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遠比真實更甜美

觀賞楊‧洛華茲(Jan Lauwers)《需要同伴》(Needcompany)劇團──「悲傷臉/快樂臉」三部曲首部:《伊莎蓓拉的房間》,真是一次痛快淋漓的戲劇經驗!

 78f8db0fgx6DolB56NB23&690

從一開場,觀眾驚覺自己不再於以往,可隱身於黑暗,當個疏離安逸的旁觀者,而是得隨著舞台演員們,一同橫跨並見證整個20世紀歷史:從殖民主義到原始部落文化,從第一次世界大戰、二次大戰、廣島核戰到第一次登陸月球;從現代藝術界──達達主義的胡森貝克、立體派的畢卡索、超現實主義的布列東、意識流派作家喬伊斯,到流行音樂──大衛‧鮑依(David Bowie)的《星塵異姬》(Ziggy Stardust,1972)專輯;從後殖民時期長期陷於內戰、饑荒與暴動的非洲,到極右派政黨的再次崛起。

 

在這齣充斥著各色各樣的謊言(人生的,愛情的,政治的,歷史的,戲劇的),圍繞著愛與性、生與死、暴力與溫柔的女性故事裡,擔綱女主角的薇薇安‧德‧基因克(Viviane De Muynck),是位芳年67歲的阿嬤;她那原始維納斯形體的外貌,火力四射的熱情!將這位終其一生,有過73個情人,視世間倫理道德於無物,自稱:「每段關係都是與眾不同的美好經驗,而且她總是溫柔尊重的語氣談論著他們。」面對人間悲傷也能平靜自持的「安東佛」(結合佛陀的禪思冥想與安東尼將軍對慾望的收放自如),詮釋得不慍不火。

 

伊莎蓓拉的人生故事,經由眾人之口說出(有時以含混不清的吼叫或者鶯燕呢喃的方式)、唱出、舞出,故非僅存主角一人觀點。更有趣的是,每位演員扮演多重角色,並且多以「非『完人』」的形態出現:如陰魂不散的安娜與亞瑟,伊莎蓓拉的右腦、左腦及性感帶,瘋顛厭世的亞歷山大,從謊言中誕生的男人──沙漠王子。而不斷地隨著時空更迭而變遷的舞台,再再挑戰觀者的想像力,從小島燈塔到巴黎小公館,從文學書店到聲色酒吧,從剛果到月球到日本廣島再到義大利領空盤旋……。

 

《伊莎蓓拉的房間》邀請觀者面對真實,但一次又一次,觀者卻如伊莎蓓拉,都情不自禁的,在這個以謊言締造的不朽神話前繳械。我們見識到謊言的非凡魅力!不是沒人瞥見真實,而是面對真相的負擔太過沉重,人們寧願重新埋首於過去,不僅因為謊言永遠比真實更甜美,更因為「『我』已是『謊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