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特列克的小酒館

rotlater1時間1997年,地點蒙馬特(Montmartre)廣場上的小酒吧。無數穿戴著20世紀初服裝的男女,男的裝扮好比羅特列克,女的好比兼雷諾瓦(Renoir)與羅特列克模特兒的女畫家蘇珊‧法拉登(Suzanne Valadon,1865-1938),兩人隨著輕快醉人的音樂,在小酒吧(Cabaret)內開闢的舞池中,大跳起踢踏舞或Solo。

女人的身材略為豐腴,身著一件火紅豔麗的連身裙,頭戴著一頂扁皺的紅帽,眼微闔,臉上溢滿著沉醉而性感的笑容,彷若沉浸在一個非常遙遠的過去,而這個回憶,如此的甜蜜醉人,有時,她甚至忘記了身處何方,只是一個勁地自顧自的旋轉起舞。她身旁的男伴,滿臉的大腮鬍,皮膚略帶褐色,好像是個黑人混血種,身著吊帶褲及格線白襯衫,頭戴馬格利特式的黑色圓禮帽,個兒約比他的女伴矮半個頭,滑稽地一會兒彎腰原地滑步,一會兒以「調情」的舞姿對舞伴獻媚,兩個人似乎舞地很盡性。稍遠處,一名身著短褲及T-shirt,高而瘦削的男子,他全身上下如無骨般的柔軟,瘋狂地

舞,動得全身的骨頭似乎都鬆散落開,在陰暗的舞池燈光下,竟然有點像是吐魯斯‧羅特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畫中 Valentinle Desosse的幽靈現身。角落的一桌男女客人,個個臉色微紅地搖著手中的香檳,以香檳杯代替自身想飛揚舞動的身心,在奇異的橘紅及綠色燈光的照耀下,這些紳士淑女竟有些近似印像派畫家吐魯斯‧羅特列克(Toulouse de Lautrec)〈紅磨坊〉( Moulin Rouge,1892)畫中的人物。

我恍惚間彷彿走進時光隧道……時間1889年10月6日,地點蒙馬特(Montmartre)的畢加樂(Pigalle)紅燈區,有個醒目的旋轉風車 ,一個露天公園的夜總會─「紅磨坊」(Moulin Rouge)正式開幕了!

夜總會前停滿了豪華的四輪馬車,花園中則擠滿了來自巴黎上流社會,滿臉腮鬍、頭戴高頂黑色禮帽的紳士;身著緊身華服、頭戴各色式樣的羽毛帽子的高貴淑女;而如花樣般年華的待嫁閨女們,由媒婆們或媽媽們牽引著出場亮相,期待著在第一次的社交公開的場合中,能釣中一位金龜婿。

rotlater2小說家阿摩‧拉努(ArmandLanoux),高聲宣讀著開幕陳詞;查理‧紀德烈(Charles ZIDLER),這個當時被喻為天才形的編舞家,不待開幕詞結束即展開他驚世駭俗的方塊舞:法國康康舞。只見倏乎間,自人群縫間冒出幾位酥胸半裸、穿著千層裙的女郎,活力十足地大跳著當時被視為「猥褻」的FrenchCancan。她們一會兒扭腰擺臀,一會兒左右交換的踢腿,一會兒雙腿打成180度坐下又倏地站起,她們的舞姿靈活俏皮;當舞動著裙擺,左右交互踢腿時,褲襪則毫不遮掩地呈現在眾人的目光下。

賓客們多是出身中產階級的上流社會的名流士紳,平日愛好講求道德經,但是似乎都頗為這一場「驚世駭俗」的表演吸引,一時目瞪口呆鴉雀無聲。但是很快地,他們又恢復了往日的風範,又高談闊論起時局起來,但是眼角仍不時的往舞臺瞟上那麼一眼,期望捕捉舞池中最驚采的那一刻……言談之間,也有一點不專心起來。至於那一些高貴的淑女,則個個張大了眼睛,被眼前那些熱情四射的舞步,弄得面紅耳赤。舞台上那批女舞者的舞衣,好

似她們私底下的睡衣,她們卻毫不拘泥地,一會兒高高提起裙擺,對觀者露出褲襪,再左右腳換腿跳躍;一會兒又在舞台上以雙手支撐,做360度的大翻轉;有時又低俯上半身,向觀眾顯示那豐滿圓白的雙乳。身著高尚名牌服飾的淑女們,一時被這充滿性感活力的熱舞搞得不知所措,內心小鹿亂撞,但礙於禮教的束縛,只能雙目低垂,強壓抑自己心中的躁動。

在這暗慾橫流、音樂人聲喧騰吵鬧的大廳裡,坐落在陰暗的角落邊,一張毫不起眼的桌旁,一位身材極度矮小、背微弓、臉瘦削、布滿腮鬍、頭戴黑色圓頂紳士帽的男子,他的手杖垂掛在桌緣邊,正聚精匯神地注視著大廳內的一舉一動。他手握著粉彩筆,極其快速地以彩筆捕捉舞者的舞姿、紳士淑女們的言談舉止。他遺世獨立於這喧嚷繽紛的世界,專注地以畫筆記錄他所見到的一切人、事、物。酒吧內的歡騰,似乎彌補了他內心的空虛,曾幼年兩次自馬上跌下來的他,自第二次骨折後,被判終身殘廢,永遠無法再過正常人的生活。他對人世間的熱情,被轉換為一張張充滿生命力的素描。他明察秋毫、觀察入微的洞悉力,使他能快速並準確地捕捉人世喜怒哀樂、真情流露的一刻。

rotlater3

當時位在特洛(Trone)市集貪食者的木棚(La Baraque de La Goulue)入口的牆壁面,即為他所做。另外一些當時著名的舞者,如La Goulue、Grille d’Egout、 Rayon d’Or、Mini Pattes-en- l’Air,甚至當時的名舞伶 Jane Avril、Valentin le Desosse;名女歌者Yvette Guilbert等,都曾是他筆下的人物。但是羅特列克最精彩的畫作,反而是那些不為人知的小人物,如〈磨坊街的沙龍〉(In the Salon of the Rue des Moulins,1894)。畫中的女舞者剛剛卸完粧,不修邊幅,慵懶閒散地半躺半臥地坐在Salon,與身旁的女伴話家常。甚至以女舞者們為主題所作的〈梳洗〉、〈女同性戀者的私語〉、〈卸裝〉等這些較為隱私的生活面,也被羅特列克毫不避諱地捕捉起來。當時的蒙馬特區是印像派畫家、詩人、音樂家、演 員、康康舞女郎經常出沒的地方。此外,有名的夜總會如「紅磨坊」,紅燈區如:畢加樂(Pigalle)等,也在此。但該地的居民多半是下層社會的居民或流浪漢、妓女等。

雖然在當時,該區豪華歌舞廳中的舞劇名伶,她們的服裝打扮,在時尚界引領風騷,但是大致上而言,這一區仍被視為低下層社會階級居住地。何以身為貴族後裔、出身上流社會的他,會沉湎於下層社會,選擇當時被認為不入流的妓院、舞廳,甚至小酒館(Cabaret),專門以下層社會的百態為作畫的背景呢?

羅特列克與小酒館或夜總會(Cabaret)的關係,起源於1882年,他來到巴黎以後。出身貴族的他,因身體的缺陷,無法過正常人的生活,在上流社會裡每每遭受訕笑。但對繪畫素描非常有天份且執著追求的羅特列克,非常崇拜竇加(Degas),也非常著迷於日本浮世繪(Ukiyoe)中的表現手法(二度空間及部份的空間)及主題的選擇方向(偏向下層社會的庶民的生活表現)。沒多久,就在印像派畫家,如高更(Gauguin)、梵谷(Van Gogh)、竇加(Degas)等人出沒的蒙馬特區安置下來。

羅特列克的小酒館中的形形色色,道盡了人生百態。他將上流社會生活與下層社會生活的對比,表現在衣著、舉止。尤其是藉由人的肢體語言,表現內心世界。幾筆簡單有力的線條,明確地勾勒出這個人物的內在心情感受。羅特列克的小酒館,並不僅僅是一個提供歡樂的場所,而是一個充滿人情的溫暖世界的縮影。直到今日,羅特列克為「紅磨坊」所做的第一張海報仍懸掛在入口處的Gallery裡,與亨利‧馬黑( Henri MAHE)的建築交相輝映。這歌聲舞影、香檳酒、印像派畫家交疊重影溶接的一幕,共同歌頌著20世紀初最令人懷念的「蒙馬特印像派時代」,及羅特列克的小酒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