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他人的痛苦

在體制內改革!有可能嗎?
如果真有可能?楊儒門也不需要成為白米炸彈客!反核四五六運動也不需要每周五風雨無阻聲嘶力竭地喊著廢核!大埔拆遷戶也不會含恨九泉!樂生療養院也不需被迫拆遷!……
 
002dlT9tgy6FYUkAGfjfd&690
與民爭利的政府,無知無感的社會大眾,旁觀,
身陷囹圄的,
覆舟的,
被擊倒的一群──還有那更多更多……
 
日復一日,沾沾自滿於那塵埃般大點的小確幸,
任由那些痛失──永失──於憂愁中吞下眼淚的孤兒棄子
於他們眼前流離失所。
 
他們使我聯想起  Jean-Philippe Toussaint 筆下的無名氏,
他們從來以禮待人,總是善於察顏觀色,
面對自己與這個世界,
他們只需靜靜地坐在椅子上,
漫不經心,優雅,自在的,體會著生命如沙漏般流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