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印度咖哩葉

沿 著舊德里(Old Delhi)泥濘不堪、蜿蜒曲折的小巷一路走來,足跡在黃色的污泥路面上,烙下一個又一個深陷的腳印。兩旁等候客人上門的三輪車夫,上身圍著薄薄的毛披肩,兩顆眼珠子,直瞪著來往行人,像手電筒打出的光炬,在黑暗中顯得份外明亮。電動黃包車夫放下車窗簾布,坐在車內,隔著縫隙,吞吐著大口大口的煙圈,濃濁的白煙在冷霧中凝結了一會,直到變成薄薄的煙霧、消失於無形。流浪漢雙手交抱,身體蜷縮成球狀,藉著紙板這層薄薄的保護,抵禦陣陣寒風的侵襲。

01-curry-01_2

巷道愈來愈窄。傾頹的骨灰塔、殘破古舊的清真寺,夾雜在惡臭衝天的水溝環繞的破舊房舍間,空氣中凝滯不動的嗆鼻酸臭味,愈發使迷路的我份外沮喪!然而,我的到來,似乎為他們注入了一絲希望,頃刻間,四周充滿了好奇詢問的眼神。

熱情的印度男人01-curry-02_1

「嗨!妳打哪來?」另一個人擠向前,搶著問。

「小姐,妳好漂亮!請問芳名?」

「小姐!我未婚,請問妳結婚了沒?」問我的人露出潔白的兩排牙齒。

「妳覺得印度男人如何?」

「喜歡印度嗎?」

對初次來印度,身為「外國女子」,又「單身旅行」的我,剛開始,常會被其中的某些問題搞得面紅耳赤,甚至覺得他們有些「太過」涉足他人的隱私。

但是,好奇心重,不重個人隱私的印度人,也有體貼細膩的一面。日前搭乘公車時,司機見我是外國人,怕我不知道如何轉車,特別派遣了兩名男孩陪我。結果是,所有公車站牌的印度男子都好奇地打量我,又妒忌地打量我身旁的兩位。等公車時,漫天黃土隨著來往車輛這麼飛過來飛過去,幾回下來,我成了名副其實的「黃土人」。

高大英俊的護花使者,久候公車不來,轉身望著灰頭土臉的我閒聊起來:

「妳覺得印度人如何?」

但驕傲又脆弱的民族自信心,卻使他不等我回答就強烈激昂地說:「我『很』以當印度人自豪!我認為印度文明『很』偉大……」說罷吐了一口痰在地上

01-curry-03_1 01-curry-03_2為什麼來印度?

「妳為什麼來印度?」周遭不知何時冒出這麼一個問題……,卻像電擊般觸動我的心弦。我既虛偽又心虛地以知識份子的高姿態回答:「嗯!我想探訪所謂的印度古文明。」

心理頭卻不確定,自己到底是來見識所謂的「第三世界國家」的貧窮,滿足外表已躍登「已開發國家」的驕傲,掩飾某些心理仍處於「第三世界國家」的事實?還是因混雜著對「物質科技文明」的迷戀與憎惡、古典人文的懷舊與幻想而來此?

雖然情緒百感交集,但是心底慢慢浮現模模糊糊的影像……新鮮咖哩葉,在南印度的陽光下,閃爍著翠綠的光點。空氣間迷漫著若有似無的清香……

「給我原子筆!盧比!」

渾身上下沾染著塵土、衣不敝體的小乞兒,凍紅的鼻頭下拖著兩行鼻水,怯生生的聲音拉我回現實。我給了他十盧比,圍觀的孩童見狀,瞬間一窩蜂地擠向前來。第一次,我感覺到面對如潮水般湧現的饑民與乞兒的無力與恐懼。我如遭蜂群追趕似地逃離現場,拋下一張張失望不解的臉龐,鑽入吵嚷的人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