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藝術電影致敬

好久沒看到一部「讓人看了以後真正想寫點什麼的」電影了!大部份的影片平淡無奇,連最絢麗的魔術時刻也如夜空中閃閃發光的煙火一樣,稍縱即逝,第二天清早醒來,什麼痕跡也沒留下,這也使得我對那段在巴黎留學的時光格外懷念起來。

78f8db0fgdf8ee85ca29e&690

每天,總有至少200部誕生於不同年代、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影,等著影迷來回味,來發掘;更讓我感動的是,為了重現老片的華采,1920年代影片以全新修復版問世,甚至請來樂隊現場伴奏,只為讓影迷重溫那個年代的電影院氛圍;而藝術實驗電影院平日觀眾多達五成,若遇影展,更是場場座無虛席,不分老、中、青三代,皆以行動來支持他們心目中的好電影。

什麼是巴黎人心目中的好電影?莫衷一是!但可以肯定的,無分影片類型,只要是「有內涵」、「有話想說」、「創意與風格兼具」的影片,便是他們心目中的首選。由此來看伊朗導演阿米爾‧納德瑞(Amir Naderi)於【電影魂】(Cut,2011)中所列舉的百部片單,無論形式、內涵與風格,部部皆是影史上留名的絕妙之作;如卓別林的【城市之光】(1931)、麥可‧鮑威爾的【偷窺狂】(1960)、約翰‧福特的【搜索者】(1956)、新藤兼人的【裸之島】(1960)、德萊葉的【聖女貞德受難記】(1926)、維斯康堤的【大地在震動】(1948)等等。

【電影魂】說出了真正熱愛藝術電影者的肺腑之言:為了拍出自己心目中最好的電影,那怕是傾家蕩產,負債累累,甚至以自己的血肉之軀做為籌碼,也在所不惜!可嘆的是,當這些電影人賭上自己所有的一切,也要捍衛藝術電影時,台灣觀眾卻仍無動於衷!長期盤據於台灣電影票房排行榜的仍舊是好萊塢賣弄3D與電腦特效,內容千篇一律的商業娛樂片;品味單一的台灣電影主流市場不斷擠壓藝術電影市場的生存空間,反映出長久以來,台灣影像教育的貧瘠與美學品味的俗不可耐。

 

看到這位1946年出生的老電影人,苦熬多年,只為拍出這樣一部──集黑色幽默、社會寫實、電影史百餘年經典回顧──讓所有影迷都熱寫沸騰的夢幻【電影魂】,喜愛已不足以表達我對這位導演由衷的敬佩,買票,走入戲院,才是真正以「行動」向這些偉大的電影魂致敬的惟一方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