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米沃什百年誕辰?

1

為了聽詩人們朗誦波蘭詩人米沃什的詩,我參與了「米沃什誕辰百年紀念」於台北舉辦的≪米沃什之夜≫。這個晚會在一片悠揚的琴聲中展開,擔任演奏的鋼琴家是儀態雍容華貴的藤田梓女士。她一出場,與會者莫不被她頸子上掛的那串價值連城的寶石金項鍊所吸引!她也引以為榮地說出這是來自於泰國皇室的禮物;所幸,她那高超的琴藝還是轉移了眾人目光的焦點。

 

接連上場的是波蘭駐台代表,東吳大學張佛泉人權中心代表,以及前台北市文化局長謝小韞。人權中心代表坦言,她完全不知道米沃什是誰,前一天接獲邀約以後,趕緊上網查詢;謝女士則因為與主辦者私交好,又贊助了主辦單位兩次活動,所以應邀前來,朗誦米沃什的詩;然而,欠缺詩人的熱情與思想,她竟以背誦四書五經的腔調,將這些詩唸得是如同嚼蠟!一個半鐘頭過去了,我竟然沒有聽到在場的任何一位來自波蘭或者台灣的管管、心怡等詩人們的朗誦。一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百年誕辰紀念,搞成像是假文學之名,實為消化預算,上下交相騙的一場買賣。

 

在場的人不要說大部分搞不懂誰是米沃什了,參與了這場晚會以後,恐怕是更搞不懂這究竟是「誰」的米沃什百年誕辰?怎麼開口閉口講米沃什的來賓,各個都像是大考前臨時抱佛腳的心虛考生呢?這種不斷任由政治力量干預與左右藝術創作者,而被包養的藝文創作者在面對權勢不是逢迎巴結,就是卑躬屈膝的文化生態,究竟何年何月才得以在台灣社會消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