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無處可容身

在國家戲劇院裡風光映演的【高行健《山海經傳》】,改編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戲劇作品。這部我最熱愛的上古神話,經現代戲劇手法改編以後,成了一部熱鬧華麗的搖滾與抒情兼具,融合京劇、戲劇、舞蹈與歌劇型式的三幕十六場音樂劇。

78f8db0fge056ba8a4e95&690

我看到了豹女西王母娘娘成了手持皮鞭坐在龍王寶座上的SM女王;自小嫻熟的射日英雄后羿,成了一位魯莽衝動、耽溺美色又愛慕虛榮、貪生怕死的懦夫,最後竟被他所拯救過的黎民百姓所害;而追逐著太陽的夸父與為了復仇而填海的精衛,一位在東晉‧陶淵明《讀山海經》裡被推崇為「夸父誕宏志,乃與日競走。」另一位則是陶淵明筆下「精衛銜微木,將以填滄海」。這兩位「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英雄,在劇中卻以寥寥數筆帶過,這逐日填海的故事,只換得說書人口中的「成者為王、敗者為寇」。

 

全劇中卻花了大量篇幅探討「『政治』與『鬥爭』是個什麼東西?」我們看到垂垂老矣只想息事寧人的炎帝與年輕氣盛的蚩尤;以及靠著心狠手辣、威脅利誘一統天下以後,立即斷絕天地通道的黃帝;自此以後,人再也無力可回天,若非炎帝後代共工撞不周山,黃帝的長孫鯀體恤天下蒼生,發動一場貴族革命,人間將世世代代遭洪水為患;而鯀死後而生的禹,雖治理水患,造福蒼生,卻也奠定了帝制,自此以後中國進入帝政時代。

 

這紛紛擾擾,充滿了神話傳說及上古時期不可思議的革命精神的《山海經》,原本體現了這個民族勇於挑戰極權,不屈不撓的精神,在這齣華麗熱鬧的【高行健《山海經傳》】中,卻成了為皇權帝制註記,人人為生存而不得不誅殺異己的藉口。少了精氣,添了幾分華麗的【高行健《山海經傳》】,象徵了一個民族的垂垂老矣!反抗精神不再的中華民族,除了在那些個枝枝節節的東西上添加幾筆聊以自慰之外,難道就無法創作出如西方古希臘羅馬神話【普羅米修斯盜火記】般兼具人道主義與啟蒙思想的不朽巨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