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日本福島核災學到什麼?

225573_10150183709102460_2230844_n

這次赴內地做巡迴演講,講演的對象從小學生到八十歲的白髮老翁皆有,人數不下數千人。其中,有兩個問題在我內心引起的迴響,至今未歇。一位是由小學女生提出的問題,她深鎖著眉頭問我:「為什麼,這個世上的人都如此斤斤計較名利得失?只知爭名逐利呢?」而另一個問題則由另一位女大學生提問:「您如何看待世界末日呢?」當時,日本因接二連三發生的地震、海嘯以及福島核一到核四電廠的連環氫爆而引發內地人揮之不去的憂慮,漫天蓋地的搶鹽乃至吃鹽吃到死等荒腔走板的行徑,成為內地人在微博上流傳的笑柄,然而,未曾東施效顰的台灣人,卻發生爭相搶購日本米果與日製食品!如此的反應比內地人的搶鹽更令我憂心重重;因為,這個現象顯現了這二、三十年來的台灣社會,在朝野一致追逐金錢名利,乃至物欲橫流的主流思潮沖刷下,不但變得越來越膚淺、短視,還使得這個世代的台灣人,多數淪為頭腦空空,只會追逐聲色,滿足口腹之慾,卻欠缺精神修為與智識訓練的空殼子。

日本福島所發生的核爆悲劇事件,如果只讓這個島上的居民在第一時間在腦海中閃現的念頭是:「趕緊搶購日本食品。」那麼,我們可真的連那位為了保命而強迫自己吞鹽致死的內地人還不如!人家是為了保命而吞鹽,而我們呢?我們居然連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顧地只知搶日本食品,卻不願意靜下心來思索在這個彈丸小島上竟然已有六座核能發電機組以及四座核電廠環伺,並且,這四座核電廠的危險指數還在全球排名前十一名內!而一、二、三號核電廠的抗震係數相較於發生核災的福島的抗震係數0.6G(G為重力加速度),僅一半0.3G(核一廠),或者0.4G,而三座已經運轉的核能廠的使用平均年限,相較於美國核電廠平均壽命的13.3年,竟然是三倍有餘!並且一號核電廠,經由台電的申請,可望再推遲使用壽命二十年。

而興建中的核四廠,自1980年提出計畫以來,便成為朝野兩黨互推皮球以及政治斡旋的籌碼,如今更暴露出無數個更驚人的事實:貢寮鄉的核四電廠基地,二十公里的海底深處不僅有活火山分布,還是位處斷層附近,並且在興建過程中,一再更改原始設計圖,採用價格低廉的替代品取而代之,並且以「低價搶標」的方式江最重要的核島區分包給數十家包商,使得核四廠成了徹頭徹尾的「拼貼藝術」。面對興建期間不斷發生的雨水滲積、短路故障、停電乃至失火等事故,台電更是習慣性地隱匿,非得等到紙包不著火才讓真相爆開!

而活在這塊擁有四座位處斷層地帶核電廠的島上人民,還能夠談笑風生,安然自若地說著:「我擔憂日本食品貨源短缺。」卻不想想,何時,我們的身家性命財產就這麼轟一聲!灰飛湮滅!相信,那時候我們的台電掌門人不會效法日本武士切腹自殺,相反的,他會拗到不能再拗下去以後,才會黯然地說聲:「我對不起大家!」隨之聽候我們英明的政府發落。

但是,台電的掌門人,我可不想陪你一起死!因為,這麼轟一聲以後,我連告你申請國賠的本事都沒有了!因我早連同大台北地區裡六百多萬的居民,幻化為那屢飄散在輻射裡的浮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