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流

多年來,我住在兒歌「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那個彷若人間仙境的地方,每日清晨喚醒我的,是樹叢裡的鳥叫蟲鳴,在花園裡迎接我的,是翩翩起舞的彩蝶與嗡嗡作響的蜜蜂。

78f8db0fgcab12aca3fd8&690

隨著我家周遭的綠地,一塊接一塊,變成了一棟棟的高樓大廈;蜜蜂的身影消失了,每年夏天在我花圃裡蠶食著葉子,等候著蛹變的毛毛蟲也不見了!連續三年,日復一日,七點不到,我被呼嘯而過的引擎聲,工地怪手的挖土聲,壓路機轟隆轟隆的滾輪聲給驚醒。

 

今晨,我在異常的安靜聲中聞到一鼓刺鼻的焦油媒煙味,探頭往窗外一瞧,兩位油漆工正沿著剛鋪上柏油的河濱道路,熟練地劃出一個又一個七尺長的直立停車格,白色油性水泥漆張牙舞爪地在緊臨河道的路面烙下一個又一個不滅的痕跡,直到不剩一吋空間給只想枕著河畔,望著水面上的鷺鷥發呆的路人。

 

原來,科幻電影裡:「車在天上飛,路面留給行人」的未來世界,永遠是遙不可及的夢想!眼看台北市的路面被車輛吞噬殆盡,行人只能想盡辦法,如夏卡爾畫中的人物般,學會在天上遨遊。但河流呢?當人們不再需要河流時,映照著人心的河流,也變得污穢醜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