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子

改編自白先勇小說《孽子》的同名舞台劇,堪稱為今年開春最受矚目的演出。在長達3個多鐘頭的戲劇裡,舞台佈景切割出幾個場景:入夜以後,同志尋求肉體慰藉、情感依靠乃至情色服務的黑暗王國──新公園荷花池畔、T-Bar、照相館;

002dlT9tgy6GxFV3s0N39&690

象徵戒嚴時代的空間──眷村、傅老爺宅、警察局;這兩個空間,前者志在打破社會禁忌、追尋肉體享樂、情感慾望的滿足;後者志在維持社會秩序,建立道德規範,藉由克己復禮來豎立英雄典範;彼此鮮有交集,甚至相互仇視,然而,脫僵失控的青春肉體卻一次又一次衝撞這個由名節、功勳、國家、榮譽、責任所建構起來的體制,「家」的傳統概念,就在這一次又一次的衝突中不斷地崩解,直到只剩下一個空殼子,而這些被傳統家庭觀念所排斥在外,被詛咒著只能流浪,飄泊一生的青春孤鳥,不知何日才能找到一個可以接納他們靈魂,讓他們的肉體得以休憩的國度?

 

全劇多虧有白先勇原著中文字蘊含的豐富意象,彌補了全劇場景調度的呆板;而絮絮叨叨的劇本,更使得全劇猶如「唸書」,帶領觀者從頭到尾「讀過」一遍原著;整體演員表現稱職,然而,多段場景停留在「聽演員說故事」的聲音演技,有如正在觀賞一場不會換鏡的電視劇演出;相較於此的新生代演員肢體表現就活潑得多了,只可惜熱情不足,有些場景不太能爆發出火花!倒是曾在「太陽劇團」(Cirque Du Soleil)磨練過4年的舞者張逸軍,其充滿激情能量的肢體語言,以舞蹈表現狂情烈愛的阿鳳傳奇,成為全劇最亮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