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四海兄弟》看暴力本質

kitan-2擅長剪接生死於瞬間,將靜謐詳和的畫面驟變成腥風血雨暴力場景的導演北野武,在近作《四海兄弟》(Brother,2000)中再次以獨特的影像敘事手法,生動地描繪出藍灰色天地間踽踽獨行的亡命殺手其抒情浪漫的死亡哲學。言簡意賅的對話傳達講究江湖道義與紀律的黑幫社會,以及黑道份子間的兄弟情誼;加上久石讓( Joe Hisaishi)充滿禪意的音樂,山本耀司( Yohji Yamamoto)的服裝設計,《四海兄弟》無疑的是暴力美學的經典。

北野武鏡頭下的黑幫份子擁有不少天真與浪漫的特質:山本面對危機時仍舊不忘與美國黑幫小囉嘍丹尼(歐瑪艾普飾)玩打賭遊戲;加藤與黑人一起打籃球,因個頭太矮被排擠而憤憤不平,痛下決心苦練投籃;山本的情人被殺時難過地吃不下飯等;這些角色內心細膩的情感刻劃,使得北野的電影不同於一般暴力電影,不但在世界影壇獨樹一幟,更成為繼黑澤明以後西方影壇最廣泛討論的日本導演。

暴力與抒情

北野雖然在近作《四海兄弟》中重申:溝通無效,暴力流血擺平一切的一貫主張。然而,綜觀北野武作品如《兇暴之男》(A Violent Cop,1989)中矢志復仇的剛烈刑警,《奏鳴曲》( Sonatine,1993)中躲避仇敵追殺的黑社會老大,卻與途中巧遇的女子發展出一段浪漫的愛情,《花火》( Hana-bi,1997)中為了滿足罹患癌症的妻子的願望而捲款私逃的刑警,《菊次郎的夏天》(Kikujiro,1999)中帶著小男孩尋母的退休黑道份子,都表現出北野的電影不是僅止於剁手指、切腹自殺或者以酒瓶戳眼珠等慘不忍睹的血腥暴力,也有抒情的一面。

雖然觀賞北野電影中人間爭強鬥狠的血腥殺戮行為,以及殺人如切生魚片般不加思索的冷血行徑令觀者髮指,但也進一步讓我們質疑暴力的必要性?以及,為何劇中人物如此輕率地使用暴力?

  • 片名:《四海兄弟》(Brother,2000)
  • 編導:北野武( Takeshi Kitano)
  • 演員:北野武( Takeshi Kitano)、真木藏人( Kuroudo Maki)、歐瑪艾普( Omar Epps)、加藤雅也( Masaya Kato)
  • 製片:森昌行( Masayuki Mori)、傑若米‧湯瑪士( Jeremy Thomas)
  • 配樂:久石讓( Joe Hisaishi)
  • 服裝設計:山本耀司( Yohji Yamamoto)
  • 出品國:日/美/法/日
  • 語言:英文/日語
  • 片長:114分鐘

北野雖然崇尚暴力解決問題,但是透過電影中我所看到的卻是:以暴力解決問題根本是愚蠢至極的選擇!劇中的黑道份子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鐵漢,最後各個都因短視近利、不顧一切蠻幹的愚昧作風而喪失生命,而且,越

kitano-5

是自以為聰明的人死相越難看。

暴力無罪?

劇中人物為了表達對黑道組織忠心不貳,動不動就切腹剁小姆指,讓我難以不將黑道所標榜的忠義精神與服從犧牲原則與二次世界大戰中個人為了國家(集體)利益不惜犧牲個人生命,拋棄道德責任的愚昧行徑相比。

在《紐倫堡大審》( Judgement At Nuremberg,1961)中被告的納粹將軍,法律專家與司法部長等人聲明他們無法為其殺戮六百萬猶太人的行徑負責,因為他們效忠的是組織。

《天皇有責》這部紀錄片中提出誰應該為二次大戰負責?為南京大屠殺負責一問?卻發現無人自覺應該為戰爭中殘暴的行為負責!因為日本人效忠與信仰的對象為神的凡間化身–天皇,戰後卻發現天皇原來不是神,只是如

kitano-9

同他們一般的凡人,這個事實卻使得卸除神性的天皇與效忠天皇的人民有了逃避責任的藉口;追究戰責時,日本軍人卻由兇悍無人性的殺人機

器變成手無縛雞之力的善良老百姓,這一切都反映出日本人是無力反省的民族。

這些人多持著自以為崇高的動機,卻為了達到自私的目的不惜泯滅人性,由此可見最恐怖的暴力乃源於思想的邪惡,不認為自己的所做所為是邪惡,輕率地對他人行使暴力的行徑才真正令人髮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