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肖像攝影

拍攝一張勾起人們慾望的照片與拍攝一張喚起人們良知的影像,攝影師思考的角度與所需的條件,幾乎是全然對立的!前者需要的是化腐朽為神奇,點石成金的顛覆力與想像力;後者則必需回歸歷史,藉由具體的歷史事件與其特殊的時空背景來激起人們的感同身受,並進一步促使觀者思考與抉擇立場。

78f8db0fgx6DfnPJcrF0b&690

隨著彼德韋伯執導的【日落真相】(Emperor,2012)的即將上映,我在片中發掘到的不僅是電影如何向它的前輩──攝影──複製其形式,更汲取養份。

由麥克阿瑟將軍私人攝影師賈塔諾‧法雷斯(Gaetano Faillace)於1945年9月27日在東京美國大使館內拍攝的這張歷史鏡頭──麥克阿瑟與裕仁天皇合照,如何在我們一次又一次的複製之下,不斷地改變其原有樣貌……?

那天的會晤,賈塔諾‧法雷斯至少拍攝了兩張,一張是被日本官方與美國軍方選出來做為歷史檔案,我們可稱之為「官方版本的歷史」;而另一個鏡頭,卻被美國最具代表性的影像報導週刊“LIFE”雜誌選出來做為封面。仔細端詳兩者,不難發現其中的差異:第一張中的兩人若有所思,麥克阿瑟將軍的體態一派輕鬆,心思卻別有旁騖,而裕仁天皇則以微微抬起的下巴,併壟的雙腿,拉撐起皇室地位與戰敗後的日本國格;而第二張的拍攝應是在兩人以為這歷史性的會晤已經暫告一段落,攝影師卻於兩人卸下心房時來個回馬槍,按下快門!而這張照片中的兩人的神態放鬆,裕仁天皇露出難得的微笑,一隻腳趨向前側,而麥克阿瑟將軍則是兩眼直視照相機,完成了這張平易近人的肖像照。

有趣的是,後人雖然模擬這張符合官方要求,民眾心理的歷史畫面,卻紛紛加入自己的歷史觀點與詮釋。在這張由日本扮裝攝影師森村泰昌的作品中,乍看十分神似的歷史畫面裡,卻出現了場景錯置以及人物心理更為複雜的表現。原來的美國大使館換成了日本茶棧,原本神色自若的裕仁天皇,此處反成了極欲掩蓋內心罪惡,飽受良知煎熬,瀕臨精神崩潰邊緣者;而他身旁的麥克阿瑟將軍自大驕矜的神色,從他嘴角掛著的殘酷笑容,不言自明。

有趣的是,這幕歷史畫面在【日落真相】中被導演彼德韋伯賦予現代面貌。一直以來,以正義之士與英雄自居的美國,以及,至死都矢口否認自己就是挑起千萬人流離失所,犯下慘絕人寰的戰爭暴行的裕仁天皇,在這個歷史鏡頭中,兩人面對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竟然都成了手足無措的孩子般,不知所措!但也就在這神性與英雄面具掉落的一剎那間,我們終於得以見到人性的真實面貌。或許,歷史的真相,永遠不在影像紀錄中,而在我們的心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