入口處雕成恰克雨神的嘴巴模樣;沿著廟宇旁的空地一路直走到轉角處,會發現三只巨大的恰克雨神的面具,上下連成一體,恰克雨神的血盆大口裡還藏著一顆人頭,看起來好似雨神正在享受活人祭的食物,但是,事實真相卻剛好相反,雨神保護人類免受災害,此處可見馬雅人嘗試將神擬人化,使其具有人性的情感;另一方面,神廟中各式各樣的幾何造型如螺旋、十字、花朵等,均代表不同的自然元素,如風、火、雷電、雲等等。

面積廣大、文化內容豐富的馬雅古文明,有如被世人遺忘的寶藏,等待我們前去發掘、探索隱藏於其中的奧秘;希望在不久的將來,馬雅文明未獲解答的這些謎題能夠一一獲得解答,讓我們能夠在有生之年再一次目睹馬雅文明的真實面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