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獨立製片專題(下)

1藝術實驗電影的觀眾

雖然孔夫子一再強調:「惟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莎士比亞亦言:「女人,妳的名字是弱者!」金庸於〈倚天屠龍記〉乾脆開門見山地說:「千萬不要相信女人,愈美麗的女人愈危險。」然而,世界各地若沒有這股「女禍」,很多文明早已經陣亡了也說不定?!

盛產沙文主義的法國及日本就是最好的例子。標榜著「世界藝術實驗電影之都」的法國,若沒有女性觀眾的支持,早已經屍骨無存。

根據CNC一九九九年五月剛出爐的統計資料顯示:「藝術實驗電影」觀影人口中57.2%為女性,而一般的電影觀眾中,女性亦佔據了52.4%;此外,「藝術實驗電影」觀眾的年齡層次主要集中於三十五歲至四十九歲之間,約佔總觀影人口的31.2%,其次為五十歲以上,佔有24.4%的觀影人口,至於二十五歲至三十四歲之間的人口,約占22.5%, 相較於商業電影的觀影者的年齡層次多集中於二十五歲以下(35.8%高比例)的年輕化現象,明顯地表現出不同世代各有其偏好的電影類型。

教育程度上,「藝術實驗電影」的人口70.1%都受過大專以上的高等教育,而同樣教育程度的人口,僅有29.4%觀賞一般類型的電影。其中,68.9%的人口為工作者,51.3%的人口為大學生或中學生。此外,「藝術實驗電影」觀眾中31%為單身,31.8%為無子嗣的年輕夫妻或子女已成年的老夫老妻,並且大多住在大城市,而巴黎的「藝術實驗電影」人口,又佔據「藝術實驗電影」觀影總人口的39.7%,可見「世界藝術實驗電影之都」的封號,的確不遑多讓。

此外,「藝術實驗電影」觀影的頻率次數上也大多維持在每月至少一次(43.2%);而相當接近的40.3%為每週至少一次的觀影頻率。其中每週至少逼次的觀眾之中,65.2%為女性;每月至少一次的觀影人口中,女性也占據60.9%的比例。三十五歲至四十九歲的年齡層中,有37.7%的觀眾是每週至少一次看一部「藝術實驗電影」,33.1%的人口是每月至少一次。

而「藝術實驗電影」觀眾大多挑選距離家裏很近的地區戲院前往,交通在十五分鐘以內的佔有57.3%的比例;十五分鐘到三十分鐘通勤時間的則佔有30.9%的比例;超過三十分鐘以上通勤時間的僅有10.5%的比例。其中又以通勤時間低於十五分鐘的,觀眾反應最為熱絡,75.6%的觀眾視此為一週至少前往一次戲院的首要理由。

關於戲院舉辦的各種活動,如導演座談會,影迷交流活動,小型電影專題座談會與影評特區等等,也會刺激觀影人口的提升;此外,各戲院都有所謂的「雙月會員卡」或者看五場免費招待一場,相較一般票價五十一法郎的十二點以前二十九法郎,或者週一週三一律三十四法郎,及十八點至十九點的場次二十五法郎等等的促銷手腕,的確吸引了不少平時不到戲院的觀影人口。

3

法國也是少數的歐洲國家中尊重原音放映的。尤其是喜愛「藝術實驗電影」的影迷,二十五歲至三十四歲之間,8

3.9%的觀眾無法忍受配音版本,而三十五歲至四十九歲之間─「藝術實驗電影」的主力觀眾─亦高達70%無法忍受配音。

觀眾對「藝術實驗電影」的喜好,多偏向七O年代的老片;34.3%的人口因媒體的大力推薦而前往觀賞,其次31.2%的觀眾經由戲院的節目單而獲知映演的消息,也有路經戲院前,看到海報看板而決定前往的也大有人在(16.7%),口耳相傳的效果亦不差,約占了18.2%。

約有17%的觀眾,經常性地閱讀電影專業雜誌,23.3%則偶而閱讀。其中有將近40%的人口閱讀《首映》(Premiere)雜誌,33%的人口閱讀《電影筆記》(Cahiers du cinema),其次為20%的《攝影棚》(Studio Magazine)。

「藝術實驗電影」的觀眾,除了考量戲院本身的設備舒適與否外,在所有決定他是否前往戲院的條件中,片單的安排是首要參考。85.7%的觀眾認為上映的片子是否吸引人,是刺激他前往的關鍵,相較於36.9%的價格而言,重要性不言可喻。

除此以外,近年來,「藝術實驗電影」的觀眾從戰後對物質條件的寬容,變得愈來愈要求,不再滿足於「藝術實驗電影院」所提供的差強人意的燈光,破舊的影片拷貝,老舊的音響及放映設備,甚至連銀幕的寬度及尺寸的要求,不太舒適的座椅設備及售票人員的服務態度都面臨了嚴格的考驗,觀眾並轉而以實際的行動(拒絕去設備落後,服務不周的戲院),以要求戲院老闆改善。

有鑑於此,自一九九O年起,ADRC(Agence de developpement regional du cinema)─「電影地區發展社」協助所有的城鄉電影院更新它們的硬體空間整修及軟體更新。一九九一年起,CNC補助所有巴黎的「藝術實驗電影院」90%的資金更新軟硬體設備,今日,在巴黎的「藝術實驗電影」欣賞電影,與在香榭里榭大道上豪華的的UGC或Gaumont看電影的觀眾享有同等待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