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華苓與那個世代的女子

在這個世界上,多數人追求肚皮的滿足,部分人追求名利的滿足,但,有極少數人追求的是心靈的滿足,或許,心靈的平靜。

昨日觀賞陳安琪執導的【三生三世聶華苓】,隨著這位女性的一生,歷經民國時期軍閥割據、中日八年戰爭、國共內戰、國民政府流亡台灣、《自由中國》的白色恐怖,後隨此生摯愛保羅‧安格爾來到愛荷華,自此,她顛沛流離的一生才真正結束,有了可以安身立命的「家」。

 

78f8db0fgd07e0fa7c2ea&690 (1)

兩人為了人間大愛而共同創辦《愛荷華大學國際寫作計劃》,自1967年誕生以來,這個世界作家工坊,惠澤了七十多個國家的一千多位作家。多數作家來自當時的鐵幕國家,如東歐與中南美洲,也包括大陸與台灣,他們當中,絕大多數都是首次踏出國門,接觸世界,聶華苓與保羅安格爾的家,提供了這些文人卸下心房,針對各種議題廣泛交流的空間,從而跨越政治與文化藩籬,得以為整個世界和平與人類進步做出一己的貢獻。身為女主人的聶華苓,更因對這些作家發自內心的關愛與無微不致地照顧而被稱作「世界文壇的母親」。 

這部真情至性的紀錄片不僅讓我初步接觸到華人世界這位傑出女性傳奇的人生,更讓我見識到她如何在極度恐懼中仍能保持思考與冷靜。1960年,雷震、殷海光被補,《自由中國》停刊,她鎮日埋首文學,於痛苦、貧困與恐懼交織的人生中寫下《失去的金鈴子》一書,作品的文字安靜深邃,真實樸拙,截然不同於這個世代作家詞藻華美卻情感匱乏,區區幾個字就表達出對人世的了然於心!就可以讓讀到她文字的人,放下仇恨去擁抱敵人。

我難以忘記片中另一位聊聊數筆帶過的女作家──丁玲。那日的她,雖外表已如鄉間村婦,但在酒吧看見穿著皮草的女性時,仍能回憶起生命裡曾有過的滋味,對著蔣勳,淡定地說出:「你知道嗎?我年輕時在上海也是那款打扮的摩登女郎喔。」

78f8db0fgd07e08c1a609&690

這些可愛的世間女子,20世紀的中國,曾經如此無情地輾過她們的靈魂與身軀,落得如丁玲,甚至林昭般更悲慘的命運,難有如聶華苓這般,聰慧果決,並覓得美好歸宿,得以施展抱負,但,這些世間女子的身影卻長駐我心,我會時時記得她們的愛,如何在愚昧與貪婪的世界裡有如一道曙光,守護著我們的良知,點亮人間的希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