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敵當前》看電影與歷史

1六年前編劇亞倫高達( Alain Godard )與導演尚賈克阿諾(Jean-Jacques Annaud )發現一本書,這本著作引起了兩人對於書中這位傳奇人物的好奇,產生了六年後這部描述一九四二年七月德俄在「史達林格勒」( Stalingrad )一役中年輕的俄國神槍手──文盲獵人瓦西里柴瑟夫( Vassily Zaitsev )與出身貴族的德國軍官神槍手康尼上校之間的龍爭虎鬥,以及瓦西里改變兩個民族命運的電影。

史達林格勒一役結束後六十年,柴瑟夫繼續被蘇俄當局尊為民族英雄。「伏爾戈格勒」(Volgograd ) 史達林格勒戰役英雄紀念碑上刻著他的浮雕像,他手不離身的步槍被小心地保存在該市的歷史博物館內,他的戰功被鉅細靡遺地記載與歌頌,他窺伺對手的遠視鏡擺放珍藏在莫斯科的軍史館內,而他神乎其技的槍法更是為人們所津津樂道。儘管如此,俄國報章雜誌對瓦西里和德軍狙擊手報導的每個版本都不同,究竟哪些是真實的描述,哪些是誇大其辭?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至今仍舊沒有解答。人為的神話背後,隱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為了更進一步研究故事背景以及找出一切與書中傳奇人物──瓦西里柴瑟夫( Vassily Zaitsev )有關的檔案,阿諾和高達來到史達林格勒,也就是一九六一年後改名為現在的名稱–伏爾戈格勒( Volgograd )。

  • 原文片名:Enemy At The Gates
  • 導演:尚賈克阿諾 (Jean-Jacques Annaud)【 火線大逃亡】,【愛人】,【熊族之旅】【玫瑰的名字】等片
  • 製片:尚賈克阿諾&約翰史考菲德( John D. Schofield )【 愛在心裡口難開 】
  • 編劇:尚賈克阿諾(Jean-Jacques Annaud ) 亞倫高達( Alain Godard )【玫瑰的名字】
  • 演員:裘德羅【 天才雷普利 】鮑伯霍金斯【蒙娜莉莎. 天使不設防 】約瑟夫費恩斯【 莎翁情史 】艾德哈里斯【 楚門的世界 】瑞秋懷茲【 神鬼傳奇 】
  • 配樂:詹姆斯霍納(James Horner)【鐵達尼號】
  • 攝影:勞勃費瑟 ( Robert Fraisse )【 火線大逃亡】,【愛人】
  • 剪接:娜兒波森( Noelle Boisson)【大鼻子情聖】
  • 亨佛迪克森 ( Humphrey Dixon) 【窗外有 藍天 】
  • 導演近期作品:【 火線大逃亡】,【愛人】
  • 131分鐘/ 英語/ 2001

英雄主義

4 (1)

「伏爾戈格勒」緊臨窩瓦河,更是通往高加索海油田的必經軍事要塞,自古被視為商業與軍事堡壘,建立於一五八九年的伏爾戈格勒小城,雖然市容缺少偉大的名勝古蹟,卻註定在歷史上留名。

伏爾戈格勒的第一個名稱為「特沙里辛」( Tsaritsyn ),名字裡包含帝俄時期的統治者沙皇( Tsar )這個名字,當俄國紅白軍對抗之時,紅軍

武裝村民為士兵對抗白軍,有效的封鎖了莫斯科運來的糧草彈藥補給,推翻沙皇的擁護者白軍;戰後史達林為了宣揚紅軍的戰果,以自己的名字「史達林格勒」為該城市命名。

這個城市從沙皇時代的「特沙里辛」過渡到「史達林格勒」始終未改變它自始至終的命運:整個城市的人民籠罩在國家領袖光環的陰影之下,為了維護國家的精神象徵,註定變成炮灰。

當希特勒決定不計代價攻下「史達林格勒」的同時,這場戰役已經不僅是兩強對峙,同時也有希特勒與史達林兩位獨裁者較勁的意味,對於希特勒而言,攻陷「史達林格勒」象徵擊垮整個蘇聯的精神領袖史達林,等於擊敗了蘇聯,因此,史達林也好,希特勒也好都非得贏得這場戰役;另一方面,出身貧民的瓦西里與出身貴族的德國軍官康尼上校之間的對抗象徵了共產主義無產階級對抗資本主義的戰爭。

6

導演與編劇透過史料和新聞對這些人有了粗淺的瞭解,加上戲劇性地詮釋,共同創作出【大敵當前】這個故事,將這個死亡高達一百萬俄國人,二十萬德軍,僅六千德軍得以生還,整座城市戰後變成斷壁殘垣的悲慘歷史,藉由瓦西里與康尼上校之間的決鬥,傳達一群活在動盪不安的時代裡的個人,無分男女老幼,無分軍官士兵、社會階級,為了維護國家榮譽,沒有個人自由意志的現實!

電影與歷史

打著民族主義與忠君報國的響亮旗幟,軍官可以立即開槍殺死臨陣脫逃的士兵;可以處決無力打敗敵軍的將領。為了提振槍枝嚴重不足,一天僅發配到五發子彈之俄國軍隊的士氣,軍方利用宣傳機器,將一個平凡村夫瓦西里塑造成單挑裝備精良的德軍,敵軍聞之喪膽的民族英雄。逼使德軍不得不派出頂尖高手消滅瓦西里。

雖然導演阿諾這麼說:「我們嘗試瞭解一項歷史事件中的人們,內心到底在想什麼。」然而,我們卻無法在【大敵當前】中看到大時代小人物內心世界的刻劃,反而看到瓦西里立即以英雄的姿態成為大戰中眾人的精神寄託。

我們看到男孩甘願為他犧牲生命,智勇雙全的美麗女子委身於瓦西里,所有人都願意犧牲自己的性命,只為了換取瓦西里的存在的同時,導演阿諾索希望透過瓦西里這位戰爭英雄所傳達的發人深省的意念,已經全然地消失殆盡,並且徹頭徹尾地被老萊塢一貫的英雄主義所取代。

3

當我們看到瓦西里與康尼上校兩人在千軍萬馬中各顯神通,用智慧耐力以及獨步群倫的槍法決一生死的同時,我們看到的只有兩人冗長的生死決鬥,卻看不到兩人之間的爭鬥所延伸出來的更深層的意義。

雖然我相信導演阿諾與編劇高達的誠意,以及為此所付出的時間與努力,然而,令我期待的戰爭開場最後落入千篇一律的結束──英雄抱得美人歸,英雄瓦西里獲得無數勳章。戰爭中小人物「今天活著不知有沒有明天?」的內心世界反而被英雄主義所掩蓋;而過度地宣揚英雄主義的結果,造成編導的努力付之一炬。觀眾並沒有透過【大敵當前】這部電影,思考戰爭與人性之間的衝突,國家榮譽與個人自由之間的矛盾,戰爭中政治宣傳機器與英雄主義之間的關係,反而再次宣揚兵荒馬亂的時代裡,人們多麼需要藉由英雄來肯定自我存在的膚淺價值觀。

電影除了娛樂價值以外還肩負思想教育文化功能。如果戰爭電影無法讓人深思,就算再怎麼花費時間精力金錢如實地重現戰爭的殘酷場景,也只是隔靴搔癢;而我們也終究無法了解政府花費公幣建立英雄紀念碑紀念死亡戰士的真正目的。

當我們讀到歷史學家慷慨激昂地寫著某段戰爭歷史:「這些人英勇壯烈地為國犧牲!人民應該勇於為國家為領袖捐軀,並且視之為光榮!」的同時,也想想他們是在何種情況之下,被誰驅使變成革命烈士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