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忍的聖誕節

2008112322341281252

今天收到朋友寄來的一張聖誕卡,問我最近如何?我真想回覆他不僅心情糟,就連過聖誕節的心情都失去了。近來耳中聽到的,眼裡看到的都是讓我痛心疾首的行為言論,我的腦海中開始不斷響起高行健的這句話:「鳥只能在自由的地方展翅飛翔。」我又想逃了,因為對這個環境有難以遏止的失望!犧牲了那麼多人所換得的自由民主女權,我們卻濫用,在每一次殘酷的社會事件裡付出慘痛的社會成本,卻始終學不到教訓,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能夠打開電視報章雜誌,看到的是發人深省的思想之作,希望的光輝,人性之美,而非膚淺的感官色慾追逐?情緒性的辱罵字眼?不尊重人性的政治意識型態之戰?

我累了!取出南方朔的《有光的所在》再次翻讀,卻找不到光明,反而隱約地看到幾個模糊的身影:敦煌石窟裡的王道士,為了幾塊銀錢將整個祖先寶貴的文化遺產奉送,還自認自己做了件宣揚中國文化的偉大事業;陶淵明的桃花源給中國人心理埋下一顆希望的種子,心靈解脫的出口,然而,中國人始終難以在現實世界建立一個桃花源,經過了千年,我這個不爭氣的炎黃子孫離鄉背井到國外去尋找祖先的桃花源。

八年過去了,回到故鄉的我得依靠看《太陽馬戲團》表演活下去,藉著回憶法國那段雖貧窮卻很有尊嚴的日子鞭策自己不能忘記最初的理想與使命。我看著他們輕盈的身體在天空中向羽毛般地自由地呼吸自由地飛揚,回想起法國人民經歷長達十多年百分之十的失業率以及經濟不景氣,人心卻仍舊追求真善美,媒體報導藝術文化的比例依然佔據相同篇幅,經濟不景氣?嘆口氣!繼續過日子;電影藝術表演持續,文化活動的場次不減反增,觀眾比以前更熱情參與,讀書的時間比以前更多,開始學習尊重其他的文化,接受不同的種族文化宗教體系所衍生出來的價值觀,社會從一味地追逐感官物慾的激流中慢慢沉澱,開始思考人之所以為人、不同於禽獸的行為道德準則,如今的台灣,同樣地面對這樣的狀況,我們的社會卻有全然不同的反應。

媒體社會責任

黑白顛倒,是非不分,人為了五斗米出賣良心,媒體公器私用,教育體質敗壞,社會崇尚浮華不實的虛名,人心盲目地追求感官刺激,維持社會正義公理的「媒體」面對以上種種現況,不但迴避媒體應負起的社會教育責任,反而成為帶動敗壞社會道德的幫兇;只問「這件事有沒有新聞價值?」「有沒有利益可言?」,「利」字擺中間,親朋好友情人也可以出賣,以最簡單最直接最怯懦最粗糙的方式將事件以野蠻的方式呈現出來,這不僅顯現媒體缺乏自我約束的道德勇氣與探索事件真相之獨立思考的智慧,更使媒體成為散佈仇恨思想,粗鄙言論,造成族群對立,性別歧見,價值觀混淆與社會動盪的罪魁禍首;面對如今台灣這樣的社會狀況,媒體勢力不但有恃無恐,反而肆無忌憚地擴張,更甚之,把關新聞道德的新聞記者反而操縱新聞,炒作新聞,讓我們的新聞節目由半小時變成一小時,一小時變成即時新聞,最後變成二十四小時新聞線上,call in節目甚囂塵上,同樣的議題每台都在同一時間報導一模一樣的畫面,這些畫面重覆再重覆,直到這個話題變成社會大眾眾所週知之事,再也擠壓不出任何被利用的新聞價值為止!除非觀者自己斷然地拒絕這樣無限度地無底限地媒體轟炸,拒看電視報章雜誌,拒聽廣播,否則,誰也無法自絕於媒體強暴之外;身處這樣的環境,我真得不知道如何教育出正直美好的下一代?我們的下一代又如何自處?

有人說:台灣再過二、三十年就會慢慢地步入成熟。我所見到的卻是:我們一次又一次地喪失改革的契機,我們一次又一次因為反省不夠深刻,導致我們付出慘痛的代價卻無法轉化為社會前進的動力。

女人對女人的戰爭

面對璩小姐陳小姐所受到的言語與人身攻擊事件,我所見到聽到的不僅是政治界男性對於女性的歧視與暴力,也包括女性同胞對於女性的暴力與歧視。

我們的女權團體抗議語言暴力的同時,代表律師之一卻以「狐狸精」一詞影射外遇的女性,不管自身的訴求多麼正確,難道不是與口沫橫飛地指名道姓地辱罵「她搶人家老公。」的男性一般粗暴?不都帶著有色的眼光對這位女性動用私刑?這樣的極其父權的意識型態主導之下所產生的語言暴力反映出我們女性的思想也無法跳脫長久以來中國歷史加諸於女性身體與思想上的枷鎖。

我們一起來思考,當我們以:「你這個女人生不出小孩來!」或者「飛機場」,勾引別人的丈夫的「狐狸精」、「妓女」等字眼批判另一個女人的同時,是否已經將女人的價值定義在女人的子宮與乳房功能,而非獨立的個體?如果女性在寫《殺夫》的同時,卻又以《北港香爐人人插》來折損同是女人的第三者,並期待將整個社會捲入她私人的感情風波,共同以「我是正室」來譴責第三者的同時,又怎麼能夠期待我們的社會不會再次出現璩小姐的悲劇?男性同胞學會尊重女性?

女人什麼器官都有,就是沒有腦袋

獨家報導沈野先生一再強調這片VCD是新聞證據,沈先生的這句話讓我思考到女性身體一直在中國的歷史裡不屬於自己,屬於她的丈夫,屬於她的祖國,屬於父親的家族,為了傳宗接代,為了家族祖國的利益,可以被販賣或者被當作物品贈送;沈先生憑什麼認為VCD中這位小姐的身體不屬於這位小姐個人?反而冠冕堂皇地拿出來販賣?在魏晉南北朝時代,新寡必須剪一撮頭髮以示女性堅守貞節,終身為亡夫守身如玉,若是無法拒絕其他男子的強娶行為,或者被外族人玷污,女子就得斷指剁耳挖眼以示終身不侍二主(夫)的決心,甚至以自殺表示清白,史家面對如此殘忍的歷史不但不遏止歪風,反而大書特書地頌揚這些貞節烈女,如今千年已過,我們的思想仍舊沒有改變,若我們不能從根本遏止,就算透過修法程序改善,社會終舊會產生同樣的悲劇。

更甚之,當沈先生得知璩小姐採取告訴之時又發表如下的談話:「這絕對不是出自她的想法,她是受脅迫的。」這一句話出自一位受過高等教育者口中,讓我對於台灣當前教育對於人性的尊重以及女性的尊重上,是否真得下過功夫感到懷疑?!璩小姐不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嗎?還是對於沈先生而言,璩小姐什麼器官都具備了,就是不具備腦袋?如此地先踐踏利用女性的身體,緊接著又否認女性的智慧與獨立人格的沈先生,還算是人嗎?所有已經看到媒體如此粗鄙地報導這整件事,還爭先恐後以任何形式download或購買這片光碟者,你們與沈先生,VCD偷拍者,以及不得當事人同意擅自將VCD公諸於世者之間的差別又在哪裡?

想看看自己長什麼樣嗎?去看那張VCD吧!你就是裡面的男女主角

今天收到某網友透過網路傳來有關VCD事件的來龍去脈一文,我建議您將此消息直接傳送給檢調單位外,也誠懇地希望我們的網友在散佈任何消息之前,在觀賞這張VCD之前,先思考一下,你是否有權利如此做?你可以輕易地原諒自己:只是看一下,好奇而已,有什麼關係!然而,您可想過,我們的社會就因為我們覺得沒關係而種下今日如此的惡果。砍一顆樹的確不會造成山洪爆發,但是,如果每一個人都這麼想、如此做,必定災禍連連,其實,社會許多的惡,正是因我們這種縱容包庇的態度而坐大。

無論是同性戀或者不倫之戀的當事人,我們就算不贊同也不應該散佈這種對當事人造成傷害的任何形式的消息,將任何人的私生活以文字、圖片、錄影等方式透過網路媒體散佈在公眾面前,這種惡質的心態與行為如果不加以約束制止,給予道德上與實質上的嚴懲,任何人都可以重複這樣的行為,從事牟利、詐欺、毀謗名譽或報復他人之實;任何心態不夠成熟的男女面對愛人被搶,或愛人要求分手時都可以硫酸、刀槍相向,互揭瘡疤,甚至未經當事人同意的情況下透過媒體網路擅自公佈兩人之間私密的生活畫面;媒體只需一次又一次地假借公理正義之名,剝削當事人就可以名利雙收;而整個社會也被捲入當事人的感情問題中,不分男女老少都成為病態的偷窺者,這種偽善的行為不僅無關乎公理正義,反而做了與公理正義背道而馳的事,因為,任何個人或任何媒體都不可假道德之名取代國家法律行使私刑。

你們中間誰是沒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

社會大眾集體處死一個眾人眼中罪大惡極者,並且認為理所當然的心態,古今中外皆然。中古世紀對待通姦罪女子是剝光她的衣服,使其衣不蔽體地遊街示眾,眾人於遊街的過程中羞辱她,凌遲她的思想,再施行精神層面的輪暴,等到眾人的慾望都獲得滿足以後,才以丟石頭的方式處死她。

這些凌遲處死通姦女子的圍觀大眾如何看待他們的行為?可曾自覺這樣的行為比直接殺死他人的身體更殘暴?這種死法比斬頭處決還要漫長,還要痛苦?我深信,這些下手的群眾不但不覺得自己的行徑凶殘邪惡,反而覺得她是罪有應得,因為這位女子的行為不符合社會規範,而他們的所作所為不過是替天行道;千百年後的今天,號稱文明的我們正以更根深蒂固更惡毒的方式對待通姦女子;這使我想起聖經中的一段故事……。

男子拖著一位行淫時被逮的通姦女子到耶穌面前:「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們,把這樣的婦人用石頭打死,你說應該怎麼辦她呢?」耶穌一言不發,彎著腰用指頭在地上劃十字後,直起腰來對眾人說:「你們中間誰是沒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群眾聽到這話後,由老到少,一個接著一個羞愧地離去,最後只剩下耶穌與這名女子,耶穌對她說:「沒有人能定妳的罪,我也不定妳的罪,妳回去吧!下次不要再犯罪了。」可惜,在這個時代裡,就算耶穌重現世間告誡眾人,大多數人也寧願相信魔鬼。

《千鈞一髮》電影中新聞主播為了提高收視率不惜花費重金買下殺人犯所拍的錄影帶,並且透過媒體將殺人過程暴露在眾人面前,他憑藉的正是一句:「新聞自由。」事實上,揭發謀殺案的真相遠不及滿足人類偷窺慾以及名利雙收的誘惑來得強烈。觀者即使一開始因血腥暴力的畫面而震懾,產生害怕抗拒的心理,也終將在一波波性愛色情暴力血腥影像的浪潮侵擊之下逐漸地習慣,並且變成越是禁忌越想要看,越是暴力血腥越刺激的噬血感官族。我們的社會在不久的將來究竟是否變成什麼都不缺,只缺腦袋的怪物?就在我們的一念之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