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缺人性的《趙氏孤兒》

在所有中國古典戲劇中,最受世人矚目的悲劇,恐怕是《趙氏孤兒》。這齣源自春秋時代,晉靈公之後,被傳唱千年的歷史故事,不是根據正史《左傳》,乃是道聽塗說,穿鑿附會而成,趙氏孤兒故事的輪廓源自司馬遷《史記‧趙世家》,多次被搬上舞台,改編成戲劇、舞蹈乃至電影版本;1735年,經由法國傳教士馬約瑟翻譯成法文,因而流傳到西方,盛譽歷久不衰,法國文豪伏爾泰便曾改編此戲為《中國孤兒》。

78f8db0fge0ddd67a1b6b&690

然而,這齣由國光劇團參考1960年代「馬張裘版本」的《趙氏孤兒》,雖經唐文華潤飾改編,而他本人飾演的程嬰,更是表情豐富、做工精緻,但與1960年代「馬張裘版本」的《趙氏孤兒》以及陳凱歌電影版本的【趙氏孤兒】(2010),大同小異!

 

這個版本的戲劇推陳,多處欠缺合理性,來龍去脈也未有著墨──為什麼晉景公非要趕盡殺絕趙氏一家上下300多條人命?屠岸賈與趙盾之間的血海深仇從何而來?趙武發現15年來、對自己疼愛有加的養父竟是殺害生父與恩人兒子的兇手時,馬上恩斷義絕,內心竟沒有半點掙扎?

 

劇中集結了這些異常剛烈的人物,而這些人物品格之偉大,簡直可列入聖人榜──為結拜兄弟程嬰而甘願赴死的公孫杵臼,揭露程嬰挾帶嬰兒出宮而選擇自刎的韓厥,公主貼身婢女卜鳳面對嚴刑逼供、寧死也不肯吐露真相,為了替趙家留後而不惜犧牲親身骨肉的程嬰;雖說《趙氏孤兒》談的是君子成仁取義,但這戲裡的成仁取義,卻因缺乏人性的掙扎而顯得浮誇,甚至不真實。

 

但人性掙扎的時刻,卻造就出丹麥導演德萊葉【聖女貞德受難記】(1928)這部電影動人之處,更形成飽滿的戲劇性高潮,而避談「人性」的《趙氏孤兒》,卻使得劇中的趙武成了快意恩仇者,也少了莎士比亞筆下人物──哈姆雷特的深度與複雜度。

 

中國戲劇往往文以載道,教忠教孝,但在教忠教孝的同時,卻因缺乏人性深度而留於樣板與教條,《趙氏孤兒》因處處「順理成章」而削弱了戲劇力量,也留給觀眾滿腹疑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