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洛盧索帕洛

若說歷史就是一部男性寫給男性的墓誌銘,這話可是一點兒也不為過!直到20世紀結束以前,這個現象也未有本質性的改變。

78f8db0fgx6CT6RwnkCaa&690

就拿19世紀上半葉誕生的攝影來說好了,當影像評論者在撰寫攝影史的時候,對於女性攝影家的直覺之於影像創作的影響,完全視而不見!反而口徑一致,以1902年艾弗瑞‧史帝格立茲提出的「攝影分離派」做為「直接攝影」的源起,威廉‧克萊於1956年出版的《紐約》攝影集,以及尾隨在後的中平卓馬、森山大道的《挑釁》(1970)運動為其濫觴:而如此充斥單一性別,歧視與偏見的攝影史觀,不但由男性著述,也被女性生徒追捧,影響所及,連電影史觀也如出一轍!若非20世紀末期的藝術史學界,美術館領航人物,越來越多是由女性掌舵,她們關注女性議題,致力從過往斷簡殘篇的史料中,重新發掘與紀錄優秀的女性藝術家,重新建立兩性平權的史觀,就連學習電影的我,也以為「激進電影」的始作俑者就是高達。

凱洛‧盧索帕洛(Carole Roussopoulos),這位對國人而言極其陌生的名字,卻是完成了140部關注世界女性及政治運動的紀錄片導演。身為瑞士銀行家女兒,直到22歲以前,她都過著錦衣玉食的布爾喬亞生活,篤信聖方濟教義,深信離婚與墮胎者會受煉獄之火煎熬;18歲以前,她從未涉足電影院,也不認識任何電影大師,卻為「從事影像創作前,未受眾多『大師』荼毒,而得以走出自己風格」而慶幸不已!直到1967那年,因緣際會,她闖進那個充滿革命熱情與思辨精神的巴黎文化圈以後,女性解放運動才在她的心田裡埋下種子,自此以後,她的生命之火再未熄滅。

78f8db0fgx6CT6QcFhSd8&690

在那個極權專制與自由人權角力的年代裡,文學家從來不只是文學家,導演也得手持攝影機走上街頭,女性自主意識的星星火苗卻隨著1968年5月學運工運思潮而點燃;這些支持托洛斯基主義與毛澤東思想的女性,發現到頭來,自己成了那些站在台上發表高論,振振有詞的男性同志煮咖啡、打字的秘書。不太會發表高論的凱洛‧盧索帕洛,選擇以「攝影機」做為她的筆,不但替1968年5月學運中無法發言的女性同胞們發聲,也為那些被當權者剝奪發聲管道的政治難民,弱勢族群,以及全世界飽受身心摧殘的受虐婦女留下見證。

關注凱洛‧盧索帕洛不僅是關注這位傳奇女性的一生,更是透過這位女性來瞭解20世紀下半葉那個風起雲湧的年代裡的動人時刻:劇作家、小說家尚惹內如何透過攝像機朗讀區區百來字便撼動了法國獨裁政權的根基?企圖槍殺安迪沃荷而入獄的瓦樂莉‧索拉納斯那篇撼動人心的《SCUM宣言》(1976),如何成為1970~80年法國女性解放運動的精神糧食?女同志運動的崛起怎會導致女性主義運動的分道揚鑣?法國藝術實驗電影院「倉庫」起死回生的那段滄桑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