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世界中的恐怖電影

terror2

談起恐怖片,當下閃過腦海中的不是《夜癮》( Addicted)中猙目獠牙、滿嘴血淋淋的吸血僵屍,就是《驚聲尖叫》(Scary Movie)中手持鐮刀、戴白色面具披黑色教士袍見人就砍的變態殺手,《鬼娃新娘》(Bride Of Chucky)中被殺人魔王恰奇附身的玩偶「好傢伙」(Godd Guy),《漩渦》中無處不在的螺紋幾何圖形,《醫院風雲》(Kingdom,1994)中的醫院,這些人事物透過編導的精心設計呈現出來的不是一如平常–可愛的洋娃娃,俊男美女,平凡無奇的幾何圖形或者美麗的房屋–的形象,而是搖身一變為噬血的殺人魔鬼。

然而,我所看過的恐怖片中最驚嚇的卻不是這些長像嚇人的妖魔,而是從頭到尾看不到任何具象的鬼怪,卻處處彌漫著恐怖氣氛的超恐怖電影《野花》(Fiorile,1993)以及《布萊爾巫術計劃》( The Blair Witch Project,1999)。

無形勝於有形的恐怖

《布萊爾巫術計劃》描述一九九四年十月間三位電影系的學生深入馬利蘭州( Maryland)的布克城(Burkittesville)拍攝傳聞中的布萊爾巫術,結果離奇失蹤的影片,由丹尼爾‧密林克( Daniel Myrick)與艾杜瓦多‧山伽斯( Eduardo Sanchez II)共同編導,電影以極為拮据的製作成本創下票房奇蹟,並且榮登Times雜誌封面,掀起全球網路討論熱潮。不少觀者表示他們對於劇中人物為何在看不到任何鬼怪的情況下還會覺得恐怖異常的心理感到不解,更不解的是:為何他們也一如劇中人物一般感受到無以名狀的恐怖?是無處不在的巫術符咒與傳聞讓人恐懼?還是邪惡本身讓人心生恐懼?

《野花》(Fiorile,1993)描述一名法國軍官於戰亂中負責監管拿破崙的金幣,這箱金幣卻被貪婪的村民竊取,為了據為己有,村民不惜犧牲無辜的法國軍官,任其遭軍法處決,獲得不義之財的這家村民自此以後災禍不斷,世人因而謠傳這家人遭受詛咒……。導演刻意選擇平靜美麗的鄉村田野為犯罪的場景,使得觀者感受到的不是表面的美麗影象,而是潛藏於人性深處之惡,令人不寒而慄。

《鬼地方》( The Hole,2001)中英國貴族高中的學生麗莎為了滿足一己的欲望而自陷於陰暗的黑洞,最後因爭奪愛人與一罐可口可樂而互相毀滅的過程再次讓我感受到同樣的震撼。這些影片都不約而同地指出人性的邪惡遠比世間任何妖魔鬼怪還令人懼怕。

如此駭人的悲劇卻不僅是電影而已。

現實世界中的恐怖電影

國中同學綁架昔日同班同學,勒索百萬美元贖金並且撕票,利字當頭,同窗之誼都可以不顧!一名女學生因妒嫉同班女同學比自己漂亮,串通四名男同學輪暴女同學等慘絕人寰的社會悲劇不斷地在我們的社會裡上演。還有一種恐怖同樣叫人懼怕,利用財富權勢政經軍事傳媒力量壓迫異己。

日本地下鐵毒氣事件,巴黎地鐵爆炸案結束不到幾年,世界又爆發九一一恐怖行動,自殺飛機衝撞紐約雙子星大樓的畫面透過CNN網路以及全球電視聯播網散播到世界各個角落,震撼全世界;全世界人觀看這個畫面的同時,內心都不禁升起一個疑問:如果恐怖行動發生在我們的家園?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驚懼之餘也開始檢視自身的社會安全與情報體系健全與否,並且展開各式各樣防範恐怖活動的計劃。

另一方面,在CNN全球電視聯播網連續數小時的轟炸之下,不少民眾開始出現失眠,歇斯底里,憂鬱,厭世的現象,孩童被嚇得大哭,社會陷入混亂不安的狀態。美國總統小布希在群情激憤社會不安的時刻信心喊話,誓言帶領全美國人民(如果可能甚至全世界)共同對抗國際恐怖組織以及一切支持恐怖行動的政權。

為了表明決心,小布希政權特別強調:這個行動將是無限期無底線的報復行動,直到恐怖組織徹底消滅為止。透過畫面我們看到美國朝野面對恐怖組織的挑戰毫無懼色,反而流露出英雄般的氣慨,以世界警察的口氣嚴厲地警告世界各國:幫助賓拉登等於幫助恐怖活動,默許恐怖活動等於與美國為敵!世界各國必須選擇你是那一個陣營,如果不是美國,就是恐怖份子!美國將這次行動取名:無限正義。

以正義之名出師對抗邪惡的伊斯蘭教極端份子,配合美國媒體的密集報導,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美國人民贊成對回教恐怖組織開戰,殲滅狂熱回教份子,揪出恐怖事件背後的主兇賓拉登,一場無可避免的戰爭

早已在預料中,然而,為什麼伊斯蘭教極端主義策劃這場恐怖行動的對象無分種族?為什麼他們寧願傷害到無辜的老百姓也要發動這場自殺恐怖行動?中東回教世界的人民又為什麼會崇拜這樣一個殺人魔王賓拉登,並且視其為民族英雄?媒體與專家似乎未給予我們答案。

透過媒體的報導我們看到阿富汗小男孩一如柬埔寨地區的人民從小便得接受操槍殺敵的軍事訓練;激進民眾火燒美國星旗以及假人抗議美國等刺激感官的畫面,搭配煽動性的旁白,阿富汗人民在世人心中留下兇殘暴力的恐怖份子形象。

然而,整個事件中我們所看到的觀點除了CNN,BBC的觀點以外,賓拉登個人以及中東地區回教徒對此事件的看法如何?為求自保而倉皇逃離家園,在鄰國的邊界被拒的阿富汗難民的心聲為何?痛失親友的美國民眾的心聲又是如何?回教長老乃至回教徒如何看待九一一恐怖行動?視其為聖戰嗎?還是另有想法?我們幾乎聽不到看不到。

當我在一片憤懣失望震驚的景象中看到一位穿著打扮與龐克族無異的美國公民在接受訪問的時候竟然表達如下的看法:「我們咎由自取!當我們對中東人民施暴的時候就應該知道有那麼一天會到來。」

我很高興聽到美國朝野一致討伐賓拉登以及伊斯蘭教極端教義派的同時,還是有美國人民願意冷靜下來反省自身對於中東政策是否錯誤;可惜如此具有反省作用的新聞並不多見,一面倒的報導仍占多數。

這些新聞報導猶如施暴者,透過新聞對受害者一而在再而三地施暴,除了讓傷害的程度不斷地強化以外,我實在看不出更為深刻的內涵與意義;而以牙還牙的報復行動真得能夠就此將「恐怖」趕出地球,消弭世界各地不斷發生的宗教文化種族社會政治紛爭?我也很懷疑!

如何鞤助世人理解並且反省整個恐怖事件發生的來龍去脈,避免這樣的悲劇一再重演,或許比報復行動本身更值得我們投注心力智慧?!否則,宣戰的結果不是最後誰贏誰輸,而是另一次、無數次戰爭的開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