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吻地平線

她穿著川久保玲的斗篷走進餐廳,活像個女巫。“杭州好冷!”這是彭怡平講的第一句話。上次來杭州還是在1999年,這一次,颼冷的空氣讓這個台灣女人有點hold不住了…

08

09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