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 · 榴槤 · 麻藥 · 偷渡客

今兒個一走進福相試片室,迎鼻撲來的味道讓我有如置身於泰國。前景娛樂的公關在一向擺放電影酷卡的桌面上,擺滿了三角形的“Samosa”(咖哩馬鈴薯餃)及一盤盤黃澄澄的糖果,她告訴我這是來自緬甸的榴槤糖,我塞進嘴裡一顆後步入試片間,其後,觀影的過程一直是苦,我慶幸自己口中含著這塊久久不化的榴槤糖,否則,這人世間濃烈的苦味,何以昇華為甘味?

78f8db0fgda86b623a693&690

一如出生於馬來西亞的蔡明亮,為台灣電影注入來自南洋的生鮮活力,出生於緬甸的趙德胤,跨文化的多元,關注的面相,使得他的電影語法與主題選擇截然不同於任何台灣導演;隨遇而安的移民人生,緬甸軍事統治下窮途末路,進而挺而走險的底層社會人民悲苦,透過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這幾段故事,揭露出一個道道地地、杜斯妥也夫斯基筆下《窮人》的悲慘世界。

沒有美化,沒有煽情,沒有道德,更沒有正義,宛若螻蟻般庸庸碌碌、毫無尊嚴的人生,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緬甸→泰國→台灣→美國食物鏈般的國際關係,讓所有進入全球化自由貿易體系中的國家與個人,無一得以倖免!趙德胤舉重若輕,將這個龐雜的人間主題,以不卑不亢不溫不火的姿態表現出來,是今年為止,台灣電影中惟一可看,也最值得期待的未來。

Comments are closed.