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寫作】

今天一口氣讀了幾本書,卻沒有一本書可以留下來。

最近的書籍很奇怪,好多像是「流水帳本」!把每天發生的,表象的,生活的……瑣事,不厭其煩地逐條記載,再配上一張不知其所以的照片,是因為不搭配照片,就沒有辦法在這個視覺主導感官與知覺的書市裡存在嗎?

002dlT9tgy6GgUXNhCfaf&690

我完全沒辦法從這樣的書籍裡得到什麼養份,就像我看著荒木經惟親自上場演出的Lucky Hotel秀一樣,就算再怎麼裸露,也是千篇一律,無法令影像起死回生。

不知道這樣行屍走肉的出版風潮,還要延燒多久?

今天陪著外子散步了兩趟。腦子裡卻想著瑪格麗特·莒哈絲與一張蜜糖紙上佈滿蒼蠅的畫面。我想,如果給瑪格麗特·莒哈絲一張桌子,一隻筆,她肯定能夠寫出精采絕倫,一個有關「蒼蠅如何死亡」的故事吧?!

我突然想起外子老是掛在嘴邊的那句話:「沒有男人敢娶一個『藝術家』當老婆!」我真應該讓他讀讀瑪格麗特·莒哈絲,至少,他會知道,這位作家早有先見之明:「男人忍受不了『寫書的女人』,對男人來說,這很殘酷。」或許,寫作的女人給男人一張桌,一隻筆,讓他也去寫書?這樣一來,她雖不是獨自一人,但至少可以享受寧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