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爾多酒熱

1-1波爾多酒的價格,在美國市場已經有轉機的當前,亞洲市場持續的紅酒熱,使得波爾多酒行情,每年都持續不斷地攀昇。在一年之內,1995年波爾多酒的行情竟然攀昇了300%,到底波爾多酒的高利潤都被誰收到口袋裡了?

不知道是波爾多太過光顧英國水手船,或者是受港口來自世界各地船隻的影響,”波爾多酒”如同一個夢想家、一個受愛情煎熬,不斷發出囈語的情熱者,沒有一切預兆或者暗示,衝破一切障礙,導航向全世界。在各地受到大眾如貴族王公般的禮遇後,”波爾多酒”成為世界葡萄酒的代名詞,夾著無與倫比的攻勢,在世界各地斬荊闢棘、締造佳績。

 

一分錢、一分貨?

如今”波爾多酒熱”已經持續了好一陣子,卻彷彿愈來愈熾熱,沒有退燒的任何徵兆。當冬季釀造出的酒品質確定不差 的第一個訊息被傳出時,波爾多酒商們,僅管對該年度酒類總體成績平平的狀態,並非混沌不知,但波爾多居民總能欣然地在夜裡,聽到自隔壁的酒商家裸體站在浴室的鏡子前,自言自語地模仿「蘇活」(SOHO)拍賣場中競價的聲音:10%,15%,20%,還有沒有更高的?100%,150%……。啊!上帝,讓我在早晨刷牙前升到200%吧! 過不久,這種唯獨在夜晚夜深人靜時分才能聽到的尖聲興奮的喊價聲,竟然如同瘟疫般地,在全波爾多漫延開來。到了四月份時,當第一批貨物上船時,酒商們開始跳起狂歡舞來……。然而,問題的核心:這一些波爾多酒,真的是「一分錢、一分貨」嗎?還是過度膨脹自我後的假像呢?

2-1我們開始聽聞到,一些酒商將滯銷的貨物賣給中間商,中間商再轉手給予批發商,批發商再以高價賣給進口商,從中謀求暴利。所有的波爾多系統,剛開始形同一個「微生物「,慢慢地膨脹成為一隻青蛙,再逐漸鼓氣鼓到像一只被人為操縱的充氣的巨牛汽球……。之後結果將會是如何?多半是可以預期的。「微生物」如同緊繃的吊褲帶,只要一丁點兒氣候的躁動、九月收成時期的短暫烏雲,都可能造就令人沮喪的一年。而一連篇毫不留情的批評文章,更是雪上加霜,使得原本歡心鼓舞的酒商如同洩了氣的皮球一般。如同1974年、1984年的大災難、1991年4月突然的冰災使得收成一半以上都付諸流水,然而”欠收”一方面清除了倉庫貨物,一方面也使得收成平平的1992年的酒商感覺還不至於太糟。

2-3

 

「危機」的模式,幾乎大同小異。先是品質不錯的一 年,市場的反應也不錯;再加上美元攀昇,造成使用美金的買者拼命提高訂購量,結果造成酒價在搶購風潮中上揚。緊隨之後的,局勢的改變或者品質不太樂觀的一年……。唉!啪咑!

3-1人類似乎總無法不重覆著歷史的老路……。酒商的最初反應總是強硬的姿態,不肯降低售價,或是放空氣說大話 ,但使終改變不了客觀的事實。直到整個市場充滿了滯銷的酒為止。「危機」牽引出另一個危機,幾個批發酒商的老闆換人,直到波爾多幾個少數的大發行酒商在「危機」的最後關頭,以「英雄」的姿態挺身而出,收拾殘局為止。這也就是為什麼84、92年的酒在經歷過市場的挫敗後,居然能夠起死回生的道理。同樣地,1990年的酒在1992年在市場露臉,1985年亦然。

紅葡萄酒界的”摩西”

1995年1月開始,「黃禍」所帶來的近乎「流行性感冒」,又再度在波爾多蔓延開來。第一個徵兆大約發生在94′至95′冬季,使得整個波爾多市場冷得起了雞皮疙瘩。當時,突然之間,所有的波爾多酒批發商的傳真都不停地顫抖。來自日本、泰國、南韓或台灣的商人們,口中含著因激動而衝到喉頭的清酒,噴著干邑酒的香氣,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我們要立刻波爾多!然而,面臨的最大問題:貨源不足。92′已經很難在市面上找到,至於93’94′的產量並不豐沛。頃刻間,價格的兩輪運貨馬車,因負載過多而崩壞。但得力於來自西方美元的強風,勉強搖搖墜墜地匍匐前進。結果是,隨著波爾多梅鐸區的吉倫德(Gironde)、多涅河(Dordogne)到鄰近的城堡,每一所到之處又承載了更重的壓力;價格也如韓國股市般莫須有的狂飆,直到……。

3-2

1996′春天,開始了第一次的95′的品嘗。不差的評論隨即帶來第一批的購買者:批發商。批發商帶著由酒商們自己撰寫,推薦給予消費者的文章,尋找可能的買主如:擁有酒窖的發行商、外國進口商等。在這段時間內,酒並未離開橡木酒桶;相反地,它們仍悠哉遊哉地躺在酒桶內「練功」。而酒窖外,當酒商們正重新粉刷他們的金庫時,錢正靜巧巧地流轉著。

1996年4月,是Calon Segur,贏得St-Estephe的首獎。消息傳開後,立刻,中午12點未過,所有的Calon Segur銷售一空。消息傳遞的非常快速,波爾多「微生物」頃刻間膨脹了兩倍有餘。某些專售波爾多特級酒莊的私人俱樂部,立刻敏感地提高30%的價格。其它聞風而動的酒商們,你推我擠地張貼新告示。這些多少使得受寵若驚的酒商不免私下後悔:當初若是能要求白金幣就好了!夜深人靜時分,波爾多又再度響起那模仿「蘇活」(SOHO)拍賣場中競價的聲音。而批發商,剛開始雖然懷著惶恐的心情,害怕押錯了莊。但是,當雪片般的匯票集聚在桌前的一刻,也不禁令喜好批評的法蘭西民族自言自語:亞洲工作狂也有好的地方。美國也是,懂得遵從品酒師良性的建議。只知道買,從不過問價格。他們的Robert Parker,真是紅葡萄酒界的”摩西”。不過,每個「微生物」總包藏著一個「細菌」在牠的體內。「細菌」很快地跳到酒莊老闆的耳朵,咬著耳根說:這實在是太過份了!批發商居然所得超過供應商。酒莊莊主花了時間、金錢,才得到今天的收獲。

4-2波爾多紅酒熱=流行性感冒!?

得取教訓的酒商,在得到1996年釀酒成果的第一個訊號:「96′將是比95′更看好的一年」。之後立刻暗自決定:絕對不容外人分一杯羹。此外,絕對精打細算。其間,價格在供不應求的惡性循環下愈演愈烈。結果變成:大小通買!買XX箱「平價」』,可買一箱「特級品」,並且價格昂貴的出奇。某些名酒竟然漲了300%!這個現狀如同發燒般燒熱了拉丁民族們原本就很容易激情的腦子。法國人終於發現了屬於他們自己的石油了!而法國的消費者則引領盼望著能在年度的酒發表會中,買到幾瓶好的93’94’95′產品。酒商則拎著大大小小的裝著酒的袋子,一路馬拉松式地衝向酒發表會場,以免得晚到佔不到好位子或是遇到更多的競爭對手。據我參加過的一次酒發表會上的主辦人所言:當年還發生過所謂的偷竊漂亮的酒箱的事件。自該事件發生後,所有的酒商都在酒箱外加上防盜措失。

但是,當所有的批發商與消費者的眼光都停留在那少數的幾箱「特級酒」,卻又不能公開地搶奪時,很多時候,”場外交易”反而比場內交易來得重要。關係好的,有時比錢多重要。如果,酒商還能和你簽上一紙”心照不宣”的合約,邀請你來提一些1995年、1996年5月的好酒時,那麼,一切就更完美了。然而,再美好的結合也有不堪命運捉弄的一刻……。

4-1

當前的波爾多紅酒熱,可能遭到明日的命運擺佈,變成「流行性感冒」。如果這樣瘋狂地漲價行動繼續下去,恐怕連最親密的伙伴:歐洲市場及本土市場都會動搖。至於亞洲與美國這兩位新歡,雖然暫時表現得很熱情,也許不過是夏季的雷雨,來得快、去得快!相反地,梅雨可是持久多了。當手捧著酒箱的酒商和批發商,濕漉漉地站在雨中,含淚注視彼此,內心滿溢著懊悔的情緒時,故鄉:歐洲!又再次成為惟一的依靠。這樣的場景,當然不會出現在此刻正受到波爾多酒熱侵襲的情熱者身上,直到第一個烏雲的徵兆出現在彼岸的天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