罌粟子疑雲

日前因國內某家麵包公司為了開發麵包新口味,進口罌粟子做「培果」(Bagel),不料卻惹上官司,經由臺灣高等法院2001年5月3日宣判,該罌粟子雖經証明無發芽能力,但是因含有嗎啡成份,可加工處理為鴉片,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判刑三個月,緩刑三年,並且不得上訴三審確定。

05-poppy

罌粟子煙燻奶汁 半生鮭魚茄子凍

罌粟子究竟有無毒害?在國內曾引發廣泛的討論,討論中心卻始終圍繞著:「罌粟子是否為毒品?」這個問題打轉;司法界、調查局以及衛生署所持的觀點為:罌粟子磨成粉末後仍含有嗎啡成份,將其添加至食品後食之會成癮,足以危害身心,故列入管制藥品。不知道這項檢驗報告以及媒體是否曾就罌粟與罌粟子的區隔做出詳盡的解釋?

罌粟種類光北半球就高達兩百種以上,更遑論主要生產之所在「南半球」。這種性喜濕熱的植物,以印度與土耳其為兩大主要生產地,其中以中泰寮緬邊境的金三角為主要非法產區。進年來聯合國以及中國官方共同努力之下,該地已逐漸以種植甘蔗代替種植罌粟,並且獲得當地住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支持。

05-poppy

 罌粟的莖幹及葉子含少量生物鹼,成熟枯乾以後切細碎可當作菸草吸食;未熟蒴果割裂取其乳汁,乾燥凝固成鴉片後,以附煙袋鍋之長管抽取,過量使用會造成急性中毒。但是罌粟種子卻不含嗎啡。所在「南半球」。這種性喜濕熱的植物,以印度與土耳其為兩大主要生產地,其中以中泰寮緬邊境的金三角為主要非法產區。進年來聯合國以及中國官方共同努力之下,該地已逐漸以種植甘蔗代替種植罌粟,並且獲得當地住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支持。

主要功用為調味品

罌粟子因帶有核桃香味,廣受糕餅師傅歡迎,埃及、土耳其以及中東的糕餅麵包師特別喜歡在鮮奶油裡加入罌粟子,或撒在麵包上以增添香味。

在罌粟子千變萬化的用途中,最主要的功用是被當作調味品使用。罌粟子不但廣泛地被歐洲人混合乳酪以及糕點以增添視覺與味覺的豐富性,還可以混合酒醋、鹽、不同的香料等製成各式各樣的醃泡汁以及醬汁,調味各式各樣的馬鈴薯沙拉以及麵食,更可以進一步提煉成罌粟油佐拌馬鈴薯沙拉;罌粟葉還逐步取代最受歐洲人歡迎的菠菜葉,成為歐美熱門蔬菜。

巧妙地運用罌粟子特質的,不獨歐美料理界,亞洲料理中也不遑多讓。亞洲傳統料理在米粉湯頭或粥內加入罌粟子,作用與今日的太白粉勾芡或玉米粉差不多:使湯汁更濃更香,必且增添其香濃;印度咖哩中亦多見此種神奇香料的蹤跡,作用應該也差不多。

這件新聞剛剛發生不久以後,又有另一則新聞引發罌粟風暴:無人居住的違建戶小花圃內竟有十四株罌粟花,其中八株還殘留刀刮過的痕跡;經警方調查以後得知這些罌粟花原為七十八歲的趙老太太去年十一月返鄉探親時,自青島老家帶回種子種植而成;不過,老太太在兩個月前在浴室洗澡時不慎滑跤,因心肌梗塞窒息而死。究竟趙老太太種植罌粟花的目的為何?生前是否曾吸食果實內的白色乳汁?無人得知。不過這則新聞卻引起我聯想到,同樣的事發生在法日,竟有全然不一樣的命運發展。

05-poppy_2KENZO罌粟花香水

每年六月間,法國北部田野裡開滿花瓣如圓形水瓢、花紋如33轉老唱片的虞美人,紅色花海有如熊熊燃燒的烈火,自一望無際的田野漫延開來,越過綿延不絕的山谷、碧綠的草原,直到整個法國南部淹沒於這片紅色花海間。

這個夏季紅色風暴如此狂烈,全法國上下莫不為之動搖,人人有如著魔一般,腦中除了一片紅色花海的影像以外,再也容不下其他。

虞美人的魅力還不僅止於此!沒耐性的法國佬為了身歷其境、體驗置身紅色花海的感覺,甘願忍受酷暑,在炎炎夏日開車數小時來到北部鄉間。其中還有不少花癡臨走前帶回幾顆種子,期望明年此時在自家後院中即可見到這片紅色美景。

虞美人花名雖美,卻屬於讓臺灣人聞之色變的罌粟花家族,拉丁文叫做Papaver rhoeas,因為花紅如公雞冠,法國人取名Pavot-coq或Coquelicot。

歐洲人同一時期自中東引進罌粟花種子與小麥種子,中世紀時期,人們習慣將罌粟子放在粥或熱湯內給小孩食用,據說如此一來有安眠以及鎮定神經的作用。

無巧不成書的,KENZO發表兩千年新香水,竟大膽起用罌粟花為主角,將含苞、綻放與盛開的三種罌粟花姿凍結於香水瓶內,使得香水瓶有如花瓶般,不但視覺上賞心悅目,還有裝飾的功能,提出二十一世紀不同的香水觀點。

奇妙的是,無論是KENZO設計師、法國花癡或者歐亞廚師在臺灣欲實現同樣的創意,肯定以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判刑至少三個月,並且不得上訴。難道一如判決罌粟子一案的法官所言:國情有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