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2001台北中華美食展

festival-9

頂著「麵食佳餚」、「養生珍饈料理」、「菇蕈料理」、以及「蓬萊仙島小吃行腳」專題展的光環,讓我對這個自一九九O年舉辦至今已有十多年歷史的「台北中華美食展」滿懷期待;當我抵達會場拿到《台北中華美食特刊》時發現封面成了挪威鮭魚,封底變成美國豬排,四大主題展的場地不但侷促得可憐,展覽會場上介紹各個主題的圖文資料更是欠缺,就連豐富且多采多姿的中華麵食歷史也以寥寥數筆帶過,令我大失所望。

更讓我匪夷所思的是,在中秋節即將來臨之際,參展的飯店為了創造中秋節業績,在參展的文宣裡置放的盡是與參展主題毫無關連的中秋節月餅DM,就連「養生珍饈料理」的主題覽中也三不五時地看到各式各樣以中國漢藥為食材所做的各式各樣的中秋月餅。

festival-8

埃及豔后的洗澡水

「台北中華美食展」原本應該肩負推動國內飲食文化的研究與發展,提升國內餐飲文化的水準的使命,如今卻在商業利益主導之下變成:參觀民眾摩肩接踵地人手一碗保麗龍碗盤,各個佇立在陰暗的展覽廳堂內狼吞虎嚥地進食;運送垃圾的推車在展覽時間內自由自在地來來去去,主辦單位以及參觀民眾卻對美食展中出現如此的景象習以為常,將垃圾車經過後遺留在空氣中的惡臭味當成埃及豔后入浴後的洗澡水般芳香宜人;雞尾酒比賽的參賽者輕鬆自在地將酒瓶當做保齡球玩耍,比賽過程有如《雞尾酒》(Coctail,1988)

festival-10

中的酒保湯姆‧克魯斯與馬戲團的雜耍小丑表演般刺激,民眾看得目不轉睛,圍觀的人潮比起任何其他美食主題館還要踴躍;喧賓奪主的中華電信四處張貼販賣珍珠港電話卡的海報,再加上一些與美食展本身完全無直接關連的參展攤位,讓我不禁疑惑:美食展舉辦的目的到底是在推廣美食藝術與飲食文化,使其重要性廣為普羅大眾所認知,達到育教於樂的目的,還是想藉由美食展之名目賺取額外的利益?這個打著「中華美食展」金字招牌的「2001台北中華美食展」真的是「中華美食展」嗎?還是空有其表的「美食園遊會」呢?

在美食攤位賣家一片喧天叫賣聲,震耳欲聾的迪斯可舞曲,會場上堆積如山的美食垃圾,以及滿地散落的文宣廣告中,為期四天的

festival-7

 好的展覽必需有教育、知識與文化交流的功能;新加坡舉辦兩年一度的《美食旅遊展》(FHA),被世界一流的廚師與廠商視參與為榮耀。中華美食大拜拜終於熱鬧滾滾地落幕。從高達兩百五十元入場費,一進門區分不清的美食主題展覽館,以及五花八門的廣告看板可知:台北中華美食展已經成為一個名存實亡的謀利機構,儘管中華美食的名號有如高聳的喜馬拉雅山峰般雄偉壯麗,引起我們無限的遐想。但是,真正展現的卻是美食展主辦單位怠忽職守,參展攤位藉由參展以謀取商業利益的司馬昭之心。

世界級的FHA美食展

festival-5

FHA歷屆都耗費巨資,延請世界各地的美食美酒餐館研究專家及技術研發人士前來開闢一系列的「專題講座」與「實習教室」,除了觀摩學習這些頂尖料理高手的技藝,FHA也提供專業人士一個相互交流經驗的場所,商家們更可以在FHA發表研發的新產品,FHA並且主動為廠商介紹適宜的買主,將新產品推介給世界各地蜂擁而至的媒體,這些優質的服務成就了FHA在世界的美食旅館展中首屈一指的地位。

festival-6

何時,我們也能夠在酒足飯飽數錢之餘,能夠深刻地體會到舉辦一個好的展覽、參觀一個好的展覽,所帶來的知識上的收獲以及提昇國際形象的實質助益?台北中華美食展演變為夾雜美食技藝表演與地方小吃的美食園遊會,這樣的現況無疑地讓所有關心中華飲食文化未來的人士痛心疾首,但是,這樣的結果不也正是飲食學界包容的惡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