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王的饗宴

最近觀賞了一部非常好看的電影《烈愛灼身》(Vatel,2000),不僅因為它是近年來法國電影界難得一見的歷史宮闈片,此片還以我最喜愛的「美食」為主題,鉅細靡遺地描繪出法國史上最奢華的美食場景─-太陽王餐會。

雖然貴為國王,然而,誰能聯想到,窮奢極侈的路易十四的童年生活竟然有如流落街頭的孤兒一樣悲慘?整整三年間僅有一件灰綠色的睡袍及六套被單可供換洗;當時的歷史文獻中還記載了路易十四褓母的感性之言:「不到半年,他睡衣的褲腳管已經短到膝蓋以上,被單也因過度洗滌而薄到幾近透明,甚至可以見到覆蓋在被套下的瘦削身體。」

困窘的童年反而使得路易十四繼位以後成為法國有史以來最好大喜功的君主,南征北討所向披靡的路易十四,於一六六二年六月十五日自封為「太陽王」(Roi-Soleil),自認法國在他的統治之下,將如太陽般照耀全世界。

這位狂妄的國王不僅僅在戰功上表現,在位期間,更藉由舉辦一場場豪華的餐宴,向世人誇耀法國的國力與財富。不但帶領法國料理走向前所未有的精緻;在凡爾賽宮舉辦的三場饗宴,更是集文學、戲劇與美食於一爐的世紀饗宴。

04-vatel_2凡爾賽宮的三場晚宴

一六六四年五月七日至十四日,路易十四命侍臣──聖艾農伯爵(Comte Saint-Aignan)舉辦一場前所未有的美食饗宴!聖艾農為了贏取國王的歡心而絞盡腦汁,除了在宴會上安排朗誦文藝復興時代最著名的詩人阿裏歐斯特德(Arioste, 1474~1533)的詩作〈憤怒的羅蘭〉以外,為了使宴會的氣氛與之相得益彰,聖艾農伯爵還特地以燭光晚餐的形式進行;晚宴接近尾聲之時,突然間一聲雷響平地起,六百名驚魂未定的賓客被幾百隻同時鳴放的煙火嚇得四處流竄,但是夜空被火光映照地有如白晝般明亮

,除了宮女的裙子裡以外,似乎無處可躲!?晚宴最後在莫里哀幽默諷刺的《偽君子》(Tartuffe)演出中寫下完美的句點。

第二次盛會舉辦於一六六八年七月十八日,路易十四為了慶祝自西班牙手中取得法蘭德的領土--里爾(Lille),也為了將這場戰爭的榮耀獻給他當時的情婦──拉法葉夫人(Madame de La Valliére),不惜斥鉅資在凡爾賽宮舉行為期三天三夜的晚宴,引來當時的財政部長柯爾伯(Colbert, 1619~1683)批評:「偉大的路易十四在小如蛋丸之凡爾賽宮內耗費生命。」

04-vatel_10

那一場晚宴上,路易十四以各式各樣的鮮花做成的金字塔花束獻給他的愛人;侍者穿上象徵春夏秋冬四季的服裝,手捧著冷牛肉拼盤、小杏仁餅以及糖醃柳丁堆疊的甜點塔緩步進場;莫里哀在一千五百位賓客面前,以

《喬治笨蛋》(Georges Dandin)為這場隆重的晚宴揭開序幕;三天三夜的晚宴一如往常以煙火畫上句點。

一六七四年七月為了紀念法國取得弗朗什──孔泰(Franche-Comté),路易十四又在凡爾賽宮舉辦了第三場晚宴。這場晚宴幾乎遍及凡爾賽宮每一個角落,花園、城堡都擺設了餐桌與舞台布景,國王與賓客從早吃到晚,邊品賞美食美酒邊欣賞表演;午餐後隨即出外打獵,獵的不僅是動物,也獵人。

目不暇給的美食風景

04-vatel_3為了創造凡爾賽宮的奇蹟,動用了上百位廚師;有人主管飲料,有人負責製作麵包,有人專掌燒烤,有人負責不同的料理─前菜、熱湯、主菜,有人負責甜點,還有專門負責水果拼盤以及管理御膳殘羹剩飯的官員。除了內場以外,外場也有專人負責,如專門跑腿採購食材的童僕,負責控制預算的會計,準備宴會所需蠟燭以及食器的部門,服務國王的侍者。

而統領這個龐大的料理部隊,將凡爾賽轉變為世人眼中奇幻與歡樂的人間仙境的幕後功臣卻不是自詡為「太陽」的國王,而是創造出一幕幕讓人目不暇給的美食風景的主廚(Chef)。

04-vatel_7

窮奢極侈的美食饗宴在路易十四執政期間已經成為上行下效的全民運動,就連遠在邊陲之地的領主也效法路易十四舉辦豪華餐會,不少貴族因此而負債累累。但是在當時,只要能夠成功地邀請到國王前來參與一場所主辦的饗宴,並且博得龍心大悅,就可以藉由一場成功的社交餐會縉官封爵,反之,則遭受到殺身之禍。

也因此,主廚在當時的社會非常受到重視。主廚們更使出渾身解數,為了使領主得寵,自己也可因此獲得權力與財富。《烈愛灼身》不僅忠實地呈現那個時代奢華的宴會排場,同時在一年到頭常有征戰、死亡如影隨形的那個時代裡,對於貴族們今朝有酒今朝醉、盡情享樂的心態也有相當著墨。

 

喝巧克力過量?

法國貴族日以繼夜地在床頭與餐桌間來來去去,閒暇之餘再相約去後山打獵,這樣的生活型態在當時已經成為時尚。就連吃什麼?吃多少?什麼時候吃?也是一番學問。

比如,當時法國宮廷在路易十四新皇后的影響之下開始喝巧克力。當時,巧克力飲料還是僅限於貴族的飲品,半斤的價格高達三千元台幣,貴族卻對此飲料趨之若鶩。有一位貴族因為喝巧克力過量,一個早上喝了多達四十杯以上而死亡;皇后更被傳聞因為喝巧克力過量而產下一個全身發黑並猝死的嬰兒。

儘管如此,法國貴族對巧克力的需求卻有增無減;由《烈愛灼身》中一段對話足見巧克力當時受歡迎的程度。男性想要成為女性入幕之賓,以一句「什麼時候我有機會喝到妳調製的巧克力?」試探更進一步的關係可能與否。

04-vatel_5 04-vatel_6法國料理史的傳奇人物

不過,《烈愛灼身》談的可不是什麼纏綿悱惻的三角戀愛故事,而是一位法國料理史上的傳奇人物──

法斯瓦‧華泰爾(Francois Vatel, 1635~1671),華爾泰也是這部電影的原文片名。

這位外表粗獷內心卻溫柔細膩的主廚,在食材與器皿匱乏的情況之下,居然運用巧思創造出一盤盤巧奪天工的美食奇蹟,先以蘑菇代替絞肉做湯,再以哈蜜瓜皮做成燈具,並以蛋白打成的發糕解決雞蛋不足、無法做甜點的問題,並在鮮花匱乏的季節,以焦糖做成的藍玫瑰及花瓶擄獲佳人的芳心。

 

在片中我們看到虎臂熊腰的華爾泰有如拿破崙一般,指揮若定地統領上百人的料理部隊。面對複雜的宮廷權力鬥爭,華爾泰始終堅守原則,即使面對成為「御廚」的良機,他也不因此而卑躬屈膝。

可惜的是,這位不世出的天才卻因情場失意;僅有兩車海鮮抵達會場,眼前三千名賓客等待晚餐的壓力,以及喪失榮譽的打擊,選擇自殺做為解脫一切苦痛的方法。使得他以生命打造出來的美食藝術饗宴,如同宴會裡的巨大冰雕,在路易十四一行人揚長而去以後,逐漸地溶化、坍塌,終至消失於無形,留給世人無限的唏噓。(以上照片由春暉電影公司提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