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叫布爾喬亞!

巴黎《賈克馬‧安德烈美術館》(Musée Jacquemart-André)這一檔的展覽,圍繞著卡勒柏(Caillebotte)兄弟與其布爾喬亞家族以及二人的家庭生活打轉,卻意外地串連起攝影與印象派繪畫間密不可分的關連。或許因午後陽光的光影變化使然,在此間美術館內觀賞卡勒伯兄弟的繪畫作品,每偏差5度,同樣的一幅作品便產生不同的風采,這也使得 這次的觀賞經驗十分獨特。

78f8db0fga7d3feaf8d9c&690

令我感慨萬千的是,無論是《賈克馬‧安德烈美術館》的創辦者愛德華‧安德烈( Édouard André) ,或是此次展覽的主題──卡勒伯兄弟;這些布爾喬亞階級,前者每年耗費半年的時間遊歷世界各地,足跡遍及全世界,並於所到之處尋訪藝術與古董珍品,並購買作為館內典藏;後者致力於推廣印象派繪畫,不但自己習畫,並成為竇加、雷諾瓦、畢沙羅等人最重要的資助者與其作品收藏家,他們對於科學與藝術的濃烈興趣,豎立了今日法國優雅文化的典範,而我置身於其間,不能不感嘆今日台灣社會的短視近利以及目光如豆。這個社會沒有布爾喬亞階級,因為他們欠缺文化修為與藝術涵養,更遑論見識與胸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