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電影‧夢 (下)

印度這個擁有四千多種方言、十五種官方語的國家,英文也是上流社會、知識份子普遍使用的語言,電影因此也有了先天需要克服的困難:語言。同樣的故事卻擁有不同的版本。事實上,早在默片時代,為了使得能讀的觀眾能瞭解劇情內容,光字幕卡就同時有四種語言翻譯。到了有聲電影時代,「語言」,便成為商業電影首先必須要克服的難題。

 

indu3

 

「剽竊」劇本橋段,甚至remake好萊塢成功的商業電影,如《泰山》、《森林羅賓王子》等,在印度電影界是被默許的。重覆使用不同語言的電影音樂,填上另一種語言的歌詞,或者重拍相同劇情、不同語言版本的電影,在此也相當普遍。

此外,唱片與收音機的興起,也使得印度音樂舞蹈電影得到商場生機。電影的成功,同時捧紅了螢光幕上的明星及幕後的歌手。1931年起,各種不同語言版本的有聲音樂片竄起,其中以印度語發音的Alam Ara,獲得空前的成功,使得有聲音樂片自1931年的27部,發展為1932年的83部、1934年的164部。

歌舞片最成功的地方不是在於商業上取得成功,而是打破了印度宗教下「種性制度」嚴格的階級區分。很多是社會上所謂的「流浪藝人」,曾被印度警方視為「犯罪集團」,如kanjars;某些則是出自音樂世家,過去專為領主演奏,如mirasis。這些來自不同社會背景、文化及信仰的音樂家、作曲者,首度打破社會宗教藩籬,集聚一堂,共同為電影奮鬥。

此外,大型電影公司的成立對商業電影的發展也功不可沒。如1930年,加爾各答的「新劇場」( New Theater);1935年時,電影導演兼製片Himansu Rai於孟買成立的「Bombay Talkies」;1929年於Prahat設立「電影資料館」,後來於1933年遷移到Poona市,1964年,改名為「印度國家電影資料館」。

大型電影公司( Studio)的設立,結合了印度商業電影所謂的「黃金規則」:歌舞場景、棚內的豪華佈景,明星;英國殖民時代,為了有效地抵擋好萊塢文化的入侵,刻意扶植印度本土電影工業,限制美國電影輸入量,使得印度成為世界第二大電影製作國。然而絕大部份的印度電影公司都將電影市場鎖定在本土,使得印度電影大多為通俗的娛樂片,導演以簡單的劇情,非善即惡的劇中人物,豪華的佈景,盛大的場面取悅印度境內廣大的文盲,並且結局一定得是HAPPY ENDING!

歌舞戲劇風格影響至今

歌舞融合戲劇演出的風格,直到今日仍為印度電影的主流,成為一股不可小噓的印度電影現象。

實際上,印度愛情文藝電影的配樂與歌曲中,最讓我著迷的,不外是五O年代至七O年代詩人Sahir Ludhianvi、Raja Mehdi Ali Khan、Majrooh、Rajinder Krishan的情詩所譜成的Ghazal。經由詩歌的韻律、節奏,描繪出愛情中女主角經歷過愛情的熾烈、忠誠到背叛。而Lata Mangeshkar等歌者渾厚的男女聲,更賦予Ghazal永恆的生命。

最近在金求獎大出風頭,由印度導演夏克哈卡帕(Shekhar Kapur)執導,描述英國女王的《伊莉莎白》,劇中伊莉莎白與青梅竹馬的列斯特伯爵幾段雙人舞蹈,道盡了生命與愛情的無常。從兩小無猜的無憂無慮,初當女王時的猶豫不決,只想耽溺在甜美的愛情中,到面對愛情與生活時的毅然決然;面對愛人的背叛與自以為是,當他說出:「妳是我的伊莉莎白!」時,她在眾目睽睽之下大聲喊出:「我不是你的伊莉莎白,也不是任何人的伊莉莎白!……這裏只有一位女士,沒有男士!」。

同樣的舞蹈音樂,同樣的人物,但世事已非,夏克哈卡帕在此,藉由簡單的幾段舞蹈,道盡了「人世無常」,不是身為印度裔的他,所擅長的影像語言?

1955年, 薩雅吉雷( Satyajit Ray)拍攝《小路之歌》,啟用非職業演員、外景拍攝,完全打破時下的印度商業電影所謂的「黃金規則」:歌舞場景、棚內的豪華佈景,明星。使得加爾格達( Calcutta)成為與孟買( Bengale)相提並論的印度兩大電影工業城市。

對藝術電影偏愛的影迷,一提到印度電影就不約而同想到薩亞吉雷,實際上,與他同期有名,卻不為國際人士知道的,直到因酒精中毒死後才被發掘出來的孟買導演Ritwik Ghatak,其代表作《隱藏的星星》( 1960),作品風格冷冽,相較於薩亞吉雷的和諧,Ritwik Ghatak的作品主題總是圍繞著放逐、逃亡,生命中斷裂的軌跡,被世人稱為遭詛咒的藝術家。

 

印度電影何去何從?

九O年代起,電視進入家庭,電影明星開始為電視台拍片,到了1983年,電視已經擁有兩百萬觀眾,其後更是三級跳,到了1990年,已經成長到150萬。再加上錄影帶及衛星電視的夾擊,電影生存日亦困難!

印度電影一方面逐年減產,由1980年的740部,1985年912部本土電影,128部來自美國、日本、法國、香港的電影,1986年846部,150部外片,1988年773部,1992年858部,其中孟買占了82部,為全年5%的生產量;馬德拉斯( Madras)共有180部電影,但完全以國內市場為主,並且幾乎全為宗教神話電影。另一方面,印度實行「本土保護主義」,嚴格限制外片進口數量;戲院並裝置錄放影機,特闢較少的場次,專門放映禁片,如一刀未剪的A片,極度暴力的動作片,或者觸及政治議題的錄影帶以吸引流失的觀眾回籠。

戲院方面,數目則有增加的趨勢。由1981年10600間,其中室內的共有6500間,戶外的占有4100間;1987年時,室內的增至8003間,戶外的減少為4005間。並有逐年室內戲院比例增加,戶口戲院減少的趨勢。

而1986年,每天看電影平均人口高達一百三十萬人。相較中國大陸同年一矮五十萬至一百七十萬的人口,可說是並列亞洲兩大電影消費國。但是,如今觀影人口已經有逐年下滑的趨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