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遊民與全球化

6

台灣的遊民現象恐怕不是單一現象,因為,全世界的遊民人數都在不斷地擴大當中,甚至形成跨國性的遊民。早自1980年代,美國雷根政權上台以後,華爾街為龍頭的跨國金融業便不斷聯手,透過他們收買的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等一流學府的精英份子,形成遊說團體,對政府決策發揮實質的影響力,無論是中央銀行、財政部,還是聯準會等,都不是為國家與人民服務,而是這個由少數人掌權的金融體系裡的奴才!他們的作用就是不斷地架空政府的箝制以及對人民的責任,轉而為金融體制服務;

卸除一個又一個箝制其過度擴張的螺絲釘──司法,媒體與人民的力量,最終發展成綁架執政黨,吞噬中產階級財富,以及讓無產階級淪為遊民的一隻無法控制的巨大怪獸,給世界帶來毀滅性的災難。冰島如此,美國如此,歐洲如此,2008年起,內地市場接踵而至的中小企業倒閉,下崗工人潮以及台灣社會裡的企業外移,居高不下的失業潮,貧富差距不斷地擴大,20世紀末開始的民主的危機,21世紀初期方興未艾的全球華爾街運動,追本溯源,都與不受約束與控制的世界金融體系有關。

而這些頂級富豪卻免受司法的制裁與媒體的聲討,繼續位居高官,享受厚祿,甚至被當成社會菁英份子來看待,企圖左右我們的命運,如果說,上個世紀的民主與獨裁之爭已近尾聲,那麼,這個世紀最重要的抗爭,恐怕是民主與貪婪的金融體系之爭,這場運動不可能從上而下,因為過往我們所倚賴的知識份子與菁英份子都進入產官學體系,成為這個體制的一份子,唯一的可能是透過人民的力量,社會的共識,集體對抗財團主導的政治勢力,尋求社會的公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