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里斯本遇見戈列格里

一連數日都沉浸於里斯本的回憶裡,以藍色磁磚裝飾的街道巷弄,加了葡萄乾的海鮮黃色米飯,位於卡雷街120號的詩人咖啡館“A Brasileira”,上百種口味的沙丁魚罐頭,喚起昔日美好記憶的國寶級飲料“Ginjinha”,以及Amália Rodrigues餘音繞樑的法朵,不過,這些都遠不及在夜深人靜的時刻,我搭乘旅社旁的老電車,往返於山腳山頂的經歷。

78f8db0fgd87b73f9792e&690
在這段車程不到兩分鐘的過程裡,每位乘客都心無旁鶩地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裡,發呆、讀報、打睏,享受里斯本萬籟俱寂的一刻,像極了帕斯卡‧梅西耶(Pascal Mercier)筆下的戈列格里,隱身於文字的世界裡,在自己與這個世間築起一道保護自己與古文明的圍牆。

比利‧奧古斯特嘗試敲毀葡萄牙人心裡這堵圍牆的企圖並未成功,然而,光是聽聞那些閃耀著人生哲思的句子,看著夏綠蒂‧蘭普琳置身於富藏著人間古老智慧的綠色圖書館裡,虔敬卻又孤傲地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樣,都夠令我陶醉的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