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有形體的《普羅米修斯》

我一直深受希臘神話故事裡普羅米修斯這個悲劇人物的故事所吸引。他代表了人性因獨立見解而備受輕視與詆毀時,所展現的那份不屈不撓的勇氣與自信,也是這個世界逼迫人們向暴君、虐待狂與野蠻的獨裁者獻上全部時的頑抗典型。

78f8db0fgd8c13317a269&690

由希臘導演狄奧多羅斯.特爾左布勒斯(Theodoros Terzopoulos)執導的《普羅米修斯》,取材自劇作家埃斯庫羅斯(Aeschylus)改編自希臘神話故事的腳本,描述不惜忤宙斯命令,私下將火種送人類,而遭鐵鏈綑縛於岩壁,日夜遭老鷹啄食肝臟之苦,不肯屈服於宙斯威權的普羅米修斯,預見了宙斯衰敗的命運,以及新文明的誕生與新一波的衝突與危機……。

 

雖然本劇邀來希臘、土耳其及德國籍演員擔綱演出,以求取文化跨界的豐富多元;以極其簡約的舞台設計凸顯出「貧窮劇場」的舞台概念;並經由限制演員的活動範圍,以求超越其肉身禁錮,以製造出更強的戲劇性衝突。

 

然而,該劇之所以突出,不在於上述元素以及導演獨特的手法,而在於這齣戲在不同的地點演出時,均以當地文化風景融入舞台設計,打造出獨一無二的戲劇場景,例如,於劇作家埃斯庫羅斯的故鄉──雅典的伊萊夫希納古油井遺跡上舉行世界首演時,歐洲「貧窮藝術」大師庫奈里斯,以千顆巨石組成的舞台,使得演員顫抖的身體與發自體內的人性怒吼,直搗觀者心靈,令在場者難以忘懷!但觀賞這次於國家戲劇院演出的這場《普羅米修斯》,卻是空有形式,缺少直通觀眾心靈的戲劇性力量!而該戲的天上、人間與煉獄三個空間,在缺乏層次與立體感的舞台設計下,也顯得界線模糊。不免讓我想起亞倫‧杜卡斯來台展現廚藝時,以真空包代替真材實料的現場製作,表面上看起來,擺出來的成品似乎是該有的都有了,但,一入口,就發現這盤料理缺乏真正應有的「滋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