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哈利波特的國度

巴黎,8月9日晚上,我懷抱著強烈的好奇心到戲院觀賞《哈利波特7:死神的聖物II》(2010)。影片從頭到尾令我昏昏欲睡,當最終的魔法大戰展開之際,最年長的女巫施展極至武器前迸出一句:「許久以來,我一直想用這個魔法,如今,我總算逮到時機了。」說著說著,整個人像孩子般雀躍不已地手足舞蹈起來。我目不轉睛,想瞧瞧她口中用以保護魔法學校的秘密武器為何?卻見一群裝束與基督教聖戰士如出一轍的石頭盔甲武士出場,而被描寫成沒有人性、血肉乃至面目猙獰的佛地魔與其追隨者,一身黑衣,很難不讓人連想起穆斯林基本教義派。我當下頓挫!原來,就算在無邊無際的魔法世界裡,歧視與偏見依然根深柢固,用以維繫和平與社會秩序的最終武器仍是「軍隊」。

78f8db0fgaa56d53efd1e&690

接下來,我目睹著敵我兩方的生死搏擊,整座魔法學校暴露在激光電流之下,頃刻間,硝煙四起,在一片斷壁殘垣間,只見哀鴻遍野,屍橫遍野。我難以相信,這就是當今全世界最受青少年喜愛的長篇小說?!這根本就是充斥著背叛、暴力、貪婪與死亡的可怖成人世界,卻被這些唯利是圖的商人將這部小說包裝成青少年文學,並透過商業力量,傳播到全世界各個角落。當英國人引以為豪地說:「我們是一個誕生出『哈利波特』的國度!」我看到的不是這個國度的榮光,相反的,我看到的是這個曾以莎士比亞戲劇撼動世人心靈,替人類文明留下璀璨無比的智慧寶藏國度的沒落;曾幾何時,他們習以血肉與恐怖來餵食這些心智尚未發育成熟的青少年?

 

由此來看8月6日晚上於倫敦北部托登罕(Tottenham)區爆發,並立即漫燒到英格蘭西北部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中部伯明罕(Birmingham)的青少年暴動事件,絕非英國首相卡麥隆所說:「社會生病了!」簡單幾字便足以解釋一切;這起英國近30年來規模最大的社會暴動,與2011年7月22日發生的挪威青年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1979~)殺戮事件,表面上看起來毫無關聯,骨子裡卻上演著同一個劇本──地主國人民對有色人種的歧視,對不斷湧入的移民帶來的社會動盪深感不安;而空虛的國庫伴隨著不斷攀升的負債以及高失業率,更加速了整個歐洲社會內部的激化;而執政黨不負責任的政治決策以及迂腐的官僚體系,更導致民心逐漸向極右翼靠攏,一場宗教的、種族的、階級的內戰,正悄然在歐洲大陸醞釀……。

 

在這次的英國暴動事件裡,我們看到多數媒體的報導角度都傾向於譴責暴力與支持警察全力鎮暴,質疑多元文化政策的可行性以及寬鬆的移民政策,更多的報導歸咎於有色人種移民以及穆斯林;但是,隨著這個事件逐漸地平息,我們開始看到不同觀點的新聞,得知起因源自警察槍殺了一名29歲的黑人馬克,他是毒販之子,被懷疑非法持械而遭警察擊斃,親友們到警局前抗議,卻被告知執法有理,導致群情激憤,終於釀成社會暴動事件,這時警方才訴諸《英國獨立警察投訴委員會》(IPCC)介入調查;暴動第五天,媒體將發言權交給這些無法無天的暴徒,他們透過媒體告訴大眾:「我們是狗急跳牆,被逼上梁山;我們也曾穿戴整齊,彬彬有禮,只想找份工作安身立命,但是,我們這樣做的時候,卻沒有人願意正眼瞧我們一眼!經濟不景氣,政府要撙節開支,第一個就犧牲我們!沒有社會福利,沒錢上大學,沒有工作,沒有食物,又不想坐以待斃,我們只好用搶的!」

 

我還記得,1970年,英國攝影家唐‧麥庫林(Don McCullin,1935~)以一張於北愛爾蘭Derry地區拍攝的照片,告訴了我,什麼叫做「戰爭」與「恐怖」。一群殺氣騰騰的英國鎮暴警察,穿著防彈背心,頭戴透明眼罩的鎮暴頭盔,手持護身盾牌與槍棍,正準備衝向畫面外那群觀者看不見的敵人──幾位蒙著面,手執石頭與汽油瓶的愛爾蘭青少年;而鎮暴警察身後,兩位驚恐的婦女,一位驚聲尖叫!另一位緊閉雙眼,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只能將身子緊貼著建築物凹側,這僅存的遮蔽所,嘴裡念念有詞:「老天保佑!」如果唐‧麥庫林此時在英國,他會如何詮釋當今的英國社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